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50祸乱天下,躺着中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992年看开奖结果查询498888王中王开奖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受惊是真,可要说恐惧与害怕那倒是装得,至于眼中的泪水,呜呜呜,为了逼真,这一跤跌得太重了,摔得太痛了。

    看到皇上案桌上的东西,凤轻尘泪流满面,那叫一个郁郁呀!

    这哪来的穿越强人,弄出来的居然不是简单的**包,而是类似手榴弹的震天雷。

    今天那**闪得太快了,她只看得黑黑的一团,以为只是简易的**包,没想到是震天雷,这东西杀伤力就强了。

    震天雷身粗口小内盛火药,外壳以生铁包裹,上安引信,使用时根据目标远近,决定引线的长短,引爆后能将生铁外壳炸成碎片,并能打穿铁甲,杀伤力比火药包强多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心中将那个疑似穿越的人士给骂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他大爷的,好好地弄出一个震天雷,害她躺着中枪,被皇上拎进宫逼问与试探,幸亏她反应快,不然今天就没有办法脱身了。

    震天雷,这天下真的要大乱了吗?

    凤轻尘心里隐隐不安,她的智能包里有不少好东西,可除了救人保命,她从来不敢拿出来用,就怕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,成为千古罪人,却不想居然来了一个二货,不想着适应环境,妄想改变环境,还真是天真。

    震天雷,能做出这东西的人不能为帝王所用,必会被帝王所杀,真不知道对方是哪来的穿越二货,真以为自己是穿越的就了不起嘛,以为凭一个震天雷就能征战天下吗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凤轻尘低头装害怕,也不敢去打量皇上与其他的人的眼神,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,她要露出一点马脚,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哭了半天,嚎了半天,也不见皇上有反应,凤轻尘郁闷的快要死,再继续装害怕下去,她又怕装不像,久久等不到皇上的答复,凤轻尘又不敢抬头看皇上,想了想直接双眼一翻,往后一倒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凤轻尘往左侧一倒,借手肘着地,免得摔疼自己,心中暗想:让你不问,我索性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皇上,凤秀晕了过去。”太监上前查看,作为医师凤轻尘装睡不像,可装晕还是很有技术的,至少这太监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凤轻尘看到九皇叔的话,肯定会发现,他那冷如银霜的眉微微往上弯,就如同春雪消融,眼眸深处流转着璀璨的光芒,有着一丝无人可查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宣太医。”凤轻尘高兴太久了,皇上根本不放过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怕,她此时的状况绝对是操劳过多、身体虚弱、伤了心伤、受了惊吓。

    果然,几个太医连番上前,诊断出来的结果和凤轻尘预计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神,而是中医的望闻问切很容易让人钻空子,比如她可以调整呼吸,改变脉搏的频率,又比如她可以让脸色变得难看,神情变得憔悴,这样一来就是身体没有问题也能诊出三分病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太医下了定论,心下大安,本以为皇上这伙应该将她放回家去,却不想皇上冷血无情的道:“你们想办法把凤轻尘给弄醒,朕还有话要问她。”

    好冷血!

    凤轻尘在心中咒骂,却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众太医上前,又是喂药丸、又是施针,又是灌水,把凤轻尘折腾的够呛,直到太医说了一句:“皇上请放心,凤女秀很快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皇上圣旨一下,人人都称凤轻尘为凤秀,怎么说凤轻尘现在也是安平侯府的秀,可不是以前那般,任人欺凌的孤女。

    装要装全程,凤轻尘也很给面子,没多时就幽幽转醒,长长的睫毛轻颤,一副虚脱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长相偏艳丽大气的凤轻尘,没有小白菜那种让人怜爱的柔弱气质,好在凤轻尘也没有装林妹妹的打算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形不稳、万般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再次跪了下去,死死咬唇,一副强撑着,不想让人看出她很虚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,民女失礼了。”一个呃拜,却是摇摇晃晃,明显是惊魂未定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九皇叔与王锦凌面容严肃,可眉眼却微微往上扬,其他人则一副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女子一味的摆出柔弱样并不会惹人怜,反倒是凤轻尘这种明明很虚弱,却故作坚强的样子,容易让人心软。

    奈何玩政治的男人心肠都硬,皇上见此状不仅没有放凤轻尘回去的打算,还没有叫她起来的打算,就这么任她跪着。

    “轻尘,朕听太子的禀报,今天多亏有你,王家大公子才没有出事,城门口的混乱多亏了你,才能迅速平息下来,太子说你在爆炸的第一时间,就反应过来救下王家大公子,并且让他趴下别站起来。

