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0狠毒,没人看好凤轻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我想看今天的特马资料镇站资料单双四肖神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与瑶华打赌的事情,皇后第一时间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去换骑装了?”尖锐的护甲,轻敲在扶手上,隐隐可以看到扶手上漆被磕碰掉。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话,是的。”宫女跪在地上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皇后的脸上,扬起一抹雍容的笑,仔细看会发现这笑很渗人:“嬷嬷,你说凤轻尘在驯马时,因为动作太大,将衣服拉破,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身子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皇后不管凤轻尘会不会赢,她都不会放过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个什么东西,她的安平受伤昏迷不醒,凤轻尘却在兽苑抢她女儿的风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输了最好,就算她侥幸赢了,她也不会让凤轻尘好过。

    婚前失贞没有人亲眼看到,那么大庭广众之下丢脸,这总是无法抹杀的事实吧,她到要看看那时候,凤轻尘要如何苟活于世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才明白了,奴才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多拿几套,让她好好选,安排个伶俐的人给她换衣服,到时候也怪不得人。”也就是说给凤轻尘准备的骑装,每一套都会有问题,无论凤轻尘选择哪一套,她最后都会了丢脸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得是,奴才这就去办。”老嬷嬷的笑着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兽苑有专门给女子换装的地方,这兽苑是故上与后妃玩乐用的,皇上兴志来了,或者哪个妃子想要邀宠,临时换上骑装,为皇上表演一段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您要的骑装。”十个宫女捧了十套骑装在凤轻尘的面前,供她选择。

    好奢侈呀,难怪人人都想要权倾天下的,这皇上当得真是舒服,不过是骑个马,就捧出数十套骑装,还真不是一般浪费。

    样式都差不多,凤轻尘在黑色与红色之间犹豫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喜欢这两种颜色,而是这两种颜色染了血也不明显。

    驯马难免会受伤,要穿上浅色的衣服,到时候一点点伤,也会放得特别大,让外人看到自己的狼狈。

    可黑色与红色不同了,即使受伤流血,也因为颜色让人看不真切,可以迷惑敌人,让对方握不准自己处境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两人对战,你一身白衣,全身染血狼狈不堪,这个时候对方就知你支撑不了多久,哪怕对方也撑不住,也会死咬牙强逞一口气,只要再给你补一刀,你就死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换成黑衣或者深色的衣服就不同了,哪怕是流血,那颜色也让人瞧不真切,对方根本不知,你此时还有几分力道,而把不准的情况下,就不会强撑,因为他不知这一口气要撑多久,才能打倒你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身上的红衣,凤轻尘选择了一套黑色的骑装,宫女上前帮她宽衣,她正想拒绝却发现,皇宫里的骑装好复杂,她好像不会穿,凤轻尘只好任宫女帮她换装了。

    宫女低眉顺眼的,脱下外衣后,食指在凤轻尘的背后,从上往下划了一下,隐隐留一条浅色樱。

    将那套黑色骑装,替凤轻尘穿好,食指又在手在外衣上一抹,在衣服上留下一道似水的痕迹。

    因背对着凤轻尘,这小动作又不明显,凤轻尘也就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这些配饰就不用了,把护套与护膝给我穿上。”这些东西用牛皮制的,专门为保护膝盖和双手用的。

    一般也只有后妃才会有用,毕竟这些女人就靠身体吃饭,此时正好便宜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穿带整齐后,凤轻尘就把宫女都挥退了,将头上的珠钗全部解了下来,只简单的盘了个书生髻,用发带固定好。

    摸了摸怀中,九皇叔给的玉佩,凤轻尘犹豫一下,将其与脖子上的玉粒挂在一起,以免磕破坏了。

    那玉粒是什么她不知,也不知是谁给的,只感觉这东西不错,而九皇叔的玉佩,这可是值钱的东西,当然也要保管好。

    又将泡了迷药的帕子拿了出来,想了想又拿出两支强效镇定剂,别说她使小手段,她也是没有办法,她总不能拿自己的双手和双眼开玩笑吧?

