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23破案,暴利职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游子的意思是什么118k开奖现场675555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等两条狗会不会中毒时。凤轻尘也没有闲着,将尸体内每一个地方都仔细检查了一遍,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两条狗依旧活蹦乱跳了,吠声不断,完全没有中毒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云家的药没有问题了?”云海的脸上终于见晴,虽然他心中可以肯定,云家的药没有问题,可这个时候得到了验证,他还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找到证明云家药没有问题的办法了,如果再发生死人事件,他就可以用这一招,来证明云家的药材没有问题,同时说能借官府的打手,找出那个潜在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药商和医生是不一样的,果然。

    云海只关心云家的药有没有问题,至于死者死因,他并不放在心上,早就明白所以凤轻尘并不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么死者到底是为什么而死的呢?”孙正道目光灼灼地看向凤轻尘,似乎凤轻尘可以解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孙太医问得没有错,凤轻尘你能查出他们死因吗?”翟东明怎么说也是当官的,他身上肩负整个皇城内外的安危,死这么多人不是因为药材的原因,那是什么?

    云海脸了一红,他发现自己高兴太过了,连忙补上一句:“是呀,凤姑娘还请你继续验尸,我们一起把凶手找出来,还死者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说句场面话,并不损失什么,卫大人也连忙咐和,一个个都是义正言词的样子了,只是这些人当中,有几个是真心为死者讨公道的呢?

    凤轻尘看了一眼,发现没有。

    孙正道是因为她的验尸手法,翟东明是为了皇族的安全,云海和卫大人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如何,她该做的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“既然只有脸部才有中毒的痕迹,我就开始验这个部分。”其实一开始,凤轻尘就想从头部开始,只是她外面都检查了一遍,根本找不出疑点,现在只能将脑壳打开,看看脑部是不是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拿了一把小刀,将死者的头发全部割掉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翟东明是这里官位最大的,他开口问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开脑。”

    “开脑?脑子也能开?这开了他还能……”活吗?

    好在翟东明及时反应过来,生生止住。

    他真是白痴了,问一个死人能不能活。

    凤轻尘白了他一眼:“世子爷,他已经受了这么多苦,我想他应该不建议再多受一点苦,他应该会希望将害死他的凶手捉住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五脏六腑中找不到死因,她也不想做开脑术,毕竟展示出来的东西越多,麻烦越多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你这开脑术,可以用在活人身上吗?”果然云海一听,双眼放光,不知是看到了商机,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轻尘你说活人要是开脑会怎样?”一谈到医术,孙正道就来劲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会死吧!”孙正道不怎么敢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应,面无表情的拿着刀朝死者脑壳部分切去。

    她前世主修心外科和脑外科,对于开颅手术并不陌生,但是在这个世界要做这样的手术,太难了,即使她有智能医疗包中,也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手术房根本达不到要求,术后的恢复也很难达到她要的标准。

    脑外科手术,一个不好就会让病人死在手术台上,轻易她不想做这样高危险的手术。

    云海一阵失望,心中暗道他那苦命的侄子恐怕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了。难道真是天妒英才,云家三少俊美无双、聪明绝顶,可偏偏脑中有病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曾说,如果有人能替云三少做开颅手术,云三少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,可惜这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孙正道更失望,如果凤轻尘都做不到,估计九洲大陆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了,他还想借识在活人身上做开颅术呢。

    也许,玄医谷那个老头子可以,可那个老头子脾气很怪,除了上次跑来看凤轻尘医治孙锦凌的眼睛外,他就没有再出现过,要找他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凤轻尘才不管这些人怎么想,一刀下切,脑壳被掀了起来,脑浆流在验尸台上了,凤轻尘手上拿着半块脑壳,脑袋里那密密麻麻的血管与组织,全部露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头皮一阵发麻!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苏文杭与翟东明外,大家都吐得要死,翟东明也白着一张脸,只不过强撑着,不想丢了他军人的脸。

    凤轻尘,你到底是何方妖孽,居然不怕,难道她不觉得脑壳上那像虫一样的东西很恶心吗?还有那脑浆,可是流了一地呀。

    天啊!地呀!

