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9丑闻,谁的手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神算网平特一肖87期今晚开奖现场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我姐姐休息了,她这个时候不方便见客你明天再来吧。”周行郁闷的快要哭了,这王七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客”王七气恼不已,什么时候他是凤府的客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客也不行,我姐姐她现在真不方便见人,她身上有伤又受惊吓,需要休息。”周行拉长着脸,王家七公子什么时候跟无赖一样缠人了。

    “周行,你别骗我了,你拿这话糊弄翟东明还差不多,糊弄我肯定不行,你当我第一天认识凤轻尘呢。

    受伤?这年头能让她受伤的没几个,至于受惊吓那更不可能了,她是那种受一点惊吓就不敢出门的人嘛,你让我见见她,我是真担心她。”王七想要往里冲,却被周行给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骗你,我姐姐她真的休息了,她回来的时候很狼狈,拜托你别去打扰她。”周行头痛的要死,可同时亦庆幸,上门的只有翟东明与王七。

    要是洛王与淳于郡王也上门了,他就拦不住了,当然那两个自恃身份,是不会轻易上门的。

    王七是不相信周行的,抬眼正好看到孙思行往这边走,连忙拉着他问:“思行,你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在家呀?”孙思行吓了一跳,往里一缩,呆呆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王七看着避自己如蛇蝎的孙思行,一愣,这人也太呆了吧,也不知道凤轻尘看中了你哪一点。

    王七耐着性子继续问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师父回来了,我是说你师父现在怎么样,还好不?能见我不?”

    周行连忙朝孙思行使眼色,可惜孙思行根本没有看到,把周行给郁闷了个半死,却不想这呆子一开口就是:

    “七公子要见我师父还是改天,我师父现在不方便见人,她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看师父眉头紧锁的样子,应该是受了蛮重的伤,孙思行有些急切,再加上他觉得周行和王七两个怪怪的,更不想与这两人多打交道,朝王七告罪一声飞快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喂,你去哪?”王七郁闷了个半死,这些人怎么一个个都这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受伤了,我去给她找医女。”孙思行也没有隐瞒,一边跑一边回头道,因为走路不看路,踩着一个石子跌了一跤。

    周行的脸又红了,连忙爬起来,也顾不得摔没摔疼,飞快的朝四周看了一眼,发现没有人看到,又继续往前跑……

    什么?凤轻尘真受伤了。

    王七寻问周行,周行点了点头,却不知道有这么严重,还要找医女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视线交汇,几乎同时朝小木屋跑去,却看到凤轻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凤轻尘即使睡着也紧皱的眉头,王七与周行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这是得要多累,才会趴在桌上也能睡着,这得要多难过,才会睡着了眉头也无法舒展。

    “抱她去床上睡吧,这样得多累。”王七上前,却被周行给拉住了:“别乱动,姐姐很警醒,你上前她就会醒来,今天她肯定是累极了,不然的话我们一到她就会醒。”

    周行看到凤轻尘还滴着水的长发,很是担忧,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着凉,明明自己就是大夫,却不懂照顾自己,这让人怎么放心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先走吧,等医女来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王七深深地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不知道,但他知道昨天晚上凤轻尘肯定过得不好,别说睡了,不受折磨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南陵三皇子那就是一个变态,最喜欢折磨人,还有今天早上那个妇人,王七在心中悄悄记了下来,准备回去就将那人底细查清,到底是受了什么人指使,要那般的污蔑凤轻尘。

    王七在凤府,等医女给凤轻尘上了药,得知伤不严重才离去。凤轻尘的伤看着吓人,但实际上并不严重,但在孙思行的强烈要求下,凤轻尘还是乖乖的在家里养伤,这期间凤府闭门谢客

    不知是镇国公府的人收手了,还是谁出面说了什么,这件事后凤府被欺压的事情没有再发生,一切好似风平浪静,凤轻尘也安心休养。

    期间翟东明来过一次,凤轻尘以礼相待,不亲近也不疏离,把翟东明郁闷了个半死,他堂堂世子爷亲临这个破凤府,凤轻尘不应该受宠若惊吗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又挑不出凤轻尘的错,人家处处都守礼客客气气的把你当大爷,你还能如何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碍于身份,没有上门,只派府中的管家前来问过一次,送了一些珍贵药材过来,凤轻尘表面上一副惶恐的样子,千恩万谢感激涕零,却一样东西都没收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同样派人送来了一大堆的补药,凤轻尘感谢归感谢,可同样不收。后来东陵子淳又亲自来了一趟,却没有见着人,凤轻尘那一天“刚好病得严重”,无法见人。

    之后,东陵子淳又让府中侧妃前来探望,到是见着了人,却也仅限于表面上的问侯。

    那侧妃知道东陵子淳对凤轻尘有好感,话里话外透着亲切,有拉拢的意思,可把凤轻尘恶心的够呛,心中暗暗决定,以后离东陵子淳远些,她可没有兴趣陷入后院之争。

    应酬这些人,让凤轻尘大感头痛,唯一让她高兴的就是,指使卖梨大婶在城门口谩骂凤轻尘的人查了出来。

    让人想不到的是,那人居然是镇国公府的武安郡主,当然她现在不叫武安郡主,她现在只是镇国公府的十秀,闺名容清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众人到是能理解了,这容清秋因为凤轻尘一席话而名声扫地,还影响了镇国公府其他秀的花嫁,她指使人出口谩骂凤轻尘,毁掉凤轻尘的名声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容清秋这种做法就是我不好过,我嫁不出去,你也别想好过,别想嫁出去,却不想凤轻尘和她不一样,她依附家族和名声而活,凤轻尘只靠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幕后之人是容清秋反倒安心了起来,一个容清秋还翻不出天,她怕的是皇后或者公主之流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出手,后面必定是跟着杀招,不过这段时间皇后与安平公主都很安分,基本上没有找过她麻烦,让凤轻尘有些不解,可人家不找她麻烦,她也不能怎么样,只能小心的防备。

    而在凤轻尘养病期间,还发生了一件大事,那就是晋阳侯夫人邀请厩叫得出名号的夫人看戏,却撞见晋阳侯和他的表妹江玉秀私通,晋阳侯夫人气得生生昏死了过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