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22死因,这是谋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抓码王彩图王中王好彩门户天厂彩天空彩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虽说,凤轻尘现在还没有扬名,可这并妨碍苏文杭对她的崇拜:“凤姐姐很厉害,不许你笑凤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文杭绝对是凤轻尘的忠实崇拜者,坚决不允许翟东明以调笑的口吻说凤轻尘,哪怕他是世子也不行。

    翟东明低下头,在苏文杭脸上捏了一巴:“你就这么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苏文杭气鼓鼓的,可比了比自己的小身板和翟东明的大块头,苏文杭磨了磨牙,将挥起的小手收了回来:“凤姐姐要做的事情,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这话,璨然一笑,这就是盲目的崇拜呀,不过她高兴。

    苏文杭是第二个,第一个对盲目崇拜的是孙思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先是检查尸体耳鼻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将尸体的上衣脱去,下身的衣裤保持不变,她的想法是,先从上半身入手,没有问题再朝下半身下手。

    毕竟下半身能检查的东西不多,而且还有私处在,入乡则随俗,她已经太过与众不同了,能藏则藏。

    凤轻尘双手合十,朝尸体三鞠躬。

    人死为大,这是对死者的尊重,一般法医也会如此,毕竟对方并不是十恶不赦的死刑犯,她将对方尸体解剖是不得已,是为了死者寻找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握着刀,连笔划都不需要,凤轻尘直接从咽喉往下切开,下刀之利落,完全不见半分胆怯,就好像切猪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谢三与王七觉得自己胆子算大了,手上也不是没有染过血的,可此刻看到凤轻尘像切猪肉一样的切人的尸体,这两人还是忍不住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府尹卫大人还算镇定,平日里也有看仵作验尸,他习惯了,胆子也大了许多,最最让人奇怪的是苏文杭,明明是这里最小的一个,可胆子却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抱我起来,我看不到。”验尸台高,他矮呀。

    当凤轻尘投入到工作中时,就不会再管其他人,开膛后,将死者五脏六腑都展露在众人面前,而做这一切时,凤轻尘完全没有半分亵渎的意思,那认真严肃的样子,让人无法将她与开膛之人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一查看,器官从外表看上去,完全没有中毒的痕迹,咽喉以及胃部也没有中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拿几个大盆来和碗过来。”凤轻尘换了一把小号手术刀,左手拿着一把小镊子,细致的将器官上的薄膜与血管剥离。

    上一次凤轻尘只切开口了尸体,并没有将内脏一一取出,这一次却是准备要体内各处器官都取出来,准备一一检查,不是给活人动手术,所以这个并不耽误事。

    孙正道是第一次看凤轻尘这么做,越看越痴迷,一不小心就站到尸体边上去了。

    翟东明几个人脸色很难看,但却没有一个舍得眨眼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也太厉害了,居然可以将心、肺等物,一一完整的取出来,完全没有丝毫的破损,凤轻尘将其按顺序放下入盆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验尸也可如此干净、整齐、庄严、神圣。”

    站在验尸台前,凤轻尘的一举一动,都被人看在眼中,众人不由得拿平日仵作验尸来和凤轻尘对比,发现那仵作哪里是验尸呀,那简直就是乱来。

    仵作在古代那是贱业,除非活不下去的人,一般人是不会做仵作的,毕竟成日与尸体打交道,总是让人不喜。

    可凤轻尘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,凤轻尘摆弄尸体与器官,就好像在摆弄花草一般,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,完全没有半分低贱与污秽的感觉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器官全部取出来后,接着又用试管,提取咽喉与胃部的残留物,将其注入碗中,甚至连还未消化的食物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恶心,但又不得不说佩服,凤轻尘做了男子都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放下手术刀,开始一一检查各个器官,按理这些应该用专门的仪器检查,可她的智能医疗包中,没有法医所需要的设备,就算有她也不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刚死不久,体内的器官都没有腐烂,从表面上看,完全没有中毒的痕迹,为了保险凤轻尘还是用银针试了试。

    古代的毒大多都含硫和硫化物,银针与之接触,会在表面生成一层黑色的“硫化银”,七成以上的毒都能试出来,凤轻尘取出银针,往心脏中心一插,停留个两三秒后,取出来,银针干净如新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洁白的布,将银针擦干净后,又一将肝、肺等器官检验完毕。

    “看凤轻尘做事是一种享受。”这个时候,谢三与王七、苏文清几人都回过神来对那具被凤轻尘掏空的尸体,也没有那么害怕了,他们都看凤轻尘去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就是解剖术,我今天算是见识了。”翟东明心中暗暗佩服,决定以后少欺负一点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凤姐姐真的很厉害。”苏文杭那叫一个激动呀,要是他少说一个“姐”字,凤轻尘就成了凤姐了。

    各个器官都没有病变与中毒的痕迹,凤轻尘又去检查从咽喉与胃部分别提取出来的液体,同样没有任何人问题。

    “去,找两条狗来。”有些药与食物是相克的,即使没有毒,也能让人致命,这一点凤轻尘是明白。

    云海很快就让人牵了两条狗过来,凤轻尘示意将这液体,混在狗粮里面,给狗试吃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这是何意?”云海看两条多吃完,凤轻尘站在那里观察,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死者的面相上来看,是中毒而死,我将死者的五脏六腑都一一剥离了出来,分别检查过,根本没有中毒的痕迹。

    有些药与食物是相克的,这是死者胃里残留的食物,我将其提取出来。如果狗吃了,死了那就说明死者生前吃了与药物相兄的食物,如果狗吃了没事,那就说明死者的死因与吃食无关。”终归不是专业的法医,她能用的就是最笨的法子。

    云海赞同的点了点头,难怪孙正道让他请凤轻尘前来的,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,医术却是好的,验尸方法也比仵作强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言之有理,可如果是因药与食物相克而死,为何死者脸上会有中毒的迹象。”卫大人适时站了出来,表现自己的敬业。

    这才是让人不解的,之前仵作验尸也说,死者并非中毒而死,可却提不出证据。

    凤轻尘找出证据可以证明死者不是因为药才而死,但却无法查出死因。

    凤轻尘皱眉,看了一眼被她掏空的尸体,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等着吧,如果狗吃了没有问题,我在继续验尸。尸体也是会说话的,他会将自己的冤屈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师姐天天说的话,法医就是替死者,将冤枉说出来,既然她兼职法医了,她就会做好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