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79荷塘吹笛,这算是诱惑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买马结果26期好彩堂123王中王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当太监把她和丫鬟分开时,凤轻尘就猜到九皇叔单独要见她,所以马车驶向荷塘时,凤轻尘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凤秀,到了。”

    隔着一扇拱门,马车停在门外:“凤秀”

    下人示意凤轻尘往拱门里面走,自己却不往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缓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是九皇叔的别院,还能吃了她不成。

    七月的天,即便是下午太阳也相当的毒辣,可走在九皇叔这别院里,却不见一丝暑气,树木成荫,处处都有凉风吹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明白,这应该是摆了冰盆子,所以这风份外的凉爽。

    有钱人就是好呀!

    像她只能在房是里摆冰盆子,可九皇叔呢?整个院子都是冰盆子,真是败家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本就有荷叶香包,对空气间那若有似无的荷叶香并不敏感,直到穿过回廊,看到那一片红绿相间的荷花与荷叶时,才发现她已经走到了荷塘。

    “好美呀!果然是接天连叶无穷碧。”凤轻尘加快了脚步,不得不说九皇叔这糖荷花真的很美,一朵挨一朵,整个荷塘上似没有一点空隙,全被荷叶给挤满了,面对满塘荷叶散发出来的清香,凤轻尘腰间那个香包就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双手提起裙摆,往荷塘跑去,就在此时断断续续的笛声随着风隐约传来。

    “咦?有人在吹笛?”凤轻尘不自觉地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她虽是一个粗人,可不想打扰人家的雅兴。

    不知是凤轻尘走近了,还是那吹笛之人朝她走来了,笛声渐渐嘹亮,清澈的笛声和着满塘荷花缓缓飘来……

    笛声空灵悦耳,飞越碧空,过往的云朵仿佛也为之驻足,凤轻尘这个不懂音律之人也被这笛声给吸引了,站在原地静静的聆听这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荷叶颤动,笛声更响,凤轻尘的眼睛越睁越大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?”

    荷塘中,一身玄衣的九皇叔站在乌蓬船头,小船缓缓向前,可九皇叔却不受影响,稳稳地站在船头静静地吹着笛子,好像天地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吹笛的人居然是九皇叔,凤轻尘有一种凌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是对花香过敏吗,他往荷塘里蹿什么?

    凤轻尘一堆疑问,可此时却不是寻问的好时间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原地看着九皇叔,这个时候她根本无心去听曲,只想着九皇叔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凤轻尘听或者不听,九皇叔都没有停,笛音一直都在,只不过笛声突然一变,那悠扬空灵的笛声,变成一声声鸟雀声,有百灵鸟、有黄莺、有喜鹊……凤轻尘满腹心思,可此时也被这笛声给带入到曲子的世界了里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她似乎看到无数小鸟飞在枝头,叽叽喳喳的叫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扑腾,扑腾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似乎听到翅膀扑腾的声音,睁开眼,凤轻尘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一刻,真真是美呆了。

    鸟,好多的鸟飞了过来,叽叽喳喳地围在九皇叔了的身边,在他身边左蹿右飞,久久不肯离去,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鸟飞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成群结队,伴着霞光飞到九皇叔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了。”凤轻尘不敢说出声,只敢在心中赞叹,吹个笛子能引来百鸟,九皇叔果然非常人也。

    九皇叔本就俊美,再加上那高贵优雅的气度,整一个天人般的人物,这一刻被百鸟围绕,凤轻尘有一种,九皇叔随时会随着这些鸟,飞向凌霄成仙的感觉。

    九皇叔太美好了,美好的不似人间该有的。

    就在凤轻尘失神间,笛声突然高了起来,一道凤鸣声响起,凤轻尘一个激灵,迷茫的双眼终于恢复原有的清明与透亮。

    凤鸣?凤凰在哪?难道九皇叔一曲还能引来凤凰?

    凤轻尘寻了一圈,才确定这凤鸣声是九皇叔的笛子发出来的,而随着这一道凤鸣声响起,笛声也停了下来,围绕在九皇叔身边的鸟儿也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听吗?”九皇叔没有上岸,依旧站在船头,玉笛在手指间来回的转动着,让人很担心,这笛子下一秒会不会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至少凤轻尘就很担心,她的双眼一直落在那笛子上,主要是她不敢看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好听。”凤轻尘点头,连鸟雀都能引来,她能说不好听吗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这个不懂音律的人也知道好听。”九皇叔这话明明是夸奖,可凤轻尘怎么听着,就感觉不对味,那就感觉就好像嘲笑她,牛饮雨前雪雾一般,这话她怎么答都不对,索性不回答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没想过要凤轻尘回答,朝划船的人招呼一声、踏上岸,迈着优雅从容的步子,不急不缓地朝凤轻尘的走来,最难得的是九皇叔的脸上还挂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尽是比满天的霞光还要璀璨,一瞬间满塘荷花都成了背景,成为衬托这个男人的背景。