    这还是姑娘吗,就这个胆子放眼东陵,无人能及呀。

    谢三与苏文清对凤轻尘原本还有一点爱慕的意思,可在凤轻尘面不改色了将死者的脑壳掀起时,这一点爱慕消失的无影无踪,全部转化为佩服与崇拜。

    这么强悍的女子,他们爱慕不起!

    堂堂大男人,还没有凤轻尘的胆子大,你说说看,这多么丢脸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,不仅不能护在凤轻尘面前,也许还要被凤轻尘护着。

    太丢脸了!

    再怎么爱慕,也不能丢了大男人的尊严,所以凤轻尘这样的女子,交给胆大的男人吧。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原因了。”凤轻尘看着发黑的脑部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总算是对得起死者了,替死者将冤屈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术刀放了回去,拿起一把极小的镊子,从脑中那一堆弯弯曲曲的组织中,取出一枚细针,细针在阳光下闪着青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死因?”翟东明声音沙哑,几乎是闷声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张大嘴呀,他怕张大嘴,会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,死者是被人毒杀的,凶器就是头顶上的细针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其他的几具尸体也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将细针,放在干净的碗中,又再次回到停尸房,将其作四位死者头发剃掉,找到头顶上的黑点,将黑点处切开,取出细针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一共五枚毒针,摆在众人的面前:“这就是死者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谋杀?”云海的脑上闪过一抹杀意,不想也知道这件事是针对云家的人,这些死者只不过是无辜受牵连。

    有这个时间,众人也回过神来,只不过不敢看验尸台上的尸体,一个个眼神飘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轻尘点头,穿针引线,将掀起的脑壳缝回去。

    这些死者还要下葬的,自己辛苦一点,给他们一具完整的尸体,是一种尊重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谁?”翟东明一直着控制自己,不要移开眼睛,所以他没有错过,凤轻尘像是缝衣服,将切开的脑壳又缝合回云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手一抖,笑了:“世子爷这话问得真奇怪,轻尘是大夫,不是捕快,我最多只能找出死者的死因,要我找凶手那还真是太难了。如果我连凶手都能从尸体上找出来,那要衙门和捕快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她偶尔客串一下法医还行,要让她客串刑警那就真对不起了,她真不是这个料,就算是在现代,法医也只负责查死因,而不负责找凶手……

    翟东明被轻尘说得恼羞成怒了,正准备训斥凤轻尘一顿,让她明白天有多蓝,地有多大,对世子爷说话要客气。

    可看凤轻尘虔诚地将死者的内脏一一放回去时,训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,只能对府尹卫道:“卫大人,本官限你十五天内破案,找不出凶手,这府尹你也不用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下官这就派人去查。”卫学良也吐了不少,这伙正难受着,可听到翟东明的话,立马站直,连连保证。

    翟东明点了点头:“云掌柜,这件事情还请你们云家药行多多配合,本官不管这是你们云家内部的竞争,还是别的商行陷害,在本官的管辖范围内犯了人命官司,本官就得要公事公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世子爷放心,云家商行会全力配合卫大人拘拿凶手。”云海把这事闹大,就是希望能给云家药行正名,另外打草将蛇惊出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云家内部人,还是外人,他和翟东明的想法一样,那就是绝对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和卫大人去忙,这里不用你们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凤姑娘,云某代云家药行感谢凤姑娘,云家略备了薄礼,稍后就奉至凤府,还请凤姑娘笑纳。”云海走之前,不忘向凤轻尘道谢。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根本没有听到,她正将器官一一放回去,准备将尸体缝合好,无论内在如何,外在还是要给死者家属一具完整的尸体。

    可不想,云海以为凤轻尘这是拿桥,“薄礼”看不上,要厚一点礼。

    想到凤轻尘的医术,云海回去将那份“薄礼”又加了三成,凤轻尘回到凤府,看着将凤家库房堆满的礼物,凤轻尘很淡定的点头:

    “老师说错了,医生不是一个暴利行业,但法医肯定是。不就是解剖一具尸体吗,居然收到这么厚重的谢礼,难怪师姐天天对着福尔马林浸泡尸体,也不肯转行,原来法医比医生赚钱多了。”

    (法医:最好一个雷把你劈回来,让你来看看现代的法医有多么苦逼!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