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6心凉,最是无情帝王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10手机人工在线计划a股大盘今日大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将眼中的泪眨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多希望自己就此昏死过去,昏死过去了,就不用面对这难堪的处境,她没有勇气在这么多面前,祼着身子。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凤轻尘松开牙齿,自嘲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都走到这一步了,她要是昏死过去,不是便宜了苏绾、瑶华,还有幕后害她出丑的人嘛。

    打死凤轻尘都不相信,这衣服突然裂开是因为她动作太大。

    要真是如此的话,也不会中衣与外衣同时开裂,而且裂开的地方,还不是线口处。

    趁着尘土没有落下,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剪刀,将外衣剪开,在起身的刹那,将衣服披在身后、绑紧……借此固定那即将要掉下来的中衣。

    很狼狈,很狼狈,此时的凤轻尘就像是一个乞丐,一身脏污,挂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唯一庆幸得就是,她将祼露在外的肌肤包裹住了,狼狈不堪但总算能见人。

    尘土渐渐落下,众人看到凤轻尘以这奇怪的造型,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发丝散乱,血污了她的俏脸,全身上下除了那双眼睛,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。

    全场静寂,众人依旧站在那里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,她站起了起来,那苍山墨云呢?

    众人连忙寻找了起来,看到倒在远处的苍山墨云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苍山墨云死了?应该不会,凤轻尘不会做这种落人口实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,张着嘴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绾拼命的揉眼睛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,我不相信,她怎么可能做到,凤轻尘她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不言不语,就这么站着,凌厉的眸子看向在场的每一个,隔得太远,众人看不清,要是走近便会发现,凤轻尘眼中是冷冽的寒光,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烧。

    如同被施了魔咒一般,凤轻尘不动,众人也不出声,而当凤轻尘拖着受伤的左腿了,一瘸一拐走出驯马场时,众人这才欢呼出来,高声地喊着凤轻尘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次,凤轻尘的脸上没有笑,也没有摆出胜利者的姿态,她以另一种傲然疏离的样子,朝东陵皇上走来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从马场爬起来的那一刻,东陵九就朝身后的太监使了个眼神,凤轻尘刚走不到十步,那太监就抱着一件宽大的披风,匆匆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九皇叔让奴才送来的。”太监将披风展开,想要替凤轻尘绑好,却被凤轻尘拒绝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凤轻尘接过披风,披风的衣摆在半空中划一个漂亮的弧度,下一秒就将凤轻尘全身都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。”凤轻尘移头,看向坐在高台上的九皇叔,隔得太远凤轻尘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上一次九皇叔给她一件衣服,暖了她的心与身,可现在呢?

    这披风将她裹得严严实实,她依旧觉得冷,如同坠入冰窖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明白什么叫流血又流泪。

    她今天是为东陵拼命,可东陵给她的是什么?

    她拿自己的命在拼时,东陵的人却在背后捅她一刀。

    国家,国家,哈哈哈,国就是国,也只是国,永远都不是家,如果“家”是这样的一个地方,她凤轻尘宁可不要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左腿被蹭破了一大块,伤口露了出来,走路的时候,血就顺着裤脚往下流,一步一个血印,这一刻哪怕是再深色的衣服,也掩盖不了凤轻尘的狼狈,因为她已经狼狈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从驯马场走到皇上面前,这段路绝算不上短,凤轻尘拖着一身的伤艰难的挪步,众人看到了,却没有一个人上前说扶她一把。

    这些人就这么看着,看着凤轻尘以最狼狈又最高傲的姿态走来。

    每一步都像是在踩在刀尖上,每走一步身上伤就更痛,凤轻尘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凤轻尘单膝跪在皇上的面前:“参见皇上,民女不负皇上所望,驯服了南陵的苍山墨云。”

    语气平静,没有半丝的喜怒,此时皇上,因为凤轻尘的胜利而高兴的合不拢嘴,面对凤轻尘这怪异的态度,也只当她累极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苍山墨云是昏死了过去,不是驯服。”皇上还没有说什么,苏绾就站了出来,指责凤轻尘。

