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3人前风光无限,人后默默舔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水论坛开奖结果130期一肖一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凤轻尘痛得眼泪都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腿内侧因这么一个摩擦,早就红肿破皮,受伤不轻,轻轻一碰就能痛得人直掉眼泪,更不用提这一阵乱蹿了。

    此时,凤轻尘就感觉,有人拿刀在割她大腿内侧的肉一般,血腥味扑鼻而来,有这野马的,也有她的。

    无数次凤轻尘都想要稍稍移开双腿,减缓减一下大腿内侧的伤,可却只能想想罢了,不仅如此,她还要更用力的夹紧马腹。

    一松开,她就有掉下去的可能,而她赌不起,因为这个赌注是她的命。

    裤脚全湿,有汗水但更多的却是血,她凤轻尘的血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。血珠落下,立马被地上灰尘给吸收了,随即又被马蹄给踩入地底,没有人看到,就算看到了,众人最多也只会认为,那是汗血宝马留出来的汗珠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知道是凤轻尘的血又如何?他们会喊停吗?在场的人当中,会有人站出来挡在凤轻尘的面前吗?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会站在凤轻尘面前,没有一个会因为她痛,她受伤就喊停,在场的人最多也就是同情一下罢了,事后是怎样还是怎样。

    委屈吗?

    凤轻尘真得很委屈,可委屈又能如何,别说帮她了,就连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抱着,说上一句:“凤轻尘,不要担心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那是奢望。”用牙咬住缰绳,凤轻尘空出手来,试图从袖子里取出镇定剂。

    因为马在疾行,又加上她的手揉着马脖子,所以只是拿个镇定剂,对凤轻尘来说却是像摘星星一般的难,唯一好处就是这个方向在马场的内侧,刚好背对着观众席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在做什么,这个时候还不赶紧的驯马,一直抱着马脖子做什么,她不会是吓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是猪呀,赶紧将马驯服呀!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不会累得没有力气吧?如果是这样那可就亏了,眼见这马就要驯服了,不会功亏一篑了吧?她要输了可就得将双手给瑶华公主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人云: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可凤轻尘却说,这些旁观者都他妈的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这群人除了在她表现好时叫好,表现不好时唏嘘两声,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她,说几句风凉话外,还会做什么?

    驯服?

    哼,一个个都站着说话不腰疼,有本事你下场来和这未被驯服汗血宝马较量看看。

    缰绳磨得双唇流血,牙齿也因为马挣扎太过激烈而松动,额头上的汗珠就是水珠一般的往下掉,凤轻尘摸了半天,终于将镇定剂摸了出来,至于浸迷药的帕子,则不知在哪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松开缰绳,用牙咬掉针尖上的保护套。

    “呸!”药水味让凤轻尘舌头发麻,这么一吐却是吐出一口血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闲情去看,反手就将针扎在马脖子。

    马吃痛,嘶叫了起来,前蹄一抬,后腿一直,这马居然原地站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凤轻尘整个身子往下滑,尖叫一声,连忙松开注射的手,死死的揉着马脖子,大腿内侧因这么一滑,就好像是伤口上洒辣椒水一般,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,小心呀!

    真正关心凤轻尘的人都在心中喊道,一个个为她捏了把汗,恨不得从椅子上跳起来,将凤轻尘一把抱住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却跟着惊呼了起来:“啊!”

    胆小的甚至用手捂住眼睛,生怕看到野马将凤轻尘踩死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下个像是被吓慌了一般,当马的前蹄落下,发现凤轻尘还在马背上时,众人又高兴的大喊了起来,一副我们一直陪着凤轻尘,忧凤轻尘所忧,惊凤劝尘所惊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,旁人就算表现出一副感同深受的样子,也无法体会场中人的心情,就好比没有面临过死亡的人,永远不明白,死亡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叫得再大声,也不可能明白刚刚那一秒,凤轻尘的惊恐与无助。

    在马立起来的那一刻,凤轻尘觉得自己要死了,活活被马踩死,那种死亡逼近的感觉,让她整个身子都冰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她不服输,好在她怕死,好在她反应还算快,生生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这么一惊一吓,凤轻尘就算没有去掉半条命,也伤了心神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还有一匹马要驯服。

    驯马所耗费的心力,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,西陵瑶华与苏绾早就知道,所以才会要求她一连驯两匹马。

    就算她保住了双手,也不一定能保住双眼,最毒妇人心,这话倒是有道理。

    凤轻尘吞了吞口水,慢慢地坐直,一手紧紧抓住缰绳,另一只手则紧抓马鬃,任凭马怎么飞跑,凤轻尘都不松手,哪怕大腿内侧的伤痛得她想要杀人,也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直任马跑着,凤轻尘知道不管这马有多么的急躁,有多么的难驯,再跑一阵后,药起效果了,这马就算是驯服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不全是镇定剂的效果,镇定剂只能让这马不那么的暴躁,这马会驯服还是因为它在与凤轻尘的较量中,输了!

