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66上车,真巧呀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董易林2018年生肖运程香港大学官网中文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一点也不介意把这件事情闹大,反正闹到皇上那里,最多也就是明面上责骂她一通,事后肯定会觉得她贴心,这事办妥当。

    毕竟,她可没有对苏绾对手,而且错也在对方,可惜,她凤劝尘能忍,苏绾也不差,终归是南陵苏家调教出来的嫡女,再怎么傲眼色还是不会差的。

    东陵人如此怠慢苏绾,不就是仗着有一个会造震天雷的人嘛,不就是想要她和西陵天磊一样,一直“病”在床上嘛,在凤轻尘与南陵侍卫首领闹得正僵时,苏绾身边另一个侍女匆匆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圆圆的脸、圆圆的眼睛,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,看上去娇憨天真,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。

    圆脸侍女站在原地平定了紊乱的气息后,恭敬的上前给凤轻尘和孙正道行礼:“奴婢秋雨见过凤秀、孙大人。”

    目不斜视,似乎没有看满院的侍卫,也没有看到另一个侍女脸上的红肿。

    只一眼凤轻尘明白,这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子,这个叫秋雨的丫头才是苏绾的心腹。

    凤轻尘倨傲的应了声,并不拿正眼看人。

    反正她今天足够傲,不差这一点。

    秋雨如同没有看到一般,脸上依旧保持着谦卑的笑:“凤秀,孙太医,我家秀让奴婢来告知二位一声,她身体已经大好,劳凤秀亲自跑一趟实在过不意不去,改日定登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今天这事闹不起来了,她还是小瞧了苏绾,虽然有点可惜,可苏绾退了这么一大步,她再胡搅蛮缠就不像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既然苏秀没事,我们也就不久呆了,以免打扰苏秀休养。”凤轻尘身上的那股杀气也收了起来:“王大人,给你添麻烦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言毕,大摇大摆走出静秋圆,这可是狠狠甩南陵侍卫一个耳关,南陵的侍卫一个个脸色涨红,倍感屈辱,却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走,秋雪就顶着红肿的脸上前:“秋雨,为什么让她走,她对苏家出言不逊,根本不把我们家秀放在眼中,那样的人干吗还要对她客气。”

    被凤轻尘打了两巴掌,秋雪对凤轻尘的怨气之深,绝不是三两句可以摆平的。

    别看秋雨圆脸讨喜,可瞪起人来那气势也不弱:“秋雪,我知道你为主子着想,可你也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你当这是在苏家呢,你当凤秀还是以前那个孤女,可以任人欺负呢。

    就算凤秀还是以前那个孤女,也不是你可以欺负的,秀待我们好那是我们的体面,你别忘了我们只是苏家的下人,平日就算再精贵也改变不了这个出身,凤秀不是你我可以惹的。

    别说她今天只是打你两巴掌了,就是在这里一刀杀了你,秀也不能拿她怎样,终归咱们只是一个奴才,死了便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,秋雨也懒得多说,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:“秋雪,秀让我告诉你,她知道你忠心耿耿,可忠心也要有眼色,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,秀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秋雪虽不情愿,可终归不敢违背苏绾的命令,委屈至极的跪下来。

    秋雨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,希望这件事情能给秋雪一个教训,让她明白这里不是南陵,不是由苏家说了算。

    转身,对一旁的侍卫道:“刘大人今天这事处理得很好,没有让东陵的人把事情闹大,我会禀报秀。”

    “秋雨姑娘客气了,这是卑职该做的。”南陵侍卫首领刘大人不敢居高,一脸谦虚。

    秋雨也不再多言,讨喜的脸上一片忧愁,欠了欠身又回到内室。

    “都处理好了?”苏绾惨白着一张脸,有气无力的道。

    “回秀的话,都处理好了,只是秀你的病?”秋雨这时才敢将心中的不满与怨恨表露出来:“东陵皇上了实在是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苏绾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明艳的脸上此时却只余苍白:“有什么过分的,东陵有会制造震天雷的人,强硬一些也是应当的,我这病也死不了,受点罪罢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被凤轻尘给气着,苏绾还是很有理智的:“秋雨,消息传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传回去了,只不过我们的消息比西陵晚了一步,甚到还没有北陵来得快。”秋雨不敢去看苏绾的脸色,生怕她发火,却不想苏绾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皇上会理解的,我们在这里没有可用之人。”

    南陵与东陵虽然表面上维持着邦交,可事实却是势同水火,南陵的探子被东陵拔了干净,皇上让她来东陵,也有让她在东陵重新培养探子的意思,这事办好了苏家的权势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东陵人以为她只是晃子,却不知她才是真正的主事者,高调、傲慢又如何,只有这样她行事才方便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里不用了侍侯了,去把那个人底查清,能把人弄到南陵最好,不能的话想办法除了他。”不过说了几句话,苏绾便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双手捂着腹部,牙关紧咬。

    “秀?”秋雨心疼的上前,却被苏绾打发了:“不用管我,去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秋雨噙着泪,退了下去,只留下苏绾一个痛得打滚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了静秋园,便与孙正道等告别了,王业安排了人送她回去,哪知还没走就遇到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风秀,九皇叔有请。”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,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,生怕她又说不。

    上次,九皇叔回去后,整整两天没说话,可把他给愁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真不想去,可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,望了一眼对面的马车,点了点头了,谢过王业后便与太监一道来到九皇叔的马车边。

    “轻尘参见九皇叔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凤轻尘跪在马车外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不愿意见九皇叔的原因之一,每次在人前见九皇叔她都要行跪拜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隔着马车,凤轻尘隐隐觉得九皇叔的声音不太对劲,却没有多想,束手而立,恭敬十足,完全没有在静秋园的嚣张与狂妄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越发的适应现在的生活了,渐渐的已融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九皇叔的命令一下,太监立马搬了马扎,扶着凤轻尘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东陵子洛一样,喜欢拿下人当踏脚的,凤轻尘深吸了口气,打开车门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