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7黑手,死无葬身之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老网游天下游戏香港六合今天挂牌什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完全不给对方八卦的机会,小兵还未开口,她便上前一步,低声将身份表明:“我是凤轻尘,让我进城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刚好够两个人听到,凤轻尘只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毕竟一而再,再而三的在城门口出糗,实在不是什么让人得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这个小兵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听到这话抬头看了一眼凤轻尘,随即大声道:“凤轻尘,是凤轻尘,快,快去告诉翟将军,凤轻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又是凤轻尘?怎么又这副样子?这次是发生了什么事呀?”进出城的人一听,又站在原地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世间哪有这么大胆的女子,原来又是凤轻尘,啧啧啧,凤将军在天有灵,估计会再度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凤将军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呀,真是丢尽我东陵人的脸呀,一次两次,这都第三次了,就算她不在乎的自己的贞洁,也得在乎自己的名声吧,这要让外人知道了,还以为我们东陵的女子都这般没脸没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又引了轰动!

    凤轻尘瞪了一眼小兵,冷厉的道:“我可以进城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,可可以。”小兵全身一哆嗦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肃亲王世子带的兵果然能干。”凤轻尘嘲讽的一声,就往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凤姑娘这么嚣张,上一次在城门口打人,这一次居然威胁守城将领,如果我东陵的女子都学她,那不得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有娘生没爹养呀,怎么就教出这么一个野蛮的样子,幸亏她没有嫁给洛王,要是这样的女子都能嫁入皇室,那可真是丢尽我东陵的颜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将军死不冥目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这些人谩骂只针对她凤轻尘一个人,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,可是这些人却不停的提及她父母,凤轻尘停下脚步,回头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凌厉的看向这些人,眼神所到之处,议论的人立马闭嘴,可随即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,凤轻尘冷笑一声:“再让我听到你们说我父母一句不是,我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衣着狼狈,却不掩饰她浑然天成的高贵与威严,那一身肃杀之气,就是征战沙场的将士也比不上,那尊贵凛冽的气质,让人不敢抬头迎视。

    “杀我们?凤姑娘还真是敢说,怎么着敢做还怕人说了,也不知什么样的父母,才能养出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贱东西,要是我女儿呀,我早就一巴掌给打死了。”一卖梨的大婶一看凤轻尘这个样子,也不知是太过愚昧了,还是想逞英雄,朝凤轻尘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啊……众人倒抽一口气,大婶身边的人纷纷退开,那大婶却犹不知,拿起一个梨咬了起来,继续骂骂咧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像这梨子,看着好看,却是有钱就能摸,有钱就能吃,比窑子里妓女还不值钱,啧啧啧,有个将军爹又如何,还不是出身卑贱,以为比我们高贵了,可骨子里,下贱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得很好,继续说。”凤轻尘站在那大婶的面前,虽说和对方一比,自己更显娇小,但那股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卖梨的大婶一口梨含在嘴里,吞也不是吐也不是,吓得双腿打抖,却不怕死的继续说道:“怎么了,我又没有指名道姓,我就骂一个下贱的东西,这也犯法了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心情不好,想到同样的女子,为什么这个凤轻尘名声扫地,还能活得这么恣意,她战战兢兢的操持家务,却被丈夫女儿儿子嫌弃,上天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这个凤轻尘不就是出身好一点嘛,要是她有那么好的出身,一定比凤轻尘要尊贵。

    卖梨大婶想到这里,怨气更甚,面对凤轻尘不言不语的逼视,身子也站不稳了,往地上一坐嚎叫了起来:“贵族千金要杀人,贵族千金要杀人,这世界还有没有王法,我不活了,我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哭二闹三上吊,这卖梨大婶这么一嚎,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一个个指着凤轻尘,虽碍于她的强势不敢说什么,但眼中却透着鄙夷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这凤轻尘怎么这么命大,落到南陵锦凡的手中,也能完好无损的走出来。”同一个时间,同一间茶楼,西陵瑶华与西陵天磊又坐在那里,看戏!

    “南陵锦凡自大狂妄、自以为是,他看不起凤轻尘这样的弱女子,栽在她手上实属正常,可惜的是那些朱相余孽也折毁了,我们之前的计划也行不通了。”西陵天磊的眼神落在凤轻尘披的那件外衣上。

    那是谁的衣服?

