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16动手,独一无二的凤轻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香港马会六开奖结pk10前五码追号技巧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破坏两国交情!

    果然是兄妹,找得理由都是一样的,东陵九低头,缓缓摩挲着手中的扳指:“是吗?本王刚刚听到的好像不是这样,瑶华公主你说呢?”

    明明没有看向任何人,却让人备感压力,西陵瑶华吞了吞口水,不需要西陵天磊提醒她就明白,自己应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误会了,瑶华一直很仰慕凤大夫,瑶华只是担心兄长的伤势,一时情急,还忘九皇叔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瑶华只愿意朝东陵九低头,绝不想朝凤轻尘低头,白天发生的事情足够丢脸了,虽然有一个吓得当场晕倒的苏绾挡在她前面,可她这个公主终究是失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本王能不能理解并不重要,重要的凤大夫能不能理解,毕竟能救令兄的只有凤大夫,瑶华公主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东陵九招了招手,示意凤轻尘上前:“公主有话还是对凤轻尘说好了,本王只是探太子殿下的伤势,太子殿下没有伤及性命,本王甚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,只要你没死便与我东陵无关,残了废了又如何,西陵又不止你一个皇子,你废了自有别的皇子上位,到时候只要东陵表现出支持某位皇子,那皇子上位后,自然不会找东陵的麻烦。

    威胁,这是绝对是威胁,西陵天磊越发觉得这九皇叔和蓝九卿那个混蛋一样惹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,瑶华一时心急,还请你别往心里去。”堂堂太子亲自开口道歉,这下够荣幸了吧。

    “殿下言重了,民女并不在意,瑶华公主关心殿下的伤势,民女能理解。”凤轻尘不卑不亢,和东陵九一般低着头,不看西陵天磊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请凤大夫替本宫医伤。”西陵天磊气得想要杀人,藏在被子的手紧紧的攒着被子,这才将自己心中的杀意压下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为难的抬头,又飞快的低头,半天不应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,这是什么意思?”嫌他身段还不够低吗?他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,民女手酸再加上胆小,怕握不稳针,要是一个不好,那民女真是罪该万死了。”她凤轻尘既然动手了,就会遵守自己的原则,尽自己全部的力救治伤患,可并不代表她就不会借此吓一吓对方。

    “真要如此,本宫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这怎么行?”西陵瑶华连忙上前,这不是给凤轻尘找机会吗。

    “本宫相信凤大夫的医术。”西陵天磊明白这个时候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东陵九出现得这么及时,就表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他的掌控中,他摆明是给凤轻尘撑腰来的,他要为难凤轻尘,说不定东陵九一发狠真让他废了。

    “民女惶恐,这万一要是……”后面的话凤轻尘没有说,但众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万一凤轻尘要是没有医好,怎么办?

    孙正道连忙擦着额头的冷汗,这伙他才明白自己这一个推荐,可是害惨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相信凤轻尘医术高超定能医好,可这世间最不缺意外,人为也好,非人为也好,一碉轻尘牵扯进来,就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本宫绝不怪凤大夫。”西陵天磊只求凤轻尘快一点动手,好让他早点知道自己的双腿会不会废。

    凤轻尘松了口气,脸上洋溢着灿烂地笑:“这样就好了,有殿下这句话,轻尘就不担心这几年会莫名其妙的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向凤轻尘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女子,这下西陵天磊不仅不能杀她,还得保护她了,一旦她枉死了,不是西陵天磊下得手,也要算是他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一派淡然,可眼眸深处却是深深的笑意,当初那般的情况下,都能从洛王的手中活下来,凤轻尘绝不是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能笑出来的只有凤轻尘一人了,可偏偏没有一个敢说她不是,而凤轻尘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,目的达成她也不再拖延,将医术箱往桌上一放:“如此,我就可以放心的给殿下缝合伤处了。”

    拿一块花布将头发包好,又带好铁嫂手功缝制的口罩,看上去很村很土,可没有一个笑她,她自己也不在意,拿出药箱里的器具一一摆好。

    “拿一坛烈酒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凤轻尘没有让众人出去,因为她很清楚,她不能给西陵天磊注射麻醉,西陵天磊肯定会看着她缝合,如此她就大方任大家看好了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,你这些东西好奇怪,还有这托盘好似精钢?东陵的炼钢术实在了不起。”西陵瑶华状似无知的赞扬道,其他的太医也露出了寻问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娘的遗物,公主就是看上了,轻尘也没办法送你了。”所以,任何人都别想打她这些东西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公主,请你让一让行吗?殿下的伤可不容你再耽误了。”凤轻尘提醒挡住她路的西陵瑶华,半点不给这个公主面子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请。”瑶华公主感觉到身后,西陆天磊那杀人的眼神,心中暗暗叫苦,太子哥哥不会是怀疑她了吧,如果是的话她就真的冤枉死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大家都让开一点,另挡着光,另外再多点几支蜡烛,最好能移近一点,光线太暗我看不清。”凤轻尘带上手套,解开西陵天磊脚上缠着的绷带,完全不像一般的女子那般,脸红心跳、害羞娇情。

    室内大亮,如同白昼,尤其是凤轻尘这里更是亮得刺眼,只不过除了九皇叔外,其他人都悄悄地朝凤轻尘靠拢。

    碍于西陵天磊众人不敢靠得太近,却一个个伸长了脖子,就是想要看个明白。

    凤轻尘拆开绷带后,拿烈酒将西陵天磊脚上的药洗尽,西陵天磊痛得直皱眉,凤轻尘好心的提醒:“殿下,缝合的过程非常的痛苦,而这个过程要求殿下你不能动,要不让人给殿下熬一碗麻沸散,以免殿下你挨不过缝合的痛。”

    多好的建议,可凤轻尘知道她这个建议一出,西陵天磊就是痛死也不会点头,这可是丢尽他的脸面。

    果然,西陵天磊摇头拒绝,一脸不在乎:“这点痛算什么,凤大夫尽管下手就是了,本宫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殿下放心,轻尘定不负殿下的期望。”凤轻尘感激的起身道谢,只是无人知晓,她平静的面容下,有一抹极淡极淡的笑……

    她秉承医生的原则,绝不会在救治西陵天磊的过程中,出现人为的差错,但让他痛一点却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就当给对方一个教训,让他明白医生,尤其是女医生,那是绝对不可以得罪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眼,只比针眼大一点!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小心眼的。”东陵九在心中暗道,他倒要看看,西陵天磊今天能忍到什么程度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