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37推诿,让她凤轻尘自己动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真道人资料期期一肖图片大公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伤得很重,尤其是两条腿,几乎无一处完好,让太医都不敢相信,凤轻尘居然拖着这样的两条腿走那么多路,还能跪在皇上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样有多强的毅力才能做到!

    同情归同情,该怎么做他们还是怎么做,并不会因为同情就对凤轻尘好一分,面对凤轻尘的腿伤,太医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想上前。

    大腿内侧,这个部位还真不是一般的尴尬,就算凤轻尘的名声再差,可她也是一个女子,他们这群太医哪里敢动手呀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伤会让医女来处理,可凤轻尘受伤的面积太大,而且伤口粘了太多灰尘,还有死肉,这些都要清除掉,不然的话伤口会感染炎。

    清理伤口是个细致的话,这些事情医女根本做不到,而凤轻尘腿上的伤,一个处理不好,她的双腿就会废了。

    “林太医,您看?”皇上派了三个太医,其中以年近五十的林太医为首,周太医请完脉后,便寻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干做什么,王太医你对治外伤最拿手,你们王家与凤轻尘关系也好,你就替凤轻尘清理腿上的伤,我想她醒来后会感激你。”林太医指着一个年轻太医道。

    “林太医,我只是王家的偏支,与凤轻尘关系好的人,是大公子。”王太医后退三步,以表示自己不愿意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这么年轻就进了太医院,万一凤轻尘借这个事赖上他,要嫁他怎么办,王太医想了想,建议道:

    “林太医,凤轻尘在医治箭伤与刀伤方面是高手,不如我们先把她弄醒,让她自己来清理吧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在门外听到这话,气得想要杀人,直接丢开孙思行冲了进来:“什么叫让凤轻尘自己来,你们没长眼睛呀,凤轻尘都伤成这个样子,还让她自己动手,你们到底有没有心?

    皇上就是让你们这样给凤轻尘医治的吗?皇上就让你们这样对待功臣的吗?周太医、林太医,凤轻尘这个年纪比你们的女儿还要小,可看看你们的女儿在做什么?凤轻尘又在做什么?在她为国争光后,你们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”

    翟东明本就因为凤轻尘的事情,而对皇上有所不满了,看到皇上派来太医,完全不把凤轻尘的命和伤当一回事,翟东明更加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凤将军还在,他怎么也不会看着,自己的女儿遭这样的罪,哪怕是拼着命不要,也会站出来挡在凤轻尘的面前。

    不对,如果凤将军还在,苏绾与西陵瑶华也不敢这样对凤轻尘,她们不就是吃定凤轻尘只有一个人,好欺负吗。

    “世子,下官不是这个意思,实在是凤姑娘这伤,委实不好处理。”林太医在心中暗叫苦。

    我的大爷呀,这个杀神不是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。

    从皇宫到凤府,这一段路不算长,可翟东明却心急如焚,一路催促,怒火冲天,他们几个人都快被吓死了,生怕这位爷一个不高兴,一刀结果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好处理你们就可以不管吗?如果今天伤的是安平公主,你们也会说把安平公主弄醒,让她自己给自己上药吗?”翟东明就是一根筋,在他的认知里,今天凤轻尘遭的罪,都是替安平公主受得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那个白痴,当初有胆应战,可看到危险却临阵脱逃,作为一个军人,翟东明最恨临阵逃跑的人,要不是对方是公主,翟东明早就冲上前教训她了。

    林太医一头大汗,却不敢去擦:“世子爷,下官这就给凤姑娘清洗伤口。”

    朝王太医使了个眼色,王太医虽不乐意却还是乖乖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师父的伤就不劳烦几位太医了。”孙思行提着药箱,扶着门柱直喘气。

    他正好回了一趟孙府,翟东明拉着他从孙府一路跑了过来,差点要了他的小命,难怪师父说,大夫一定要体力好。

    这两个笨蛋,因为太过心急而忘了他们是可以骑马的。

    “是思行来了呀,正好正好,你师父我就交给你们了。”林太医与孙正道是同僚,孙思行拜在凤轻尘门下,他也是知晓的,为此他可没有少嘲笑孙正道。

    孙思行之前在太医院呆过,对于太医这种不负责的事情他没少见,他正是因为不满太医们胆小怕事的样子,才离开太医院。

    太医所医之人,不是皇室也是权贵,因病人的特殊性,让太医们的胆子也变小了,太医院的大夫医病,从来都是用最保守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治不好没关系,只要不治死人就行了,慢慢治没关系,只要有效果就行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能怪太医,太医也没有办法,在太医院那种地方,一个不小心可就是掉脑袋的事情,他们真没有胆子冒险。

    孙思行也不为难三位太医,很客气的送客:“三位太医慢走,恕思行无法相送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救人要紧。”林太医几人半刻也不多呆,提着药箱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帮我把师父抱到小木屋去。”孙思行查看了凤轻尘的情况后,心里微微生疼,但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有太医所说的那么严重,只是人比较受罪,师父这伤养养就好了,太医总是爱夸大其辞,生怕别人不知他们做了多少一般。

    相比太医,翟东明更加相信孙思行,孙思行可是孙正道教出来的弟子,孙思行的医术比刚刚那三个太医,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翟东明第一次踏入凤轻尘的小木屋,却没空去细看,孙思行也没有防备翟东明的意思,穿上白大卦,带上医用手套,孙思行从柜子里拿出消毒药水、伤药、绷带。

    翟东明算是个淡定的人,看着孙思行拿出一排奇奇怪怪的东西,知道救要紧,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伤面积太大了,清理起来会很痛,我给你局部麻醉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孙思行手法熟练的敲开玻璃瓶,拿注射器抽取里面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不要,思行……不要麻醉,我可以。”凤轻尘并没有昏死过去,她只是没有力气睁开眼,听到孙思行的话,立马提出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她的伤面积太大,无法缝合,清洗上药就行了,麻醉虽好可却会影响伤口的恢复,再说她最讨厌麻醉后的感觉。

    脑子清醒,全身却无法动弹,那会让凤轻尘觉得,自己就像是手术台上的小白鼠,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那样,那种任人摆布的感觉糟糕透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