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53仗毙,分不均只好杀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2018128期开奖在什么网站可以买彩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那太监和文竹说了什么,凤轻尘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文竹先是一愣,随即又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转而用力点了点头,脸上的表情也是随着不停的变幻,凤轻尘要是看到的话,肯定要说这宫女的女人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太监说完便退了回去,没有与凤轻尘见礼的意思,而凤轻尘也在意这些小细节,只要结果如果她意就行了。

    文竹一改之前傲慢,恭敬的上前:“凤秀,这两个宫女不懂事冒犯了您,奴婢这就将其仗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命粗使太监上前将两个宫女押了起来,将其押到长凳上。

    “姑姑饶命呀,姑姑饶命呀。”两个宫女这一刻才知打杀她们是真的,呼天抢地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文竹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了,却朝行刑的太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凤秀饶命呀,凤秀,求求你大发慈悲饶了奴婢吧,奴婢再也不敢了,凤秀求求您,您是大夫医者仁心,奴婢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宫女挣脱了粗使太监,跪倒在凤轻尘的脚边拼命的磕头,眼泪血水糊了一脸,和凤轻尘之前一样狼狈。

    想说不心软那是骗人的,她虽然双手沾血可却从来没有杀无辜之人,只是这昭燕殿的人到这一刻还算计她,她绝不能松开。

    在皇宫中负责行刑的粗使太监会抓不住两个宫女?会堵不住这两个宫女的嘴?

    真当她凤轻尘是白痴,随那什么谢贵妃摆布吗?

    凤轻尘气定神闲,对于这呼救声充耳不闻,很专心看屏风上的花样。

    因几句话就杀人确实是无理了一点,可凤轻尘很明白,重点并不是这两个宫女,和她们那几句刺她的话,而是谢贵妃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两个宫女也许无辜,但她们却是昭燕殿的棋子,是谢贵妃舍弃的棋子,生与死都与她凤轻尘无关。

    在这皇宫里,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凤轻尘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你不想杀对方,可对方并不一定会放过你,你心软你的敌人却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对敌人心慈手软是最愚蠢的做法。

    今天她放过这两个宫女,虽有善良的美名,但同时亦说明无能,说明错得是她,这两个宫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死,不死的话,下一次死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文竹见凤轻法完全没有心软的痕迹,心中越发的害怕了,这才多大的年纪,就能这般的无情与冷血,如此的杀伐果断就是男儿亦不如。

    她记得谢贵妃刚进宫时,别说打杀宫女了,就是重责宫女也会内疚与难过,听到宫女求情,就会心软的放过对方,直到后来被宫女陷害,险些被打入冷宫,谢贵妃才明白在皇宫,没有无辜的人,只有要杀之人、可用之人与无用之人。

    文竹知道这一场试探,昭燕殿输了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把这两个罪婢拖下去,给我狠狠的打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姑。”粗使太监连忙上前,三两下就将人拖走了,押在长凳上。

    “饶命呀,饶命呀,风秀求求您饶了奴婢吧,奴婢再也不敢了。”两个宫女又哭又叫,拼命的挣扎,却怎么也挣不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面无表情,只双眼越发的冰冷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板子打下去,两个宫女更是痛得嚎叫,好不凄惨。凤轻尘听得心里直发酸,头发直发麻,无数次想要出口阻止,可却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在皇宫这种鬼地方,善良最是要不得,就算她放过这两个宫女,她们也不会放过自己。在皇宫她要做的就是自保,如果她没有现在的地位与能力,那么被活活打死的人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悄悄的松开手,不让文竹看到自己内心的想法,脸上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,好似不曾听到那一波高过一波,又渐渐气弱的惨叫。

    心硬似铁!

    这是文竹对凤轻尘的评价,哪怕是见惯仗刑的文竹,在听到这两个宫女,那渐渐气弱的惨叫声,也忍不住心软,可凤轻尘却一点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得告诉娘娘,凤轻尘这样的人,如果不能一击杀死她,就不能与之为敌,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霹雳啪啦的一通板子打下去,两个宫女已经没有再叫的力气了,凤轻尘知道这两人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两条鲜活的生命,眨眼间就死在自己的面前,要说心里不愧疚那是骗人的,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别以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,就以为自己是特别的,可以在这里高喊人权,高喊人人平等,高喊不能滥用私刑。

    板子继续在打,凤轻尘的思绪也飘到太和殿去,心中琢磨着,如果镇国公带来的那个人,真得会制作震天雷,皇上会怎么做?西陵、南陵与北陵又会怎么做?

    这三国人都在东陵,今天城门炸案明显不是这三国的手笔,这东西要是出自这三国,那就不会在城门口出现,而是在战场上出现。

    镇国公带人进宫的消息,这三国的人肯定也收到了消息,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懂得制造震天雷的人才,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,那也不能为对手所用,如果她是西陵天磊、苏绾和北陵凤谦,她一定会杀了那个人,不让东陵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没由来的安心了,那个穿越同仁应该活不长,这世上想要他死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会制造震天雷的确是个香饽饽,但同时也是一个祸害,四国九城,想要一统天下的人并不仅仅只有东陵的皇帝,这样的人才人人都想要,可偏偏只有一个,在分不均的情况下,当然只能死了。

    “凤秀。”两个宫女已经没气了,文竹上前给凤轻尘禀报:“冒犯凤秀的两个罪婢,奴婢已经将其仗毙,凤秀要不查看一二?”

    凤轻尘很快收敛心神,淡漠疏离一副让人看不透的样子:“姑姑这话是什么意思?轻尘听不明白。这两个宫女仗不仗毙与轻尘何干?她们不是犯了宫里的规则,姑姑按规矩处治吗?怎么又与轻尘有关了?”

    没错,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,要这两个宫女死,说仗毙的人一直都是文竹,虽说在宫里打杀两个宫女不犯法,可这杀人的帽子还是不要往她身上扣的好。

    她的名声虽然不怎么样,可她也不能破罐子破摔,她可不想再加上一个性情残暴、虐打宫女的名声。

    文竹气得脸都青了,可想到太监的警告还有凤轻尘的手段,文竹只能将这口气往肚子里咽,脸上带着谦卑的笑:“是,凤秀教训的是,是奴婢错了。凤秀,谢贵妃等您许久,请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