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28驯马,欺负姐的都要受教训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08k马会玄机资料2018年金乐园天机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皇上,瑶华有一个建议,不知当说不当说?”身为西陵的公主,瑶华根本不怕东陵的皇上,西陵瑶华直视东陵皇上,一派端庄。

    “瑶华姐姐你有什么好建议?”苏绾好奇的问道,一唱一和配合的出奇默契,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再精湛的演技,也瞒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九皇叔依旧漠视,东陵子洛有些头痛,东陵子淳与翟东明则不屑抬头,用下额鄙视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娇柔造作的女人最恶心了,明明就早算计好凤轻尘,还在这里装模做样,不就是想要我东陵丢脸,想要凤轻尘丢人,让皇上厌恶凤轻尘嘛,还在这摆出一副崇拜凤轻尘,为凤轻尘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是无耻,这样的女人打死他们也不娶,娶回家后院肯定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瑶华淡笑不语,直到皇上示意她说,才开口道:“皇上,我们和安平公主约定,第三场比试驯马,凤大夫前两场都没有参与,那么第三场驯马的比试,就请凤大夫驯服我西陵的汗血宝马,和南陵的苍山墨云,至于瑶华与苏绾秀,就负责驯服贵国的高原白水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听上去还算公道,可是……

    汗血宝马与苍山墨云,是九洲大陆出了名的烈马,即使东陵皇上再怎么不承认,也不得不说,东陵的高原白水比不上苍山墨云与汗血宝马。

    别说凤轻尘一个弱女子,就是皇宫的驯马师,想要驯服苍山墨云或者汗血宝马其中的一种,都不一定能成功,更不用提一天之内,同时驯服苍山墨云与汗血宝马,这纯粹是挖坑给凤轻尘跳。

    皇上陷入沉思中,瑶华这个“建议”完全是损人利己,可皇上要是拒绝了,那比输了还丢人,拒绝就明东陵怕了。

    无论结果如何,这个挑战东陵都要应下来,只不是不一定非要皇上开口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如何看?”皇上知道道依东陵九的脾气,绝不会允许瑶华与苏绾在这里蹦达。

    如皇上所愿,东陵九应了:“战!”

    惜字如金,可这一个“战”字,却把在场的众人给吓得心惊肉跳的,九皇叔这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?”太子离东陵九最近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战就得必胜,凤轻尘不是安平,她要是输了,父皇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太子有异议?”东陵九抬了抬眼皮,明显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皇叔,万一凤轻尘要是输了呢?”难不成九皇叔这是要弃了凤轻尘,他明明发现九皇叔对凤轻尘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输了就输了,即是比赛就有输赢,难不成太子认为,一场女儿家比赛的输赢,会有影响我国国威?

    我东陵的国威,什么时候需要靠一个女子来扬了,女子再强也只能在闺阁里秀花,管理后院,上战场杀敌的是我东陵好儿郎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与苏绾秀骑射再精湛,也不会上战场杀敌,汗血宝马与苍山墨云再强壮,也不能每一个骑兵一匹。”

    东陵九一口气说完,没有客气压低声音,再加上他说话的速度向来慢,坐在中间的人都听到了这段话,皇上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,这么一说就算输了,东陵面子上也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,这都是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“九小子说得没错,我东陵的国威,哪里需要一个女子来扬,不过是小女儿的比试,我们估且看之。”肃亲王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:“皇上,不如宣凤轻尘上场,老臣也想看看凤将军的女儿,有没有辱没他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皇上点头表示同意,完全不征求凤轻尘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宣凤轻尘觐见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凤轻尘?难不成太医的医术也比不上她?”观众席上的贵妇与贵女都没有听清,场中央的话,一个个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隐隐猜到了三分,吸了口气走了出来,又是一次跪拜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!”这一次,皇上的语气比之前更加的亲和。

    “轻尘,安平公主因伤无法参赛,瑶华公主与苏绾秀指名由你来参赛,考虑到你前两场没有参加,第三比试你要负责驯服南陵与西陵的烈马。”皇上完全不给凤轻尘的拒绝的机会,直接命令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凤轻尘猛得抬头看向苏绾与瑶华,这两个女人是想要她的命吧,一连驯服两匹烈马,她会活活累死的,驯马所耗的体力,可不是骑马跑十圈,和在马上打一架能比的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不公平的比试,东陵这群人是多脑残来着,这么不公平的比试,他们都能同意,真真是……

    想摆大国的风度,也要自己有这个本事呀,凭什么牺牲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怒,这两个女人好阴险,皇上好无能,居然让两个女子牵着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异议?”凤轻尘半天不答,皇上也不满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跪下:“轻尘不敢。皇上,既然是比试,民女可否与苏绾秀和瑶华公主加一点彩头?”

    既然要拼命,她不捞一点好处,实在太对不起自己,她垂涎那两匹马很久了……

    “彩头?怎么你认为自己必胜?”皇上一直都知道凤轻尘的胆子很大,可直到今天才见识到,这凤轻尘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一连驯服两匹烈马,她真认为自己做得到吗?真正是可笑了,其实只要凤轻尘有本事驯服一匹,东陵也算赢了,只不过皇上不认为凤轻尘能做到,或者说在场的人,没有一个相信凤轻尘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比试,输赢就各一半,轻尘至少有一半胜算。”凤轻尘自信十足,可旁人却毫无半点信心,一半的胜算?有半成的胜算,就该偷笑了。

    “凤大夫果然是将门虎女,让瑶华敬佩,既然凤大夫提出要彩头,那么请问凤大夫要什么彩头?”西陵瑶华再次运用捧杀术,将凤轻尘端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众人的不相信,与瑶华和苏绾的轻蔑,凤轻尘看到了却没有放在心中,指向远处的马棚:“我驯服的马,归我属有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在说笑话吧!

    凤轻尘话一出口,众人就这么认为,凤轻尘这是在说笑吧,她真以为自己能驯服这两匹烈马,要知道南陵与西陵的勇士,都不敢说出这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,众人不敢笑,只定定地看着凤轻尘,想要从她身上看出,她凭什么这么自信,而皇上看凤轻尘的眼神,又有一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万一,凤轻尘以千万之分一的可能赢了,东陵就同时拥有南陵与西陵最好的战马了,好,好一个凤轻尘,他怎么就没有想到,拿两国的宝马当赌注呢?

    而这个赌注一出,南陵与西陵就不敢轻易应战,如果由南陵或者西陵开口取消比赛,东陵多少还能挽回一点面子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