    爆炸结束后也是你第一时间,协助太子安抚平姓,有条不紊的救治伤患,孙太医回来还告诉朕,你包扎手法极其纯熟,对于伤口处治得当,在朕面前好一通夸你。朕听闻心里也高兴,凤侯父虎父无犬女,轻尘有乃父之风。”

    皇上好一通夸赞,那亲切温和的样子,哪有半分质问与责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子站在一边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他明明不是这样说的,可到父皇嘴里却变成这个样子,还真叫人不知如何是好,可偏偏他不能拆穿了,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好在,他汇报时王锦凌也在,不然他还真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中暗自郁卒,皇上要直接问还好办,偏偏这样的拐弯抹角,还真是让人不知如何回答才好。

    “皇上谬赞,民女惶恐,是太子殿下临危不乱,指挥众将士安抚百姓,轻尘不过是按太子殿下所说的办,当不起皇上的夸赞。”这样的功劳给太子那是锦上添火,给她却是火上浇油,她一个女子又不再朝为官,要这等功劳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至于民女救王公子,那纯粹是巧合,当时民女正想朝大公子丢荷包,却不想突然爆炸来袭,民女受惊整个人就从窗口摔了下去,幸亏有大公子接着,不然的话民女非死即残。”说话间,凤轻尘不忘将袖中的荷包拿出来,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,脸上有着羞怯、不安,还有一丝丝后怕。

    要是有镜子的话,凤轻尘肯定要赞上一句:好演技,连她自己都可以骗过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话滴水不漏,又有荷包为证,一时间皇上也分不清这是真是假了,当时的情况太过混乱,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王锦凌身上,哪有闲情去关注一个凤轻尘。

    东陵九依旧是冷傲高贵,只不过他眼中的笑,在凤轻尘拿出荷包的那一刹那,消失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却在看到那个荷包后,一扫今天烦闷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的双唇微启,正想上前一步时,却被对面一个老人制止了,那人是皇后的父亲,东陵子洛的外公。

    跪久了凤轻尘完全不用装,就是一副跪不稳的样子,皇上再三审势凤轻尘,从她身上看不出什么端倪,更没有撒谎的样子,便直接开口道:“凤轻尘,你可知这是何物。”

    指前案前的震天雷,语气严厉的如同审问犯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原本想来个一问三不知,可那样太假了,而且也少了几分乐趣,凤轻尘点头:“回皇上的话,民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知道这是何物?”皇上大喜,双眼放光,凤轻尘却一副不解的样子:“皇上,这个不就是今天在城门炸的东西吗?

    民女看到了一眼,应该不会看错的,刚刚也就是看到这东西,把民女吓坏了,后来想到这东西摆在这里,应该不会爆炸,民女御前失仪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懦懦地补了一句:“皇上,当时情况紧急,民女吓慌了也看不太真切,要不皇上再问问太子,太子殿下应该看清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从希望到绝望,凤轻尘的话让皇上满腔热情瞬间熄灭,脸也冷了几分:“凤轻尘,你不是说知道吗?这就是你知道的?”

    啪……皇上将案台上的墨台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惨白着一张脸,瑟瑟发抖,连忙磕头救饶:“皇上饶命,皇上饶命,民女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帝王一怒,群臣惊恐,两边的大臣也纷纷跪了下来,受惊臣度不亚于凤轻尘:“皇上息怒,臣等惶恐!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既然知错了,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朕。”听皇上的语气,好像知道凤轻尘必定知晓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接受过反审讯的培训,凤轻尘这伙肯定慌了,皇上问什么答什么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皇上真是运气不好!

    “皇上,民女只知道这个是今天伤人的东西,别的民女什么也不知道呀。”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一般,拼命的往下掉,再加上之前磕头太过用力,把头给磕破,泪水和血水混了一脸,说不出来的狼狈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她今天可真是下足了本钱,连破相都不在意了,要是还不能打动皇上,她也只能认了……

    反正,想要让他成为制作震天雷的工具,那是不可能的,她凤轻尘虽不善良,但绝不荼毒生灵,祸乱天下……

    至少,不会为了这个狗皇帝做这些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感谢大家的关心,阿彩的感冒好多了,虽还有点低烧,但至少不会像前几天那样,烧得迷迷糊糊的,唉……真是不感冒则已,一感冒就吓死了。大家要注意身体哦,天气热不能太贪凉了,一冷一热容易感冒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