    她骑术不错,但驯马却是半点不会,毕竟在现代根本没有野马给她驯服,俱乐部的马都是有人专门调教好的,即使马的性子再烈,也是有个度的,一般情况不会伤及人性命。

    一出换衣室,就看到翟东明站在那里等她:“没想到,你换上骑装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,你的骑术如何?”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这黑色骑装很简单,再加上她将头发全部束起,隐隐有几分中性的味道,比一般的女子多了份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驯马则不会。”凤轻尘知道翟东明这个人虽然对她不怎么样,可当瑶华与苏绾欺负她时,却一定会站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“驯马就是人与马的较量,烈马野惯了,它不喜欢被人驾驭,有人坐在它的背上,它就会将对方狠狠甩下去,有人将绳子套在它脖子上,它就会狠狠挣扎。

    你要做的就想尽办法,在马背上坐稳,别被它甩了下去,直到它累了、无力挣扎,它就会乖乖地臣服于你。

    你别傻吧唧的,去给马喂草、喂糖,或者顺马毛,和马说话,想着拉近人与马的感情,对付野马用这一招是不行的,你一靠近它就会一脚将你踢飞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量与技术,坐在它有背上,直到它没有力气为止。”

    时间有限,翟东明能说的也不多,离赛马场不远约百米时,一小太监匆匆的跑了过来,递了个包袱给凤轻尘:“凤姑娘,这里面的护套与护膝,是有人特意给你送来的,说是请你换上,比宫里那歇而不实的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有一套骑装的,可实在赶不及了,只能将护套与护膝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凤轻尘接了过来,没有问谁给的,她知道问这小太监也不会说,也没有立马换上,而是递给翟东明,让他帮忙检查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这可是千层牛皮,用药水浸泡得极薄,再一一粘合,这牛皮护套与护膝,轻便灵活,就是刀也轻易割不破,轻尘你快换上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也是一个不拘汹的人,蹲下来替凤轻尘解开膝盖上的护膝,又替她将新的绑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得那叫一个震惊呀,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,这个男人居然能毫不别扭的,蹲在她面前,替她做这些原本是下人的活。

    倒是她平日小看翟东明了,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那个叫江玉秀的女子无福,错过了这么一个体贴的男人,凤轻尘叹了气,将护套带好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站在拐角处,看着这一幕,捏了捏手中护套与护膝,苦笑一声转身离去,心中盘算着,要如何才能打消瑶华要凤轻尘双手决定。

    翟东明替凤轻尘整理好后,又再三交待:“凤轻尘,尽力就好了,即使输了也没有什么,我已经和父王说了,他会尽力帮你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拍了拍凤轻尘的肩膀:“好好的,别再让锦凌记挂你,你自己过去吧,我就不陪你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谢谢你!”无论翟东明是因为王锦凌,还是什么,凤轻尘都很感谢他,在这个时候会替他着想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要谢就谢锦凌,要不是因为他再三交待,我管你死活,再说了你要真残了,那也是为国捐躯,到时候请皇上留你一条命也不是太难的事。”翟东明真不习惯凤轻尘和他这般亲切,他还是习惯两人谁也看谁不顺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地翻了白眼,这些人是多不看好她来着,真是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也懒得解释,大步朝马场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全场的人都在盼着凤轻尘,凤轻尘一出现,就立马引起了轰动。

    “是凤轻尘,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俊俏人儿,这么一看还真有几分凤将军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来了,我还以为她会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凤将军的女儿启会临阵脱逃。”

    临阵脱逃的是安平公主,即使有太医说安平公主是受了伤,可众人却一致认为,安平公主是怕连输三场,躲了起来,就连皇后也不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凤轻尘能赢,不然的话被砍了双手,挖了双眼,又失清白,凤轻尘一个弱女子要怎么活呀,真真是可怜呀,无父无母就算了,这伙还要变成残废,好好一个姑娘这辈子就算毁了。”一绿衣妇人一副悲天怜悯的样子,说着还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人听得那叫一个气,这说得是什么话呀,听着像是同情凤轻尘,可句句却是在损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钱夫人,你会不会说话,不会说话就把嘴巴闭上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个时候凤轻尘都是代表东陵,迎战南陵与西陵,就算没有胜算,也不能未战就先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

    “轻尘,可准备好了?”皇上真心希望凤轻尘能赢,不是为了她的双手与双眼,而是那两匹马。

    “皇上,轻尘准备好了。”凤轻尘双手抱拳,英气十足。

    皇上站了起来,大手一挥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下场吧,让众人都见识一下,我东陵女子的英姿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