    苏绾这会儿都快气疯了,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,没想到居然被凤轻尘生生扭转了。

    混蛋,不是让他们给马吃提神的药物吗,怎么会成这样,太医明明说那疑以让马保持高昂的情绪一天一夜,可结果呢?一个时辰都不到,那马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皇上开口,凤轻尘就站了起来:“不是驯服?谁说这不是驯服!苍山墨云昏死了过去?谁说苍山墨云是昏死了这去!苍山墨云臣服在我脚下,没有我的命令它不敢起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特意提高了音量,以至于声音有点嘶哑,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,却让在主位上的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汗……众人先是一阵羞愧,随即又是佩服。

    凤轻尘能一本正经,一脸严肃的说出这样的瞎话,实在是让人佩服呀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狡辩,苍山墨云明明是昏死过去,什么叫被人驯服了,没有你的命令不敢起来,有本事你让它起来?”苏绾气极,凤轻尘这明显就是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凭你还没有资格命令我?”凤轻尘嘲弄地冷笑,朝皇上做揖,一脸诚恳的对皇上道:“皇上,民女已将苍山墨云驯服,按照民女与瑶华公主、苏绾秀的约定,这汗血宝马与苍山墨云从这一刻起就是民女的了。民女现将汗血宝马与苍山墨云,作为寿辰贺礼献给皇上,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很喜欢这两匹马,可她知道,她保不住这两匹马,与其等皇上来抢,不如主动献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凤轻尘,你没有驯服苍山墨云。”苏绾急忙插话,东陵皇上要是就此收了下来,她还怎么讨回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驯服?这只是苏绾秀你的认为,你可以问问在场的众人,我到底有没驯服苍山墨云?”凤轻尘问得理直气壮,而在场的众人也很无耻的配合:“驯服了!”

    声音之大,能将人的耳膜震破,似乎只要声音大,就有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东陵欺负人。”苏绾双眼通红,她简直不敢相信,有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,甚至整个东陵的人,都跟着无耻起来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是东陵的地盘,她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“欺负人?苏绾秀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,既然说我东陵欺负人,那你问问西陵的瑶华公主,我有没有将你们南陵的苍山墨云驯服?”凤轻尘无比阴险的问道。

    西陵瑶华的汗血宝马输定了,这伙她要帮苏绾就是白痴了,两国一起输给东陵,她所受的责骂也会少一些,虽然便宜了东陵,可她没得选择,拖苏绾一起下水,对她来说有利无害:“苏绾秀,愿赌服输,凤大夫的确将苍山墨云驯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。”苏绾一甩衣袖,怒气匆匆的走人。

    皇上没有开口,反正她就算走了,也改变不了凤轻尘赢了的事实,苏绾一走文武百官就回过神来,一个个高呼万岁,说着一堆的吉祥话。

    皇上高兴至极,照单全收,待到众人恭贺过后,皇上才想到今天最大的功臣:“轻尘,你说朕赏你点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民女,民……”凤轻尘强撑的一口气,在苏绾走后松懈了下来,摇摇晃晃,咚得一声,往下栽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!”翟东明与东陵子淳两人飞快跑了出去,翟东明快一步,在凤轻尘倒下的那一刻,堪堪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东陵九生生将前倾的身子收回,衣袖下,双手紧握成拳,吸了口气,将视线别开。

    “太医,快宣太医。”凤轻尘的突然昏倒,并没有影响皇上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她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带你回家,我这就带你回家。”翟东明以一个公主抱,将凤轻尘抱了起来:“皇上?请容许臣护送凤轻尘回家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面对皇上对凤轻尘的态度,翟东明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难怪宇文元化宁可永守边疆也不愿意回城,这样的帝王好让人心寒,他对臣子一点也不信任,哪怕这个臣子前一秒为他出生入死。

    “先让太医看看。”皇上没有同意,虽说凤轻尘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不容易了,她昏倒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,但皇上依旧心存怀疑,怕凤轻寺尘这是装得。

    五个太医轮流上前,替凤轻尘诊断,诊断的结果一致,那就是凤轻尘体力严重透肢、精气损耗伤了心。

    另外,有严重的内伤与外伤,气息微弱,需要立刻医治,不然的话会有生命的危险,更甚至医好后,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翟东明一听,原本想要开口求皇上,让凤轻尘留在宫中,先让太医医治,哪知皇上却先一步命令道:“按轻尘的要求,送她回家,太医也跟过去。”

    心再一次被皇上寒了,皇上这是连凤轻尘的生死不在意了?

    这样的帝王,这样的帝王让他怎么忠心……

    翟东明再也呆不住,抱着凤轻尘飞快的往宫外跑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,要坚持住,我一定不会让你死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