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26看戏,打得什么算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两分彩计划软件天尊报每期最新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她就是凤轻尘?怎么和传闻到不一样?”观众席上,有不少权贵夫人与秀也来看热闹,毕竟这是安平公主三位女子的比试,她们来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以前并不常出席这序人的宴会,知道她的人并不多,大多都听谣言,认为凤轻尘就是小门小户,没有家教上不得台面的女子,偶有人在宫主的宴会见过她,也是坐实了这传言。

    再后来,因为凤轻尘婚前失贞苟活于世,又因医好王锦凌而扬名,众人便认为凤轻尘是一个八面玲珑,如同风尘女子一般的人物,今日一见却是发现……

    这凤轻尘一身红衣,一条黑色宽腰带,盈盈而立,端庄大方,在皇上面前也毫不胆怯,眉眼间尽显傲骨与风流之姿,全然没有半点粗俗与风尘味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不知凤秀,凤秀为人最好不过,谢家的二夫人此时在她府上调理,我看明年那谢二夫人定要抱孩子。”晋阳侯夫人,之前承了凤轻尘的情,这伙当然是要说好话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她医术不错,不知是真是假?”有不少妇人,心中已有盘算。

    无论何时,这群贵妇与贵女都没有把凤轻尘放到同等地位看待,在她们眼中凤轻尘之前是个笑话,现在则是一个医术好的大夫,有可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就如同苏绾与瑶华今天的所作所为一般,明明凤轻尘也是名将之后,可这两人却把她当医女使唤,虽然给了个高帽,可却难掩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一贵气逼人的老妇人,看凤轻尘的眼神很是柔和:“医术好不好不知,但那双眼应该是利的,镇国公府那秀的事,不就是她一双眼睛给看透的吗?还有那晋阳侯府,要不是她,晋阳侯夫人哪里能占得那般多好处。”

    旁人一听,笑着打趣:“傅夫人,你这是准备让凤轻尘替你相看儿媳呢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打算,新贵人家规矩不严,难免会有人钻空子,我傅家诗书礼仪传家,怎可娶那些没有规矩的女子。”东陵豪门大家居多,底蕴虽足却没有新贵得皇帝宠,这些豪门大家大多与东陵新贵联姻。

    虽说结亲前都会打听清楚,可有些阴私却不是想打听就能打听出来的。

    镇国公府与晋阳侯府那两件事发,让众人都不安了起来,生怕娶个婚前与人私通的女子回来,到时候可真正是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傅夫人说得有礼,回头下个贴子请这凤大……姑娘赏花。”旁得妇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镇国公府的夫人也借机正名,当然不是她去说,而是有人替她说:“我听说前些个日子,镇国公府的老夫人身子不利索,这凤大夫一剂药就将老夫人病给医好。

    镇国公府府几位秀与凤大夫年龄相仿,倒是与凤大夫有几分交情,那凤大夫还夸为镇国公府的秀,个个知书达礼。

    我瞧这凤大夫是个不错了,罗夫人你那媳妇不是进门两年都没个消息吗,不如请这凤大夫看看,毕竟请个女大夫总是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“郑夫人,你那那女儿不是嫁了半年,都没好消息吗,不如请这凤大夫去看看,

    听瑶华公主与苏绾秀的话,这凤大夫的医术该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上并没有把凤轻尘当成医女用,问了她几句话后,就让她与一干贵妇、贵女一起坐着,只不过那群妇人看她的眼神太过火热,而那群秀们看她的眼神,就好像防狼一般,生怕沾上她名节就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继续朝最角落的位置坐去,而耳边传来众夫人的聊天声,哪怕她就在场,也没有压低声音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群女人毫不避讳,当面拿她说事,还真是欺负人呀!

    一个两个还好,可犯怒难犯,凤轻尘虽不快,但却没有出声的打算,毕竟这些人她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哪怕是躲在角落里,依旧躲不过众人的打量,其中有两道两眼神最为恐怖,一是东陵子淳那毫不掩饰的爱慕,另一则是翟东明怨念的眼神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眼中的爱慕太直接,她想装作不知也不行,只是他不理解,这位府上有那么多美人,没事爱慕自己干吗。

    至于翟东明,看到他双眼青肿,一脸虚脱的样子,凤轻尘心情大好,朝翟东明得意的一笑,又眨了眨眼睛,引得东陵子淳改瞪翟东明去了。

    马术比赛开始,凤轻尘才知道,参与比赛的就只有安平、瑶华与苏绾,真正的女子间的较量。

    南陵皇室没有与瑶华和安平年龄相当的公主,苏绾是南陵苏家贵女,此次又是代表南陵皇室而来,其身份之尊贵也不逊色于两位公主,所以这三人的比试倒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比试共分三场,第一场比速度,三人各自选择坐骑,在兽苑赛道上跑十圈,最早抵达者为胜。

    西陵瑶华的坐骑是一匹枣红色的汗血宝马,苏绾的坐骑是通体乌黑的苍山墨云,安平公主的坐骑则是银白色的高原白水。

    三人的马都是顶级宝马,随便一匹拉出来就是价值万金,凤轻尘是个爱马之我,看到这三匹宝马,那叫一个心水与垂涎,心中暗想什么时候自己能有一匹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贼亮贼亮的眼神,可以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了东陵九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子居然宵想帝王坐骑,还真是胆大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这三种马在各国大多是帝王的坐骑,各国的骑兵可是不会拿这顶极宝马当战马的,这三种马都极其稀少、珍贵异常,就是东陵九也只有一匹苍山墨云。

    第一场跑下来,没有任何意外,安平公主输了,赢得人是西陵瑶华。

    初战告捷,西陵瑶华一脸得意,安平公主虽郁闷,但该有的风度还是不缺,凤轻尘悄悄的抬头,果然发现皇上的脸色有点点儿阴。

    “好!传闻南陵的女儿个个擅骑射,瑶华公主文武全才,果然不假。”皇上带头叫好,其他人也跟着附和,只不过有几分诚心大家知道。

    “瑶华惭愧,只是这马儿脚步快,安平公主承让了。”瑶华公主也不是个软柿子,皇上说是她的骑术好,她偏要说是她的马好。

    皇上虽然不高兴,但又好与小女儿玩这种口舌之争,还有两场比试,鹿死谁手犹不知。

    第二场比马上功夫。

    坐骑不变,安平公主三人换上战甲,拿起佩刀,翻身上马,原本那骑装就很衬得人英姿飒爽,这战甲一穿安平公主三人,尽凭白多了一份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马场中央,三足鼎立,谁也不敢先动手,隐隐有几分战场上的紧张,众人也不敢出声,生怕影响三人的对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凤轻尘才明白苏绾与瑶华拿什么说服皇上,让她出席,这马上功夫的较量,的确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“驾!”苏绾娇呵一声,策马上前时,与瑶华交换了一个眼神,凤轻尘眼神好,没有错过两女这无声的交流……

    这下,安平公主惨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