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75请客,吃饭是个麻烦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彩票软件排名四不像必中一肖图1cm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只知道逐风楼是东陵皇城最好的酒楼,请人吃饭、拖人办事当然要挑最好的地方,却不知要这逐风楼的门并不进。

    要进逐风楼,须对出上一位客人写的对子,然后再出一个对子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吃饭嘛,吃个饭也这么麻烦?折不折腾人呀。”凤轻尘站在门口,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呀:“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?”早知道打死她也不定这逐风楼。

    丫鬟低下头,委屈的道:“皇城的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就好比诗会一般,要入诗会的门,必须以花为题,赋诗一首,来到逐风楼,就要对出逐风楼的对子,再加上一出对子。

    逐风,逐天下风流也,来逐风楼吃饭的人,更多的冲着这对子来的,对出一个绝对,写出一个绝对,定能风流天下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改地方。”凤轻尘很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对对子呀,这可不是一般的有难度。

    诗还能勉强背几首,可对对子?别说她背不出来,就算背出来了,也不一定刚好用得上,这也得看人家出什么对子呀。

    丫鬟的头低得更低了:“要是改地方,大家都知道秀您对不出逐风楼的对子。”新一波的流言要又起。

    来逐风楼吃饭要对对子是常识性的东西,可偏偏凤轻尘就是不知:“这逐风楼是谁开的,定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丫鬟的头都快埋到地上了:“逐风楼是王家的产业,是大公子一手打理出来的,这规矩也是大公子定下的,人人都以到逐风楼吃饭为荣,有不少才子都在逐风楼一对成名。”

    所以王家要来逐风楼订位子很容易,丫鬟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秀,王管家订的位置是人家二楼雅间,在雅间门口还有一对子,要对出才能进去,不然的话只能在楼下坐。”

    她们发现,好多在东陵就是三岁的小孩子也知道的事情,可偏偏她们家秀不知,所以还是乖乖地解释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脸色越来越看了,看着逐风楼三个字,双眼快要喷出火来,咬牙切齿的道:“是不是我对出那两个对子后,还要留下两个对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秀。”丫鬟松了口气,她们秀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能例外。”王家的产业,王锦凌应该可以例外吧,凤轻尘暗想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大公子来了,也得按逐风楼的规矩办事。”这便得逐风楼被人竞相追逐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要是上一个人留下的对子太难,对不出来怎么办?”不是说有什么很难的绝对吗,她要遇上怎么办?

    “秀你大可放心,逐风楼的管事是殊言先生,如果对子太难对不上来,殊言先生会再出一对子,殊言先生可是九州八大家之首,文采斐然。”小丫鬟娇声的解释着,言词中对殊言先生颇为推崇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来逐风楼管事?”文人不都清高,清高到不为五斗米折腰吗?难不成王锦凌给了十斗米,所以对方就折腰了?

    丫鬟似乎早就知道凤轻尘有此一问,抬起头一脸自豪的道:“秀,殊言先生之所以会留在逐风楼,是因为殊言先生与大公子比对子,大公子略胜一筹,殊言先生愿赌服输,按大公子所提的条件,来逐风楼管事,当然殊言先生并不管酒楼事务,他只管这戌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不过输给大公子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。”王锦凌的才学凤轻尘是知道的,虽然王锦凌极少在她面前表现出来,可她听传闻也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游学三月,就能让各地权贵相送,被稷下学宫的人请去讲学,这样的人物一只手也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可是天下文人汇集之地,能上讲学坛的人,哪个不是白发苍苍,德才兼备之人,锦凌能登上讲学坛,就是对他才识和人品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我们就去看看这逐风楼咱们能不能进。”和这里的才子、才女一比,凤轻尘才发现,在现代学十几年都是白学的,乱七八糟学大一通,真正的国学却不精。

    “秀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刚走到逐风楼的门口,就看到前面有一女子被逐风的人拦了下来:“秀,逐风楼的规矩不用我说,大家都明白,你没有对出这对子,就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个月前订好了位置,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。”粉衣女脸颊涨得通红,一双眼时不时的看向左右的两边,发现街上有人不时看向这边,那脸红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小女子怕丢脸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凤轻尘佩服,王锦凌这一招太狠了,对对子的地方就在大门口,这样你对不出来,不需要逐风楼的人说,就不好意思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前面那个粉衣女子是例外,恐怕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逐风楼有逐风楼的规矩,还请姑娘自重,别说你三个月前,就是三年前订了位置,对不出这对子一样不能进。”逐风楼就一个店小二,也是不卑不亢,举止有度,比一般小门小户的公子还有礼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:“大公子这逐风楼真是不错。”连小二的素质都这么高,难怪一位难求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粉衣女子下巴抬得高高的,一脸倨傲。

    “秀,我不知道你是谁,也不想知道,说出你的身份,丢脸的人只会是你,这位秀,我逐风楼开门做生意,还请秀让一让,有客人来了。”店小二并不将粉衣女子放在眼中,这种客人他见太多了。

    粉衣女子还想要说什么,她身旁穿宝蓝色长衫的男子,连忙将女子拉了过来:“好了,镜月你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哥哥你不是想见殊言先生吗?我们连逐风楼都进不去,怎么见殊言先生。”粉衣女子嘟着嘴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这才学,连逐风楼都进不去,殊言先生怎么肯见我。”男子有些落寞,一脸自嘲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明明是他们逐风楼欺负人,这什么对子嘛,还说不是绝对,明明就让人对不出来。”粉衣女子很不甘心,恨恨的看向小二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她们能对出来,我倒要看看逐风楼如何赶人。”镜月双手环抱,气鼓鼓瞪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早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只当没有看到,缓步向前,心中暗自郁闷,恐怕逐风楼今天拿出来的对子,很不一般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踏入逐风楼的大门。

    要请王锦凌吃饭,结果自己却连门也进不了,到时候王锦凌还知如何笑她呢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