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1敌袭,路边的人不要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走势图软件印度三合开奖现场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马停了下来,凤轻尘还没回过神来,就被人当小狗一般拎着走,七转八转完全走不着北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知道自己一路往低处走,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,这些人应该是把她带到地下宫殿一类的地方,越走越发的阴寒,整一个阴气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嘭”毫无提示,直接把凤轻尘往地上一丢,幸亏凤轻尘反应极快,双手护着头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。

    很是狼狈,但总比脸着地、狗吃屎的姿势好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毫无形象的样子,惹得室内人大笑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初次见面,你让我很惊讶。”一个略有几分阴冷的声音,打断了众人的嘲笑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地上爬了起来,揉了揉胳膊,道:“多谢夸奖,不过我没有见你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我?你以为你说了能算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只感觉手腕一痛,下一秒就跌入了男子的怀抱中,男子的身上有着浓郁的龙涎香味。

    皇族中人?

    不是朱相余孽吗?

    这么一个愣神,凤轻尘眼睛上的黑布就被取走了,凤轻尘双眼紧闭,没打算知道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男子一手抱着凤轻尘,一手握着黑布下面的帕子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这是干什么用的?”男子检查了一下,没有发现那帕子有异常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的黑布太脏了,伤眼。”肌肤相贴,凤轻尘有些僵硬,不敢乱动,这呆板的样子却是取悦了男子,男子将黑布与帕子往地上一丢,伸手捏住凤轻尘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睁开眼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数到三,你再不了睁开,我就吻你,吻到人睁开眼睛为止。”男子带着彪的指腹在凤轻尘的唇上摩挲着,暧昧而轻佻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感觉一阵恶寒,这哪来的无耻恶心男呀,咬了咬牙,睁开眼,看着面前放大的容颜。

    皮肤白皙,像是长年不见日光的样子,细长的丹凤眼,透着冷冽的寒光,五观偏阴柔但却不显女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发现,来到古代最大的好处就是美男很多,自己认识的男子当中,没有长相差的,就算五观不是绝顶的精致,但却胜在气质佳。

    只是,面前这个男人,怎么感觉好熟悉呢?凤轻尘想了半天,突然眼前一亮,嘴巴张成了o型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和周行好像,当初周行初到凤府,一脸病态时,和这个男子至少有五分像,只不过这个男子比周行更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这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相像的人,这个男子十有**和周行有关系。

    凤轻尘感觉自己的心嘭嘭直跳。

    周行是南陵人?

    该死的,果然马路边上的人不能承便捡,万一周行是南陵在东陵的奸细,她就惨了,窝藏奸细等同叛国,一旦事发谁也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男子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,同时将凤轻尘抱到自己的腿上,固定好。

    丫丫的,凤轻尘怄死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把她当成什么了,陪酒的,还是青楼名妓,一见面不是抱,就是揉。可……人在屋檐下,不能不低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尽量忽视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气息,和这尴尬的姿势,笑道:“我在想,这天下怎么有这么美的人,公子的美让人惊艳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子的美毋庸置疑,她被这个男子抱在怀里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吃亏的是这个男子而不是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这轻佻无耻也让人惊艳,她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胆子真是不小,我以为东陵的女子都被教是三贞九烈,被人碰了个手指,就寻死觅活的,没想到你还有胆子调戏本公子。”美男知道凤轻尘想得不是这个,却没有深问。

    细长的丹凤眼闪着诡异莫测的光芒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的瞪了男子一眼:“三贞九烈?要是那样的话,我得死万次以上了。东陵的女子?公子不是东陵人?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的好奇心太重了。”男子的手在凤轻尘的肩膀上轻滑,摆明了调戏凤轻尘,激怒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太过冷静,从这样的人嘴里是套不出有用的信息,美男子不相信,这天下有哪个女人面对他的挑逗,还能冷静自持,美男的手继续往下滑,握着凤轻尘的十指摆弄着。

    十指被人握着,凤轻尘感觉自己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这男人可千万别“一不小心”把她的手给折断了。

    好在,美男没有这个想法,只附在凤轻尘的耳边道:“凤轻尘,留下来给本公子暖床,本公子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暖床?公子,轻尘不会暖床,轻尘只会治病,我看公子似乎受伤了,要不我先替公子把伤口包扎一下。”凤轻尘拿手搁在两人中间,阻止这美男的靠近。

    清白没有性命重要,但也不能丢得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“受伤?你从哪看出本公子受伤。”美男放在凤轻尘腰间的手加重了力度,凤轻尘只感觉呼吸一窒,和美男靠得更近了。

    “我对血腥味很敏感,公子用了香,可依旧掩不住那血的味道。”事实上,不靠近她也闻不到,可偏偏这个美男戏弄她。

    美男审势着凤轻尘,在确定凤轻尘没有撒谎后,才笑道:“外界传闻凤轻尘擅长治外伤,果然不假,今天本公子给你一个机会,你要是将本公子的伤处理好了,本公子带你回南陵。”

    “南陵?你们不是朱相党羽?你们是南陵的人?”凤轻尘倒抽了口气,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下,这群人更不会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果然,美男突然掐住凤轻尘的脖子:“你很聪明,可是太聪明的人都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告诉我的。”凤轻尘力的辩解,她打赌这个男人是故意的,故意泄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心里将翟东明从头骂到尾,要不是那个混蛋,她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什么鬼朱相案的余孽呀,要真是朱相孽她也没啥好说的,毕竟那件事,她也有掺上一脚。

    可是,这群人是南陵人呀,打赢南陵的人又不是她,是宇文元化,那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呢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想到这里,凤轻尘都快哭出来了,宇文元化不就是帮了她几次嘛,至于要她拿命来还吗,而且还是还给南陵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以为进了这里,我还会放过你吗?凤轻尘你说我是把你带回南陵,还是杀了你。”美男一早就打定主意,绝不会把凤轻尘放回东陵。

    戏弄她,不过是想从她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,半天也突破不了这个女人的心防,更不用提套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出口,耳边就传来整齐有序的脚步声了,同一时刻一个灰衣男子跑了进来:“三皇子,东陵的人杀了上来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