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24报复,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神童网免费资料区84887con港彩开奖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咳咳,这是回去后的事情,这伙凤轻尘还回不去,在王七、谢三、苏文清等人目瞪口呆,外加崇拜敬佩的眼神下,凤轻尘将尸体缝合回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看中间那一条线的话,绝对看不出这具尸体,被凤轻尘拆得东一块、西一块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轻尘你的针线这么好。”王七上前,看着那针脚细密的缝合线,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以后,凤轻尘的丈夫幸福了,有一个针钱好的妻子,天天有新衣服穿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七这是打击她,她连扣子都不会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坐马车来的吧,等伙谁送我一程,我累了走不到。”凤轻尘脱下血淋淋的手套,和外袍,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啊,我忘了我和朋友在约,你让谢三送你。”王七一听立马溜,轻尘今天太彪悍,他心有余悸,暂时不敢与轻尘同坐一车,他怕靠得近还能闻到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“我和文杭要去巡视商铺,先走一步了。”苏文清抱起苏文杭,一把捂住他的嘴,不让他说话。

    理由同王七。

    他看到凤轻尘,就想到被凤轻尘拆得不成人形的尸体,他还没有缓过神来,今天的画面太血淋淋了,他估计好长时间都不敢吃荤。

    凤轻尘皱眉,她有这么可怕吗?不就是验尸吗。

    “我骑马,我找卫大人有事,捉拿凶手要紧。”翟东明很淡定的飘走。

    谢三站在原地,凤轻尘问:“你呢?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谢三郁闷的快哭了,我了半天,灵光一闪道:“我内急,暂时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,每在哪……”谢三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人都走光,只剩下孙正道:“我倒是想要送你,可我自己也是走来的,凤大夫呀,我爱莫能助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,他虽然是大夫不怕那血淋淋的画面,可他不喜欢这血腥味,太难闻了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你们一个人溜得快,我记下来了。”凤轻尘气得磨牙,拎着药箱走回凤府,还没来得及换衣服,谢二夫人那就来了问题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去处理,紧接着又去查看孙夫人的情况,这么一弄就到晚上,凤轻尘又把中饭给错过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查完病房后,凤轻尘就好好的睡了一觉,出去打听了一下周行的消息,结果是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至少周行没死。

    回到府上,凤轻尘看到自己让铁嫂子买得东西都齐了,立马让孙思行去请翟东明、王七、谢三、苏文清和孙正道,说是她请客请他们来吃晚饭。

    五人一听凤轻尘请客虽不知原因但还是来了,谢三、王七与苏文清提心吊胆,生怕凤轻尘算昨天的账,哪知凤轻尘笑靥如花,完全没有提昨天的事情,只打听了一下案子的进展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可以好好尝尝,这些菜可都是我亲手做的,特意找了大厨来指点的。这个是八宝鸭、这个叫花鸡、这个是红烧鲫鱼、这个是清蒸鲈鱼、这个是黄膳、这个是甲鱼、这个是驴肉、这个是牛肉、这个是熊掌、这个是鹌鹑。”凤轻尘介绍了几个能看得出来的菜,其他的都没说,总之一桌全是荤菜,卖相极佳,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,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凤轻尘基本上将天上飞的、地上跑的、水里游的,能吃的肉类都找来了,唯独没有猪肉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凤轻尘你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能。”翟东明自认昨天没他什么事,所以他完全无压力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住,总要学会自己动手。”凤轻尘说得是在现代,而在场的人却想到凤轻尘以前的处境,气氛一下子就冷了,同时也将昨天的事情给忘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噗嗤一笑:“好了,都过去了的事情,我现不是活得好好的吗,平时总是麻烦你们,今天做这一桌菜算是答谢你们平日轻尘的照顾,你们可以死命的吃,尤其是这个汤,我熬了一下午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很热情的招待众人,将那炖得翻白的汤给众人都盛了一碗,当然自己也喝了。

    “味道不错,看不出来轻尘你的手艺不比大厨差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,在家个个都是锦衣玉食,他们并不稀罕凤轻尘这一桌吃食,他们稀罕是凤轻尘的这份心意,还有在凤家吃饭轻松氛围。

    凤家完全没有食不言的习惯,凤轻尘吃相虽然还算优雅,但绝对与大家闺秀无关,职业原因凤轻尘吃饭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毕竟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战场上,谁也不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所以有得吃要赶紧的吃,下一顿什么时候吃,有没有得吃还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受凤轻尘“粗鲁”吃法的影响,大家都敞开肚皮吃,尤其是那碗汤最受欢迎,众人喝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“这汤真鲜,凤轻尘这汤是拿什么做的,改天我让我家厨子来学。”翟东明将最后一滴汤汁喝尽,意犹未尽的道。

    重点来了,凤轻尘脸上笑也越发欢快了:“世子爷喜欢喝就行了,至于拿什么做的,你还是别问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气,一碗汤都保密,我又不开酒楼,你放心不会将你的秘方外泄。”凤轻尘越不说,翟东明越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凤轻尘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可是的,说吧。”翟东明大大咧咧,王七与苏文清也笑着咐和。

    今天这汤特别的鲜美,比他们之前喝过的汤都要好喝数倍,知道是什么做的,以后在家也可以天天做呀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们诚心的想要知道,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。”凤轻尘强忍着笑意,一本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其实他就是用猪身上的一部分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猪?猪哪个部门熬的汤这么鲜美?”苏文清旗下有酒楼的生意,对于吃食可算是颇有研究,他就没有听说过,猪哪个部门能熬出这么鲜美的汤。

    “猪脑!”凤轻尘重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翟东明第一个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苏文清、王七和谢三,抱着柱子就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猪脑呀,你们昨天不是见过?人脑和猪脑差不多,洗干净后都是白白的一坨,你们刚刚说很好吃的,就是猪脑哦。将活猪洗干净绑好,直接敲开脑袋,保证了猪脑的新鲜和美味。”凤轻尘一本正经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猪脑,凤轻尘你居然拿猪脑给我们吃,凤轻尘我恨你!”

    呕……

    王七吐得天昏天暗,凤轻尘今天菜做得有多好吃,他们就吐得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原本翟东明与孙正道还能忍住,可听到凤轻尘那么一解说,再也控制不住了,抱柱狂吐,昨天那血淋淋的画面,再次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很好,她圆满了,要得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思行,看好他们,待他们回神后,记得提醒让他们派人来打扫。”凤轻尘提着裙子、哼着小曲儿,欢快地巡视病防去了。

    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!

    九王府

    听到凤府的发生的事情,黑暗中东陵九露出了一抹连自己都不知的笑:“果然睚眦必报,看样子你对本王还算优待的,如此本王就不用担心,明天在马场上你会吃亏了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