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5落马,衣服破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开码电视台九五至尊168香港马会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马?”

    凤轻尘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镇定剂也打了,缰绳也套好了,可这匹马却越来越狂躁,都跑了二十多圈了,依旧没有减速的趋势,这马似乎和她一样,都吃兴奋剂,精力旺盛得不行,完全没有被驯服的架势。

    凤轻尘感觉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,再这么跑下去,这马不累她也要累死了,大腿内侧即使隔着绷带,也生痛。

    “爷爷,那匹马似乎不对劲?”翟东明离席,来到肃亲王身后,悄声地道。

    肃亲王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话,他哪里会不知道,那马有问题,可这个时候提出来有用吗?

    南陵既然敢在东陵的地盘动手脚,就是确定他们查不出来,拿不出证据,再说有些事情即使有证据,也没有人会拿出来。

    肃亲王望向对面的苏绾,却见苏绾一派雍容,脸上带着得着得体的笑,和大家一样看着马场中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爷爷,那个女人实在是太恶心了,她那样子就好像凤轻尘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马一直保持着这么充沛的精力,那么凤轻尘就输定了,你看凤轻尘已经坐不稳了。”凤轻尘的体力之好,让肃亲王甚是佩服,可是体力再好也是有限的,凤轻尘已经摇摇晃晃,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就不出面吗?就任她一个南陵的女子,在我东陵的地盘,欺负我东陵的百姓?”翟东明也分不出,此时是因为王锦凌的交待,还是单纯的心疼凤轻尘。

    是的,他心疼凤轻尘,打从心底心疼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初见她时自信沉稳、傲气十足;再见她时聪慧机敏、淡定从容,这样的女子是他最讨厌的类型,因为太好强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喜欢争第一,妄想成为人上人,这种功利心强的女子,翟东明最是防备,认为这样的女子为了往上爬,会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他答应王锦凌照顾凤轻尘,有很大一部原因是为了盯着凤轻尘,他担心凤轻尘会伤害王锦凌,可相处的时间长了,翟东明才明白,凤轻尘从来不想去争,从来不想往上爬。

    她是没有办法,她是不得不往上爬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踩人的世界里,他有爷爷保护,王锦凌有王家罩着,可是凤轻尘呢?她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一个弱女子,想要保护自己,想要活得有尊严,就不得不与人去争,就不得不往上爬。

    落在尘埃的凤轻尘,随便一个人也能将她捏死,凤轻尘要活着,就要学会强势,就要学会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对凤轻尘的心疼,在苏绾与瑶华逼她驯马时达到了,翟东明无声请求着肃亲王。

    肃亲王叹了口气,压低声音道:“东明,你以为在场的人当中,只有你一个是聪明的吗?你看看太子、九皇叔、洛王还有淳于郡王,你当他们就没有看出来吗?有些事情不像表面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肃亲王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翟东明,这个孩子一根筋通到底,完全没有一点心思,这样他怎么放心将东陵的神机营交给他。

    而没有神机营在,翟家还能在东陵立足吗?他已经死了儿子和媳妇,东明是翟家最后的血脉,他说什么也要护住翟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……”翟东明无力垂下肩。

    “东明,开弓没有回头箭,比试开始,除非凤轻尘死,不然绝不会停。凤轻尘比我们更早知道这马有问题,可她却不说,因为她很清楚有些事情只能烂在肚子里,无论如何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这野马是各国自己准备好的,你当西陵的马没有被动手脚吗?你当东陵的马没有被人动手脚吗?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,绝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爷爷!”翟东明垂头丧气地坐了回去,时不时的就朝苏绾扔眼刀子,可惜苏绾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自己快撑不住,这马再不停下来,她也会从马身上栽下去,而她落马的下场,绝对是死。

    原本不想用迷药,毕竟迷药一出,这马就会立马晕倒,很容易引起众人的怀疑,可现在她撑不下去了,她什么都不想,只想着这马快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好像撑不住了。”这一次,就是看台上,那些少爷公子,也能看出凤轻尘的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众人为凤轻尘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苏绾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明艳,挑衅似的勾着唇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凤轻尘突然一拍马屁,用力抖动缰绳,驱使坐下的苍山云墨再度加速。

    “驾]!”

    快如闪电,苍山墨云像是不知疲倦一般,马蹄一场,往前冲去,身后扬起是一片尘土,此时众人已经看不清凤轻尘的样子,飞扬的尘土阻隔了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疯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众人唯一能想到的。

    在急速行驶中,凤轻尘要拿出帕子,又要将帕子置于苍山墨云的鼻子处,那可不是一般的难。

    凤轻尘抽出帕子后,立马趴在马背上,双手抱住马脖子,将帕子往前送,马头乱蹿,凤轻尘晃动着手帕,只要有风,这药就能起效果。

    而在抽出帕子的那一刻,凤轻尘就屏住了呼吸,万一自己吸到迷药,晕了过去那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在达达的马蹄声中,凤轻尘突然听到衣服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吧吧……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异常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衣服破了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闪神,苍山墨云一甩,凤轻尘尖叫一声,从马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落马了!”

    这是肯定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,众人都站了起来,就是皇上也站了起来,看着那一片飞扬的尘土,想要在尘土中寻找凤轻尘或者苍山墨云的影子。

    可是,尘土太厚重了,众人只隐约看到一个影子闪过,最接着“咚”的一声,将众人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声音?苍山墨云呢?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这是苍山墨云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轻尘抱着头,在马场滚了好几圈,终于停了下来,短暂的休克后,凤轻尘醒了过来,只不过脑子有些迷糊,用力一咬舌头。

    吃痛,凤轻尘这才明白此时的处境,身上到处是擦伤,衣服破破烂烂的,最为恐怖是背后的擦伤,因为衣服裂开,肌肤直接与地面上沙石相触,沙土全部钳入肌肤里。

    可此时凤轻尘却感觉不到痛,她全部的心神都放在,自己破裂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死死的咬住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

    衣不遍体,这样的她要如何见人,她大婚那天的流言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,难道又要再次上演吗?难道她又要,再次面对世人的鄙夷与轻蔑吗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