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65闹,不打白不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奖结果今晚开奖结果今晚上买特马什么号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脸色一沉,嘴边的笑立马收起来:“怀疑我的医德?诬蔑我东陵大夫的人品,你们苏家好大的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南陵苏家的人不相信我,不相信我东陵的大夫,那就另请高明,正好我也不想医,病人挑大夫,可要知大夫也有权挑病人。”

    真是白痴女人!她能体谅病人家属的急切,但同样讨厌病人家属口不择言的伤人,她将心比心,可病人家属有将心比心吗?

    尤其这侍女一句话,把东陵的大夫都牵挂了进来,自寻死路也怪不得她了,再说苏绾这病拖上一拖,很多人都会高兴。

    “凤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威胁我苏家?”苏绾的侍女眼中闪过一抹惊慌,似乎这才发现,这里是东陵,而凤轻尘也不是一般的大夫、医女,凤轻尘现在是忠义侯府的大秀,身份地位不比苏绾差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凤轻尘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:“威胁?我需要威胁你一个小小的侍女吗?别说你只是一个侍女了,就是苏绾站在我面前,我也是这么说。苏家很不起吗?不就是一个靠女人发达起来的家族吗?你们苏家除了会卖女儿还会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事实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当着苏家人的面说,苏家人引以为傲的事情,由凤轻尘说出来,却是轻蔑与鄙夷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人,你,你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苏绾的侍女气得脸色发青,指着凤轻尘的手不停的发抖,不是怕而是气的,她此时恨不得吃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朝侍女走去,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骇人,眼中冰冷的好像北陵的雪山,“啪”的拍掉侍女的手,冰冷的道:“我最讨厌被人拿手指着,别人我就忍了,可你还不够格,再有下一次,我替你剁了它。”

    苏绾的侍女被凤轻尘的气势骇住,脸色发白,站在门口一动不动,双眼布满惊恐与后悔。

    陵的女子大多纤细瘦弱,这么一来还真有几分楚楚可怜、惹人怜惜的味道,可惜凤轻尘是女子,她没有怜香惜玉的美。

    “转告苏绾,要摆威风去南陵,在东陵就要按我东陵的规矩办,要找我医治可以,一千两黄金,自己去凤府。”

    语毕,凤轻尘二话不说,就朝外走去,留下孙太医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众太医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这凤轻尘也太彪悍了一点,不过有人带头,孙太医等人也就不久留了,收拾东西也跟着走人。

    其实,苏绾是带了一个大夫来的,只是很不巧那大夫今天早上摔断了腿,失血过多,到现在还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孙太医管不着,他只知道他累了,他完成了圣上的交待,可以回去休息了,同时亦佩服凤轻尘的灵透。

    一个武将怎么就养出这和一个聪慧的女儿呢?孙正道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给我站住。”苏绾的侍女一看情况不对,提起裙子就追了过去,那灵敏的动作哪里有楚楚可怜的样子,三两下就挡在凤轻尘的面前,凤轻尘也不好走了,笑盈盈看着对方:“姑娘还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指教,她哪里还敢指教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苏绾的侍女咬了咬唇,低下头:“凤,凤秀对不起,奴婢失言了,还请凤秀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奴婢无心之失。”

    苏绾的侍女跑得直喘气,再加上要放下身段给凤轻尘道歉,那张俏脸像是冲了血一般,红得吓人。

    侍女说完,深深一个作揖,呈九十度恭敬给凤轻尘行礼,表面功夫是做到那了,至于诚不诚心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念在你无心之失,这一次就算了。”孙正道走出来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,正诧异凤轻尘怎么这么好说话了,却看到那侍女站起来时,凤轻尘举手“啪”的朝那个侍女甩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打得我手疼。”凤轻尘打完人后,娇气地揉了揉手腕:“这位姑娘,你应该不介意我无心失手吧?”