    一个人怎么可以得天独厚到这种地步,高贵的出身、无双的俊颜、优雅的举止、不俗的谈吐,让人拜倒的才华、让人折服的威严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男子,真真是上天的宠儿,九皇叔背光而行,凤轻尘有一刹那的晃神,好似九皇叔是踏着五彩祥云而至的仙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心嘭嘭直跳,九皇叔每往前一步,凤轻尘就后退一步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毒药,要离他远远的才好。

    这是凤轻尘脑中的想法,而她也是这么做的,可九皇叔却不让她如愿:“怎么?见到本王就往后退,你是欠了本王的东西,不敢见本王吗?”

    九皇叔的语调一如发既往的缓慢,也许是气氛太好的原因,隐隐还有几分慵懒的味道,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在这温柔的声音中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停了下来,事实上她也无路可退,一不心她就退到一棵梧桐树下,这个时候背正贴着树干,她就是想退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步步逼近,离她三步远时停了下来:“听了本王的曲子就想走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凤轻尘连忙摇头,识实务者为寇,她这伙敢点头,九皇叔就敢掐死她,她一点也不怀疑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看你这心虚的样子,本王还以为,你将本王的荷包给弄丢了。”九皇叔右手持玉笛,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朝左手心敲去,那样子就好像在和拍子。

    荷包?

    凤轻尘的眼睛越睁越大,那东东在哪?

    九皇叔眼睛一眯,闪着一道危险的光芒:“怎么?你把本王的荷包弄丢了?”

    语气没有变,可凤轻尘却从九皇叔这话中听到了冷意,凤轻尘连忙站直,双腿闭拢,右手往上举,把在现代,出小差被上司抓到后的动作给做了出来——起立,立正,敬礼!

    手举到一半,凤轻尘才发现情况不对,可这伙收手就更不对劲,凤轻尘只好改为挠头了:“没有,我保证没有。”

    有些憨厚与呆傻,却出奇的可爱,看九皇叔那上扬的眼角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本王还在等你补好。”九皇叔满意地点头,要是凤轻尘敢说忘了或者丢了,他手中玉笛估计就会敲到凤轻尘的头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连应是,可心中却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她把九皇叔给的那个荷包丢哪了?

    好像真不记得了,回家后赶紧的去找,希望她那几个尽职丫鬟,没有把九皇叔的荷包给丢了,不然的话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看凤轻尘苦着一脸,九皇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看到手中的笛子突然眼睛一亮,脑中闪过一个念头

    “刚刚本王吹的那首曲子美不美?”说美,是说曲子的意境。

    能引来百鸟当然是美的,这一点不用怀疑,见九皇叔不再追问荷包的事,凤轻尘乐得转移话题:“美,极美。”

    如果换成一个美人,估计视觉效果会更好,凤轻尘脑补着,毕竟一个大男人被百鸟围绕总是有点儿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知道那是什么曲子吗?”九皇叔不太抱希望的问道,见凤轻尘摇头也不失望,这在情理之中,要是凤轻尘琴棋书画诗酒花都懂了,要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首曲子叫《百鸟朝凤》,由女子来吹奏最为合适。”九皇叔重点强调最后一句,又将笛子举起,方便凤轻尘看。

    没有“辜负”九皇叔的希望,凤轻尘也重点听到最后一句:“原来这曲子由女子吹奏更合适,我就说看到百鸟围着九皇叔你飞时,怎么有一种违和感,原来问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副我终于明白的样子,九皇叔听得险些吐血。

    这世间怎么就有这么笨的女子,他说的还不得明显吗?

    由女子来吹奏最为合适,这里只有凤轻尘一个女子,而他会这首曲子,这个是时候凤轻尘不应该问一句:“九皇叔,你能教我吗?”

    可事情和九皇叔预计的完全不一样,九皇叔看着一脸呆样的凤轻尘,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笛,一生气,举起玉笛就朝凤轻尘头上敲去:“你个笨蛋!”

    语落,转身离去,留下凤轻尘一个摸着头直呼痛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,人家是桃花树下,才子与佳人琴箫合奏,风吹来桃花飘落,美不胜收,她倒好了……

    梧桐树下,九皇叔与平民女,一个问一个答,风吹来毛毛虫落下,一个答错,玉笛敲脑,好不痛苦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