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2受伤,你们看不到我的血在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内部三肖六码香港填海面积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取巧坐上了马背,可并不表示她能坐稳。马一受惊,猛地四蹄腾空飞奔起来,饶是凤轻尘早有准备,也生生被甩了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落马了,凤轻尘落马了。”众人的心也跟着一跳,从狂喜变成了担忧,也许还有一点看好戏的存份在。

    落马?九皇叔只感觉手心一痛,半天后才回过神,连忙松开紧握的拳头,皇上若有所思的看向九皇叔,九皇叔却一片淡然,黑眸平静异常。

    从凤轻尘落马的那一刻,她的一举一动就牵扯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,包括瑶华与苏绾,这两个女人万分的希望,凤轻尘就此摔死,或者摔残。

    可惜,让瑶华与苏绾失望了,凤轻尘虽然没有武功底子,但身形却非常的灵敏,反应也比一般人快,凤轻尘虽然摔了下来,却捉住了马尾,并没有如她们两人所想,摔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摔下马背的那一刻,凤轻尘没有摔倒,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,落地后会有短暂的失神,凤轻尘完全就没有浪费半秒的时间,一落地就跟着马往前跑。

    这个多亏了凤轻尘经常跑爆炸一线,凤轻尘经常跟着爆破小组的人身后,为他们做医疗护卫。

    维和部队爆破小组的成员,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他们不仅精通爆破,就连军事技能也是顶尖的。

    这群牛人不知是为了在凤轻尘,这个漂亮女大夫面前耍帅还是习惯了,他们下车从来不等车停下,车子急速行驶中,他们照常下车。

    扶着车门纵身一跃,保持重心往前急行,行云流水,肆意嚣张,他有半分的紧张与担心,对他们来说这就和张嘴吃饭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由他们做出来,不仅不狼狈,反到极帅,算是战场上一道风景线,当然凤轻尘这个漂亮女医生也是战场上,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为主要的还是,这个动作关键时还能救命,在战场上谁也不知道,敌方会不会给你放冷枪,或者丢个烟花给你,这个时候你能奢望等车子停稳吗?烟花会等你跑远后才爆炸吗?

    不会!

    因为爆破小组的人是接触烟花最多的人,所以他们跳车和上车的技术都是一极棒得,比警匪篇里面拍出来的画面炫多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初见觉得极帅,后来知道这是一个保命的技能,便抽空特意去找爆破小组的人教她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这要换了别人,爆破小组那群牛人理都不理,可凤轻尘不一样。

    战场上什么最少?女人最少,就算有也是五大三粗,天天摸爬滚打的女兵,像凤轻尘这样俏生生的女医生还真少见。

    在军营里多的是少尉、少校,甚至还有少将向凤轻尘表达爱慕,可惜的凤轻尘一率拒绝,而大多数人并拒后,并没有就此放弃,而是悄悄商量等到从前线退下后,再对凤轻尘展开追求。

    凤轻尘跳车技术,是爆破小组组长亲自教的,可惜的是凤轻尘只学到了三成,不是凤轻尘不用心学,实在是那教学手法,让她很无语。

    一般人在练习时经常会摔伤,可凤轻尘却一次都没有伤过,因为每次受伤时,那帅气的组长大人,就会拿自己当肉垫。

    所以,不仅凤轻尘学习的时间拉长了,就连技术也就一般般,不过用来对付这马,还是够了的。

    这匹马明显焦躁不安,凤轻尘无比庆幸,自己提前将镇定剂准备好了,凤轻尘单手抓着马尾,不让这野马将她甩掉,同时亦估算着跳马的最佳时间。

    唉……这要是她尽得爆破组组长大人亲传,哪里要多想呀,在掉下来的那一刻,就可以跳上去了,想到这里凤轻尘忍不住咒骂。

    某个刚从战场上退下来,正在追查凤轻尘死因的少校大人,一边翻阅收集到的资料,一边打着吹啾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感冒,七天了都没有好,要是凤医师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眼中有爱慕、有思念、有甜蜜,最后却只化为悲伤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跑得太快,还是脚上马靴质量太次,凤轻尘觉得自己脚心都快冒火了,痛得她直想骂人。

    这马估计因为一直甩不掉凤轻尘,脾气越发的爆燥了,居然不要命的直朝马场周围的铁栅栏撞去。

    “这马疯了吧!”凤轻尘忍不住咒骂西陵瑶华。

    “那个死女人,不会是在西陵就开始算计我吧,这样的马别说是安平公主了,就是驯马师轻易也驯服不了,要是安平公主上场,估计早就被这马给踢死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野马就要撞向铁栅栏,凤轻尘双手紧握马尾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拼了!”

    向上一跳,双手按在马尾处,整个身子借着双臂的力量撑了起来,跳到马背上,放慢来看就好像是跳山羊,没跳过去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厉害!”原本为她捏了一把汗的众人,再次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女,凤将军的女儿果然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,一定要向凤轻尘讨教一下,这两招真是漂亮。”

    东陵人高兴,西陵瑶华与苏绾可高兴不起来,她们不仅担心这两匹马会落到东陵,更担心她们在意的男人,此时有什么反应……

    西陵瑶华抬头望去,只见东陵子洛一脸赞赏,双眼放光,这个眼神西陵瑶华不陌生,东陵子洛初见她时,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。

    是惊艳亦是爱慕!

    西陵瑶华气得生生将护甲给折断了,她周围的人发现了,却只当她输不起,虽然现在她还没有输,不过众人却认为,依凤轻尘这漂亮的身手,赢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与瑶华的愤怒相反,苏绾看到东陵九依旧平静的俊颜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像他表现出来,那般在意的凤轻尘吧?九皇叔应该是拿凤轻尘当挡箭牌一类的吧?

    而苏绾不知,在她打量九皇叔时,暗外也有人在观看他的表情,哪怕一丝丝细微的变化,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坐上马背,那野马就朝驯马场围拦的铁栅栏撞去。

    咚……马头撞在铁栅栏上,鲜血直流,凤轻尘也因为惯性的原因,往前一栽,又狠狠地往后跌。

    嘶……凤轻尘痛得直抽气,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,这一撞绝对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痛死我了,这可是你给我机会的,别怪我。”凤轻尘从腰间抽出套马头用的绳子,向前一抛,就将马头套住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套好了缰绳,离驯服不远了。”稍微懂一点驯马的人都明白,只要将缰绳套上,抓紧缰绳,马再想把你甩下来就难了。

    可那是针对一般的马来说,这汗血宝马一套上缰绳,整个就像是疯了一般,开始在马场上疯狂的乱蹿,一副不把凤轻尘甩下来就不罢体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原本想要去摸镇定剂的,可这伙也没法想了,拉紧缰绳,凤轻尘往前一趴,抱住马脖子,双腿紧紧的夹着马腹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马还没有装马鞍,连个马蹬都没有,很容易被甩下来。为免掉上来,凤轻尘只能紧夹马腹,死死地抱着马脖子,可是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