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40误会,宫里来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九龙心水高手皮卡丘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九皇叔虽不是帝王,但这话在他身上也适用。

    九皇叔对她好,她不能拒绝;九皇叔将她踢开,她也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对九皇叔来说,她或许就是一个玩物,兴致来了逗一下,没兴致时就将她挥开。

    既然现在九皇叔高兴逗她,那她借九皇叔高兴,为自己小小的报下仇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凤轻尘冷静了下来,问道:“九皇叔,皇上要那两匹马,是让它与东陵的马交配,以便繁衍出优秀的战马,对吗?”

    东陵九不知道凤轻尘为什么突然问这个,见她对此感兴趣,也高兴了起来,只不过他高兴的太不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对,东陵的战马很弱,骑兵一直是东陵的弱项,皇上希望借这两匹马,能培养出优秀的战马。”

    当今皇上没有征战天下的能力,却有征战天下的雄心。

    “那两匹马是公马还是母马?”如果是母马的话,那就好笑了。

    等那两匹马怀上小马驹,生下后,还要等小马驹长大,再去交配……这样下去等到东陵的战马强大起来,南陵与西陵的铁骑说不定已经将东陵踏平了。

    看到凤轻尘唇角的笑意,东陵九心情大好,原本的担心也一扫而空,直接上床、坐凤轻尘的身后,将凤轻尘抱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凤轻尘吓了一跳,奈何她是伤患推不开,只能任九皇叔将她抱个满怀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一定会很高兴,很高兴,可现在她高兴不起,只感觉酸涩,挣扎着移开,东陵九却抱得更紧:“别动,伤口裂开了,遭罪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,男女授受不清。”你这样我会认为你想娶我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,凤轻尘生生忍住了,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说问出来,只会让自己难堪,九皇叔要是接一句:“本王可以纳你为侧妃”,她会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“嗯,晚了,本王很早就抱过,你刚出生时,本王抱过你,那时候的你什么都没有穿,本王还不是一样抱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……凤轻尘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,男女三岁才不同席,刚出生的事情她能管得着吗?

    看凤轻尘全身僵硬的样子,东陵九很好心的劝慰:“放心,本王不会做什么,你有伤在身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那是不是我没伤在身,你就会做什么?

    想到“做什么”三个字,凤轻尘的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红了,啊啊啊……她太不纯洁了,她好像想歪了。

    可真不能怪她,九皇叔这做法太容易让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又没有血缘关系,这么衣衫不整的在床上,真得很容易让人想歪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问那两匹马做什么?”东陵九见凤轻尘皱着眉头,以为她身上的伤又痛了,便轻轻的替她捏着几个穴位,让她可以放松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凤轻尘舒服的真哼哼,她怕自己沉溺于九皇叔难得的柔情中,想要拒绝却发现全身都是软软的,哪有力气,半眯着眼,凤轻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,对九皇叔的防备也减弱了。

    “那两匹马要是在我手上,肯定会被人惦记,不是皇上也会是南陵与西陵,或者其他人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懂,我之前说要那两匹马我不过是气话。

    马我不能要,但要让皇上得逞所愿,我又不高兴,所以……如果是公马就阉了它,如果是母马的话那就随便好了,让它慢慢生。”她再喜欢那两匹马也没有用,除非她是九皇叔,不然的话她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会达成你所愿。”凤轻尘果然是凤轻尘,她看得太透了,知道什么是自己能要的,什么是自己要不起的。

    喜欢并不表示你能拥有,拥有了并不表示你能守得住,为了保护自己想要的人与物,适当的距离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九皇叔。”凤轻尘哈欠连连,这伙完全是凭着本能回答。

    她很想睡,可一直痛得睡不着,也不知道九皇叔是怎么捏的,不仅身上不痛了,反倒更加的困了,没几句话凤轻尘就感觉自己的眼皮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好困,好想睡,九皇叔你什么时候走呀!

    “你还有没有别的话,要跟本王说?”昏昏欲睡时,人的防备最弱,九皇叔想要知道,凤轻尘会不会怪他、怨他,或者说她有没有想要报负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最优秀的军人,就是梦话都不会乱说了,凤轻尘并不是刻意,只是前世的训练使然,越是不清醒的状态,越是不能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真不怨本王?”

    “不怨。”你又不是我的谁,我怨你又如何。

    要怨也怨我爹娘,死得太早,留下我一个人,怨他们为什么不将我也带走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怨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东陵九手上的动作一停,显然他很期待凤轻尘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,我太笨了。”就如同九皇叔所说,有些时候只要她低头服软,就可以少受一朽,可她偏偏学不会,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弄得全身是伤。

    问了半天就是这样的结果,东陵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折腾你了,好好地睡一觉,醒来后一切都会好。”东陵九轻轻地拍着凤轻尘背,就像小时候他的奶娘哄他入睡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轻尘嘤咛了一声,想要抗拒,却终是敌不过睡意,没多久就沉沉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何时走的凤轻尘不知道,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已经没有九皇叔的影子,而侍女与护卫都没有发现,凤轻尘也没有提这事。

    只不断的提醒自己,珍爱生命,远离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气色不错,看样子昨晚睡得很好。”孙思行的担忧,在见到凤轻尘红润的脸颊后安心了。

    他还担心师父晚上会痛得睡不着,安神汤的起不了效果。

    “是睡得不错。”劳心伤神的人就要好好睡一觉,要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,她今天的状态就会更差,不得不说九皇叔也是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“咦,师父你的脸怎么回事?”孙思行端药喂凤轻尘,就看到凤轻尘脸上的指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凤轻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:“哦,晚上自己掐得。”

    咳咳……凤轻尘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,飞快的转移话题:“对了,思行你娘恢复的如何?伤口还有没有泛红?谢夫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让医女多照看一点,等过两天我能下床了,我再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一定不会相信凤轻尘的话,可是孙思行是谁?

    小医呆一枚!

    一听凤轻尘提起在凤府暂住的两个病人,立马就将这事给抛到脑后,细细的将两人的情况给凤轻尘说了起来,也不管凤轻尘此时的状态,适不适合。

    两人一讨论起病情就没完没了,直到下人来报:“秀,宫里,宫里来人了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