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64病重,医生的手段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现场最快开奖连准8期网络综合布线培训视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浅笑不语,待到王业的情绪平复下来后,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带刀侍卫:“王大人言重了,不知王大人找轻尘何事?”

    凤轻尘突然发现,凤府的风水真不怎么好,隔三差五就被官兵包围,这条街上也就凤府一家,真不知凤府招了什么,怎么这么惹官兵爱,几天不来就浑身发痒。

    “凤秀,南陵苏家苏绾秀突然腹部绞痛,太医诊断说是肠痈之症,太医只能以药石压制,要想根治还得将溃烂的部分取出来,孙太医说东陵国唯凤秀你可以办到,苏绾秀请凤秀前去诊治。”

    别说凤轻尘答应在王锦凌面前他的名字,就是没有答应,王业也不敢对凤轻尘有所隐瞒,他还希望借凤轻尘这条路,在王家露脸。

    “苏绾,肠痈之症,这病得还真是时候。”凤轻尘玩味的叫着,眼中闪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    所以说千万别得罪医生,人这一辈子总会有生病的时候,可苏绾真是不幸,一次就栽到她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肠痈症,指肠道部位的疾病,肠痈放现在来说,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、阑尾脓肿等,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,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病来得晚了一点,要是在兽苑时发病,她就不用去驯马了。

    想到驯马一事,凤轻尘又想到最近异常安静与低调的安平公主,难不成这位公主因为北陵凤谦的求亲,而变得胆小了?

    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,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,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兽苑她抢了安平公主的风头,现在安平公主又可能要和亲北陵,也不知道安平公主会不会把所有怒气都发她身上。

    就算安平公主拿她出气,估计她也只有认了的份,谁让人家是皇上的女儿,她还是关心苏绾好了:“王大人,苏秀的病情如何?很严重?”

    如果不严重也不会来找她,不过凤轻尘怀疑苏绾的病情,也许没有她想像中的那般严重。

    依孙正道的医术,要缓解腹痛根本不成问题,她可是知道孙正道那一双金针术的厉害,如此看来,孙正道十有**是故意的,故意提出根治之法,故意说东陵国只有她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孙正道孙太医,你还真是一个好玩的人,凤轻尘嘴角溢出一抹笑,在场的人全部低头,假装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!

    “据说苏绾秀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痛起,苏绾秀只当旧疾复发,按以前的方子煎了药,可不知为何,不仅没有效果反倒更加严重,连夜进宫请太医,却因为众太医都在清衍殿,以至于到凌晨,孙太医才匆匆赶过去。”也就是说,苏绾也是李想事件的受害者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。”凤轻尘连连点头,一副沉思的样子,王业明显向着她,再加上只是腹部绞痛,有孙太医在苏绾死不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突然发现,她的医德似乎有下降的趋势了,她一直不希望个人恩怨,影响到她的工作,可结果还是将个人的情绪,带到工作中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喜欢,她又不是圣母,苏绾屡次算计她,她要处处替苏绾着想,她就真是傻了,难不成真要傻得,被人打左脸,还要把右脸奉上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她这医德会不会影响智能医疗包那个医德系经,要知道她忙活了这么久,到现在也就只攒到了两点的医德,要扣医德点数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王业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,犹豫一下劝说道:“苏绾秀虽然缓解了疼痛,可情况不是很好,属下听侍侯的宫女说,苏绾秀脸色惨白,有气无力。”潜台词就是孙太医这药用得很保守,没有药到病除。

    孙太医果然学坏了,忍住笑,凤轻尘板着脸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这就走吧,以免耽误了苏绾秀的病情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压根不提药箱的事情,示意王业牵一匹马来,翻身上马:“王大人,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王业也只当没有看到,心中暗想:这苏绾秀今天肯定会痛个够本,一连得罪孙太医与凤大夫,这苏绾秀可真是自讨苦吃了。

    皇城很大,可官宅、豪门都集中在城中心,凤轻尘也没有在路上拖延的意思,有侍卫开道,两刻钟不到的时候,凤轻尘就来到苏绾暂居的静秋园。

    苏绾的院落人来人往,小丫鬟不停的往外端着脏物,又往里送水,时不时还能听到苏绾痛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孙太医好,各位太医好。”凤轻尘先是到外室,与众位太医碰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孙正道等人一脸的疲倦、黑眼圈明显、双眼青肿,明显就是一夜未睡,这伙看到神清气爽的凤轻尘,孙正道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你倒好,昨天在永和殿睡得舒服,我们几个老头子却是连眼都不敢眯,天还没有亮又赶到这静秋园。”别的太医不知道凤轻尘是装晕,可孙正道却是明白,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骂凤轻尘这小狐狸太狡猾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孙太医能者多劳,我这不是身子虚嘛,孙太医要是不信可以替我诊治一下。”凤轻尘二话不说伸出手腕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她自己明白,伤了元气,而这个需要慢慢的调养,这不是西医可以医治的。

    孙正道当然也知道,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抹担忧,冷着一张脸:“身为大夫却一副破身子,你可真是给我们大夫长脸了,我家还有一些阿胶,回头让思行给你带些去,好好的姑娘偏要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你想给谁看。”

    没父母疼的可怜,看到凤轻尘孙正道又觉得他家思行那呆样也挺好的,有父母疼着、护着,才能保住那份纯真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思行了,我回头自己去拿,正好伯母邀了我去吃莲子羹。”又多了一个去孙府的理由,凤轻尘表示谢贵妃那事应该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两人聊得正高兴,屋内的苏绾听到侍女来报,却迟迟不见凤轻尘进去,气得叫贴身侍女出来催,侍女站在门口,摆着一张晚娘脸。

    “凤秀,我家秀请你来是看病的,不是来聊天的,凤秀身为大夫,不关心病人的情况,却在这里攀交情,凤秀你的医德让人怀疑,东陵的大夫难道都如凤秀这般吗?”

    苏绾的贴身侍女想到苏绾受得苦,又想到因为凤轻尘,苏绾九皇叔的路变得异常艰难,气不打一处来,这语气当然也好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却不想,她一番话不仅将凤轻尘得罪了,也把在场的其他几位太医给得罪了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感冒反反复复半个多月了,这两天总算好转了,谢谢大家的关心。8月17号晚上6点,邀请在广州的读者去书香节会场参加活动,到场的书迷有未删减版的定制书《帝凰:神医弃妃》和谷粒卡赠送。欢迎大家来啊,阿彩也会出现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