    “哥,你说凤轻尘这一次会不会吃这个闷亏?”西陵瑶华指着被人围住的凤轻尘,幸灾乐祸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凤轻尘从不吃闷亏,也不是沽名钓誉之辈,她的心不善。”西陵天磊倒想要看看,凤轻尘会如何对付这刁民。

    “激起民愤最是不智。”西陵瑶华看不起凤轻尘这种不理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过后再找那刁民麻烦就行了,何必逞一时义气。

    确实,激起民愤是很不理智的行为,可别忘民不与官斗,那卖梨的大婶不过是欺凤轻尘无依无靠,要是换了别人,她根本不敢多言,可凤轻尘又真是无依无靠吗?

    就算她真无依无靠,也不至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。”凤轻尘突然大呵一声,将卖梨大婶的嚎叫声压下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?”守城的小兵是知道,昨天晚上洛王、淳于郡王出城都是为了找她,这一伙又怎么敢怠慢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指着嚎叫的卖梨大婶,一脸严肃的道:“我怀疑这个人是朱相案的余孽,把她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朱相案余孽?”小兵倒抽一口气,看凤轻尘的眼神立马变了。

    这个凤姑娘好可怕,这罪名一安下去,这大婶可就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凤轻尘很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冤不冤枉关她何事,既然敢指着她的鼻子骂,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,要明白祸从口出。

    卖梨大婶立马止住嚎叫,反应过来后,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,朝凤轻尘扑来,却被士兵给架住了,卖梨大婶拼命挣扎,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贱人,你污陷好人,你胡说八道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冤枉呀,冤枉呀,大人我冤枉呀,是这个死了爹娘的女人冤枉我,大人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难怪你爹娘死无葬身之地的,你好恶毒呀,你怎么可以冤枉我……”

    卖梨的大婶自以为自己是清白的,根本不怕凤轻尘的指控,越骂越起劲,围观的人却是悄悄的后退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普通百姓,却不像这个妇人一样愚昧,他们很清楚扯上朱相案的后果。

    清白?进了大牢谁管你清不清白。

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冷笑一声,这样愚昧无知的人,活着也是添乱,凤轻尘闭上眼,掩去底点的冷意:“还愣着做什么,把人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只是这妇人不像……”小兵愣神,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,怎么可能是朱相余孽。

    “不像?你们抓嫌犯是看像不像的吗?你们就是这样办案的吗?可万一这个妇人要是呢?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吗?宁可错杀绝不放过,如果你们审不出来,就把她丢到血衣卫,我想陆大人应该很乐意帮你们的忙。”凤轻尘冷冰冰的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小兵立马将人拖走。

    那大婶一听慌了神,连忙说自己是清白的,可却没有人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我错了,我嘴贱,你菩萨心肠,求求你放过我吧,我上有老下有小……”卖梨大婶这伙才叫真正的慌了,连连向凤轻尘求饶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她有什么错,她平日里骂那些街坊邻居都是这样的,有一个秀才家的姑娘,因为被她骂几句没脸没皮的浪蹄子,就上吊自杀了。有几个小娘子因为她骂几句,就被自家男人给打了,今天怎么就不一样了呢?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懒得再听。

    都说普通百姓最是可怜,可却不知这可怜的人当中,也有极其可恶的。

    那卖梨大婶见求凤轻尘无效,又大声的道:“凤姑娘,我真是冤枉的是有人,有人给我钱,说让我在这里等你,要看到你就骂你的,官爷你们相信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人给钱啊……”

    卖梨大婶被人堵住了嘴巴拖了下去,城门口又恢复安静,凤轻尘睁开眼,看向围观的众人:“你们还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没有咄咄逼人,但却让众人心底发寒,连连摇头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第一时间散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与委屈,无视路人的指指点点,一步一步朝凤府走去。

    脑中却回想着那卖梨大婶的话:“有人给我钱,让我在这里骂你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人,非得要逼死她不可,她一个孤女,到底碍了谁的路,为什么非要她死。

    好冷,好冷,明明已是初夏了,可凤轻尘却觉得刺骨的寒冷,这皇城就像是吃人猛兽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