    苏绾的侍女半张脸又红又肿,由此可见凤轻尘下手有多重,这一刻别说苏绾的侍女了,就是孙正道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以牙还牙了,不过,这一把巴掌打得漂亮,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当然,打人这种事情也只有凤轻尘做得出来,孙正道自认自己做到,君子动口不动手,他是君子轻易不会与人动手,就算动手也不会对一个女子动手,太**份了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万一打不过那脸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苏绾的侍女捂着脸,双眼瞪得老大,怒气冲天,半晌后只见她瞳孔一收,右手扬起,狠狠朝凤轻尘左脸甩去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似早知道一般,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得手,却看到她刚好钳住侍女的手,那侍女本身也是有点武功底子的,可手被凤轻尘抓住后,却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凤轻尘神色如常:“想打我?凭你还不够格。”甩开侍女的手,“啪”又朝侍女的左脸上甩了一巴掌:“这下左右对称了,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从袖子里取出一块手帕,将指细细的擦干净后,红唇轻启:“替我转告苏绾,这两巴掌是利息,来日方常,只要她在东陵的一天,我就不会让她好过,想要我的双手,也得看她有没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另外,我医德虽然不怎么样,但有病人上门我还是不会拒绝的,苏绾要找我医治,记得去忠义侯府,我没空往静秋圆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嚣张的往外走,沿路的侍卫与宫女被凤轻尘给骇住了,站在原地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轻尘?”孙正道有些担心的开口,打一巴掌可以说出气,可后面就嚣张过了,苏绾怎么说是南陵的贵女,代表南陵皇室来东陵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即便是上面允许的,可做得太过,上面却不会给你出面,他们都是可以随时被牺牲的小卒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顿了一下,回头:“孙太医不用担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她打得又不是苏绾,只是苏绾的侍女,苏绾的侍女对东陵的大夫不敬,她这两巴掌不甩出去,那就是懦弱。

    忠义侯的女儿要有这样的傲气与恣意,才不会被人小视,才不会被皇上小视,当初皇上追封她父亲为忠义侯,不就是因为她对南陵与西陵的态度吗?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李想伤得那么严重,短时间皇上用不了他,皇上当然不希望南陵与西陵的打李想的主意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重伤卧床,南陵苏绾这个时候旧疾复发,带来的大夫今天一大早又受伤,孙正道明显又敷衍,凤轻尘用膝盖想,也能明白这里有皇上的手笔在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她不打白不打,反正打了也是没人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苏绾的侍女被打懵了,待到她回神时,凤轻尘已经走到了大门口,苏绾的侍女连忙大喊:“来人呀,给我拦住她!”

    静秋园里面的侍卫都是苏绾从南陵带来的,这些人当然不会给凤轻尘面子,“唰”的一下亮出大刀,将凤轻尘的去路挡住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凤轻尘的眼睛一眯,闪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当然,她没有出手的打算,她这个身体这么破,出手必吃亏,她这么有恃无恐完全是因为,王业的人就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凤秀,请不要为难我们。”南陵的侍卫首领,两条剑眉动了动,眼中闪过一抹无力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一个明白人。

    很细微的动作,可凤轻尘却是看得清清楚楚,能遇到一个明白人,动手的机会就更小了,凤轻尘双手环抱,明显刁难对方:“如果我非要让你为难呢?”

    孙正道身后的太医想要上前,劝凤轻尘差不多收手,却被孙正道劝住了,他看事情远比身后的那群太医更透彻。

    病的时间长短,可以决定政局的变化,苏绾这病一时半刻好不了,也不能好。

    “凤秀,对不起。”侍卫首领语带恳求的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凤秀,是奴婢失礼了,请凤秀责罚,还请凤秀与孙太医给奴婢一个机会,奴婢这就给两位端茶赔罪。”苏绾的侍女并不笨,她是关心则乱,她很清楚绝不能让凤轻尘和孙太医就这样离开,一旦走了想要再请来就难。

    “早这么说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,可惜我现在不渴了,我说了你们要给苏绾医病,就把人送到忠义侯府。”凤轻尘并不领情,伸手格开侍卫的刀,侍卫不敢伤她,只得以人肉墙来拦她:“凤秀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侍卫首领伸手就准备将凤轻尘挡回去,凤轻尘后退一步,不让对方碰自己,朝门外大呵一声:“王大人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王业带着人马冲了进来,见双方冲突并没有冒失的上前,而是单膝跪下:“见过凤秀。”

    “去,去兵部找卫将军,问他什么时候南陵的侍卫,居然可以在我东陵随意扣押东陵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现在真不是好欺负的,无论心里如何想,至少皇上表上将凤府放在心中,荣宠正盛,而这个时候她手中的人脉就可以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或多或少,那些人也会给她一点面子,要知道卫夫人那双眼睛,可是她医好的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嗯,下一章九皇叔要找回荷包事件的场子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