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8风波,周行的秘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怎么看股票k线图可下分的电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瑶华,那人是你安排的吗?”西陵天磊原本以为那妇人的谩骂只是一个意外,原来是有心人的煽动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一般人就算说几句,也不敢说得这么难听,再怎么说凤轻尘也算是一个官家秀,虽然落魄了,却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可以欺辱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虽然她也想,但却没空管这种小事,再说这么低级的手段,她不屑用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人?这么恨凤轻尘吗?把她父母都拿出来说事。”西陵天磊相信瑶华不敢骗他。

    古人迷信,认为只有恶人才会尸骨无存,死无葬身之地,偏偏凤父与凤母都是尸骨无存、死无葬身之地,这话骂出来无疑是戳人家心中的最重的伤……

    好在,凤轻尘并没有这样的顾忌,不然的话今天这事闹起来,凤轻尘与凤父、凤母都将恶名远扬。死者为大,连死了的人都被拿来说事,这幕后之人的确太过了。

    这么算来,幕后之人是想让凤轻尘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?不然的话怎么会用上这么低劣的手段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摇了摇头,不再想去管这种小事,东陵皇上的寿辰要到了,他现今的重点是如何混水摸鱼,东陵王朝在西陵天磊的眼中,是一个块肥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走到凤府,看着焕然一新的大门,心里有些许的暖意,这就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踏上台阶,正准备敲门,门刚好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人正是周行,看他耷拉着了脑袋、黑眼圈明显,像是一夜未睡,不过在看到凤轻尘后,立马精神十足,高兴的大喊:“姐姐,你回来了?你一个人回来的?有没有遇到危险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周行连忙将凤轻尘拉了进来,高兴的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说话,只任周行打量着,这伙看到周行的脸,心里真是堵得慌。

    她难得一次善良,却为自己埋下祸根,想来还真是不值当,别过脸,凤轻尘不再看周行,径直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周行,孙思行在不在?”她一夜未归,这个徒弟要是回去了,那也是个没良心的。

    “在,姐姐你找他?”周行敏感的发现凤轻尘对他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,却没有放在心上,只当凤轻尘在外一夜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到小木屋等我,我身上有伤。”活血化淤中医治疗的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受伤了?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?”周行的担心不掺一丝的假,让凤轻尘心里也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知道周行是个有秘密的人,当时也只说了,只要他不背叛自己就行,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周行和南陵皇室有关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伤,不碍事,让孙思行给我看看就行了,让铁嫂子给我送水,我要沐浴。”凤轻尘的语气缓和了不少,周行就更加发现不了她的异常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行连忙去吩咐人,凤轻尘想了想又补了一句:“周行,如果有人找我,就说我累了在休息,不见客”

    周行脚步一顿,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定是有预谋的,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算计,让凤轻尘这么生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如果有一天,凤轻尘发现他也在算计她,会不会和今天一样,不肯见他?

    周行连忙按住心口,匆匆离去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一氮始就无法说停,至少他们的相遇就不是他算计的。

    铁嫂子的动作很快,凤轻尘刚刚拿好换洗的衣物,她就将热水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有一种人很懂得感恩,铁嫂子就是这种人,凤轻尘救了她的儿子,又收留了他们一家人,无论外界的人如何诋毁凤轻尘,在铁嫂子的心中凤轻尘都是好人。

    虽然,凤轻尘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,也不知道好人与坏人如何界定,但铁嫂子有这种想法她却不排斥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宅子,的确需要一些人看着,她虽没有想过非得要过衣来伸手、饭来招口的奢侈生活,但凡事亲力亲为实在太浪费时间了,再加这些伤残的士兵,对她父亲很是重心,她选用的也是为人耿直、忠肝义胆之辈出,这样的人用起来她也放心。

    去外面买来,一不小心就买到了各种暗探,就算不是暗探也极容易被人收买了,到时候她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眼皮底下,那样的生活她受不了。

    沐浴完后,凤轻尘便去了小木屋,孙思行早就在那里等她,一看到凤轻尘走来,就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。”孙思行和周行一样,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一点小伤,你帮开蓄血化淤的药就行了,另外找个医女帮我擦药。”她到是不介意孙思行帮她擦药,可是伤在腰上,就是她肯孙思行也不肯。

    虽说大夫没有男女之防,可真正能做的人却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哦,好好。师父你的伤?”孙思行指了指凤轻尘露在外面的脖子,以眼神寻问是不是就这一处,如果只有这一处伤,他可先帮着上药,毕竟伤势要紧。

    凤轻尘明白他的意思,指了指自己的伤处道:“最严重的在腰间,青紫红肿,伤到筋骨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她也许会调笑一二,可今天她却是没有这个心情了。

    顺着凤轻尘所指,孙思行的眼神就落在她的腰间。“唰”的一下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师,师父,我……”孙思行急得快哭了,他没有调戏师父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师父比他还年轻,可他一直都很尊重这个师父。

    “孙思行,你是大夫,在大夫的眼中只有病人,你要把自己的心摆正,只有这样病患才会信服你,才不会在意男女之防,我不介意你帮我上药,但我知道你介意。”凤轻尘没好气的敲着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个孙思行光长年龄不长脑子,不是说这年头的男子,十三岁就有通房丫头,十五岁还没有破处的就是奇迹吗,这个孙思行都十七了,怎么还这么单纯。

    估计他父亲管得严,毕竟太早泄了阳气对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孙思行一脸羞愧,看到凤轻蹙眉的样子,以为凤轻尘身上的伤痛,连忙往外跑:“师父,我这就去给你去找医女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敢给凤轻尘上药,腰间那个位置太过敏感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这个孙思行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。

    希望是真的这般单纯,不然的话她都不敢信人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出去时,正好遇到周行和王七,在那里拉拉扯扯的……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在那里拉拉扯扯,怎么感觉那么的怪异。孙思行打了个寒颤,连忙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