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55荷包,落谁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财富图库13812一肖中特2o18四不像必中生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走出宫门,发现皇宫里的人居然没有给她安排马车,这漆黑的天,她一个弱女子要怎么回去呀。

    凤轻尘犹豫着,要不要再返回宫里问一问,毕竟大晚上一个女子孤身走在街上,那是很不理智的行为,可就在凤轻尘准备回头时,王锦凌的车夫提着灯笼,从暗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凤秀,我家公子等您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皇宫没有安排马车,是锦凌提前交待了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,凤轻尘一阵头痛,她这伙最不想见的人就是王锦凌了,她知道王锦凌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她,可她偏偏不能说,又不想对王锦凌撒谎。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拒绝时,凤轻尘又看到一面白无须的太监走了过来:“凤秀,王爷看到您出宫没有马车,问要不要送您一程?”

    这个太监凤轻尘认识,他是九皇叔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与王锦凌单独相处,可她更不想与九皇叔牵扯不断,尤其是在外人面前:“多谢王爷,轻尘与大公子一同回去,请王爷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太监不满的皱了皱眉:“凤秀,我家王爷难得愿意与人共坐一马车。”那意思是说,你该感到荣幸,同时亦暗示上一次参加诗会时,九皇叔就捎了她一程,这伙怎么的也不应该拒绝。

    “凤秀,我家公子身体略有不适,你看?”王锦凌的车夫也是个聪明的,论权论势他都压不过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锦凌身体不适?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凤轻尘瞪向车夫,那眼中的凌厉与审势,让人不敢撒谎。

    车夫吓了一跳,好在他并不是撒谎:“是真的,只是公子不准我们说。”车夫心中暗叫庆幸,幸亏他没有骗凤秀,不然他一慌肯定会被拆穿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公子。

    “锦凌身体不适,你为何不早说,快走。”凤轻尘朝九皇叔身边的太监告罪了一声,便与王锦凌车夫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没抢到人,九皇叔身边的太监那叫一个郁闷,可九皇叔说了要客气请,凤秀不愿意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太监回到九皇叔车驾前,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九皇叔的马车,外面看上去很上朴素,可里面却是又宽敞又舒适,而在马车内九皇叔也没有在外面的严谨。

    斜躺在软塌上,一派悠闲,双眼盯着手中的书,长发垂于胸前,尽是有说不出为风流之姿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身体不适,凤秀看大公子去了。”太监不敢说凤轻尘一开始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九皇叔眼神一顿,唇抿了抿: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眼神继续落在手中的书上,只是从皇宫到九王爷,他都没有再翻动一页。

    王锦凌身体的确不适,可却没有车会说得那么严重,身上有几处擦伤,太医早早的替他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上车时,王锦凌只是脸色有些苍白,靠在车厢上隐隐有几分虚弱,眉眼间有几分郁色:“锦凌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之前在太和殿看王锦凌还是好的,这一伙怎么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快坐下,我在太医那里给你讨了药。”王锦凌从暗盒中拿出药膏,凤轻尘正想去接,王锦凌却拒绝了:“伤在额头上,我帮你擦,你自己看不到,这里又没有镜子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觉得擦药这种事情,真得很暧昧,笑着拒绝了:“一点小伤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可王锦凌却不同意:“伤在脸上,要是破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将药膏打开,食指轻轻的刮了一层,马车虽然但不高,王锦凌也没有办法站起来,只能弯着腰给凤轻尘抹药,凤轻尘想了一下,闭上眼任王锦凌给她擦药。

    冰凉的药膏,让额头上那火辣辣的痛瞬间平息了下去,凤轻尘心中的烦躁也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锦凌他一直是这样的为她着想,这伤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去管了,可王锦凌却挂在心上,甚至为她讨药。