    凤轻尘一边任马跑,一边寻找刚刚掉落的针筒与针管,可找了几圈,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被这马踩碎了,针头应该在泥土中,找不到就算,只要别让别的人找到就好。”

    果然,跑了一阵后,马的情绪渐渐的平定了下来,速度也减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驯服了,皇上,凤轻尘把南陵的汗血宝马驯服了。”一白发老头,说着大家都能看到的事实,高兴的又叫又跳。

    真想不到呀,凤轻尘这么一个小女子,居然能将以烈出名的汗血宝马给驯服了,不容易呀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好好,赏,朕重重有赏。”皇上高兴的大喊。

    不仅扬了国威,还得到南陵绝不允许流落在外的汗血宝马,这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凤轻尘她居然驯服了汗血宝马。”西陵瑶华脸上的表情,从最初的得意,到平静,再到后面的不安与担忧,直到现在则是一副怎么也不敢接受的死样子。

    汗血宝马外传了,这对南陵的骑兵来说,是个致使的打击。

    同样震惊的还有苏绾,同时她的担忧亦成倍,朝身后的人侍卫勾了勾手指,低声在他耳朵耳语了几句,那侍卫先是眼睛一亮,随即又沉默下来,最后点了点头,趁众人不备时,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骑着马,从驯马场中出来的凤轻尘身上,根本没有注意到苏绾的小动作,只有东陵九。

    虽然,在外人眼中,他什么都没有用心云看,可却什么都看到了,苏绾身边的人一退下,他身后的太监也得令,跟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骑着汗血宝马而来,虽然她此时又累又痛,可脸上却挂着得意与自信的笑,一副显摆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与怜悯,她所受得苦和为此付出的努力,也没有必要让人知道,这些人只要看到她光辉耀眼的一面就行。

    努力忽视双腿处传来的阵阵痛意,凤轻尘利落的翻身下马,单膝跪在皇上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外人看来帅气又优雅,可只凤轻尘知道,就这么两个动作,却又再次将她的伤口撕拉开,那种剜心一般的痛,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低头,中气十足的道:“皇上,民女不负众望,终于驯服了西陵汗血宝马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轻尘快快起来!”皇上很高兴,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看着精神十足,丝毫看不出疲累与狼狈的凤轻尘,皇上的欢喜加倍:“轻尘,你驯服了汗血宝马,朕要赏你,重重的赏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,民女惶恐,这本是民女份内之事,如果皇上一定要赏轻尘,还请皇上等轻尘,。南陵苍山云墨驯服后再赏。”凤轻尘挑衅的看向瑶华。

    此时的瑶华一脸灰败,脸上再无半丝斗志,眼中蓄着泪珠,是害怕亦是担忧。

    她和凤轻尘一样,她们都输不起。

    胜利者与失败者,是那样的明显!

    哈哈哈,就为了看瑶华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凤轻尘觉得自己的辛苦有回报。

    赢了,她就要风光无限,她就要骄傲得意,让世人明白凤轻尘何等优秀,凤轻尘何等骄傲,没本事就别惹她。

    至于伤痛与泪水,她可以回家后,一个人默默舔着伤口。

    “有志气,朕准了!”如果说之前皇上只报着侥幸的念头,那么这一刻他就有九成的把握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此时完全没有力竭的样子,看她神采飞扬的样子,驯服苍山墨云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凤轻尘再次拜谢,刚站起身苏绾就上前,正想开口让南陵的人将苍山墨云放出来,凤轻尘却快一步开口道:

    “苏绾秀,轻尘刚刚驯服了西陵的汗血宝马,此时又累又渴,我想苏绾秀应该不会要轻尘轻驯两场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呢?怎么?凤秀怕了?”苏绾气急,气凤轻尘抢了她的话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