    这么骄傲的一个男子,却为她开口求人,她凤轻尘何德何能。

    想到另一个给自己送药的男子,凤轻尘悄悄的在心中叹了口气:“蓝九卿呀蓝九卿,我又欠你一次,这下我要拿什么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药膏你拿着,每天涂抹三次,不会留下疤痕。”王锦凌从来都是君子,他一举一动都发乎情、止乎礼,给凤轻尘绝对的尊重,绝不会让凤轻尘为难,亦不会轻薄了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着收下,没有说谢:“把手伸出来,我替你号脉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脸上那不正常的白,让她有点忧心,可王锦凌却拒绝了:“我没事,白天摔下来时受了点轻伤,太医已经给我上过药,今天忙了一天还没有进食,气色难免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就受了伤,他不想让凤轻尘知道,凭白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人家不乐意,凤轻尘当然也不好说什么,只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出了太和殿后,镇国公就领了一个年约二十上下的男子出现,那人不仅认出了今天爆炸的东西是什么,还说给他时间就可以做出来。”王锦凌并没有问凤轻尘白日的失常,只说出她可能想要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别人不清楚,王锦凌却是明白,凤轻尘肯定知道今天那爆炸的东西是什么,只是聪明的不说,不淌这浑水。

    “男的?他说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那个叫震天雷,里面爆炸的东西是火药,外面是生铁,用引线引爆,一旦爆炸杀伤力惊人,今天城门口发现的爆炸,只是小面积的,如果他改良一下,可以加大攻击力,用在战场绝对所向无敌。”王锦凌的语气中,有着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个天下早晚会乱,只是现在还不是乱得时候,休生养息不过几十年,国库并不充盈、粮草并不充足,仓促开战,到时候这天下指不定乱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是高兴死了。”凤轻尘半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只因为“她可能知道”,皇上就摆出那等吓人阵仗,现在这有一个一定知道的人,而且还能做得更好的人,皇上怎么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王锦凌含笑:“皇上让人住在清衍殿。”

    清衍殿离后宫那些妃子的宫殿最远,给他一个男子住倒是正常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这是变相的软禁了。

    “锦凌,他怎么和镇国公府的认识的?”这才是凤轻尘关心的重点,怎么好死不死就是镇国公府呢?

    如果她收到消息没有错,最近镇国公府一系的人被打压的厉害,这下可又翻身了。

    镇国公翻身对她来说真不是什么好消息,她可以放过镇国公府,但镇国公府得势绝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他和镇国公府十秀交情甚笃,说是对镇国公府的十秀一见倾心。”王锦凌挑了比较好听的词,那人言词粗鄙,在太和殿直接说容十秀是他的女人,他的女人任何人不能欺。

    说这些也就罢了,那人不还大放厥词,说他们这些人思想封建,顽固不化,什么不就是女人的一层膜嘛,有什么好在意的,只有没本事的男人才在意在这些,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有什么关系,只要是她最后一个男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言词中颇为针对他,说他这个王家大公子,好虚名,只是长得好看的小白脸了。

    还让他转告凤轻尘,容十秀那件事他不会就此罢休,说什么要是凤轻尘知趣,他可以考虑收个大小老婆,言词粗鲁毫无教养。

    总之……饶是王锦凌脾气这么好的人,听到那邪也忍不住生气。

    那人说他时,王锦凌脸上的笑容不变,他不会与那人计较,那样的人狂妄自大,却不知自己只是一个工具,而这个工具在没用后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说到凤轻尘,王锦凌脸上虽然在笑,可眼中却是一片冰寒,只可惜那人不知,一味的放狂言。

    真以为凭借自己那王八之气,就可以横扫天下!

    容十秀,不就是那个私生活不检点武安郡主嘛,凤轻尘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:“这容十秀倒是厉害。”遇到一个种马男,不知是幸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“锦凌,如果我没有猜错,今天这事应该是针对我的,而找上你只因为我们相熟。对不起,害你受无妄之灾。”除了制造城门炸案的人,这世间又有几人知那震天雷,她能想到的王锦凌也能想到,皇上等人都知道,只是大家都默契的不说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我不是好好的。”王锦凌唇角微扬,看上去和平时一样温文尔雅,可凤轻尘知道,他在外人面前虽然温雅,但却多了一份疏离,在她面前的王锦凌,将自己内心敞开任她探究,可偏偏她不敢往前。

    车厢内一片寂静,可却没有尴尬之色,反倒透着一片宁和,凤轻尘也累了一天,在王锦凌面前她不需要防备,便靠着马车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停在凤府门口,凤轻尘才睁开眼,正准备下车时,却被王锦凌拉住了:“轻尘,我的荷包呢?你不用丢了,直接给我吧,我会保管好,绝不损了污了。”

    眉眼弯弯,黑眸璨亮,就如同沾了人间烟火的仙人一般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