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93哭啥,不过是以牙还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开奖记录查询香港六合最准一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这个荷塘的美,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,傍晚看它如同瑶池仙境,清晨则又是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有别于夜班晚的朦胧与静美,当太阳从荷塘的另一头升起时,阳光洒在荷叶叶上,整个荷塘如同镀上一层金光,露珠在荷叶上来回滚动,如同嬉戏的孩子,每每落到荷叶的边缘又晃了回去,让人有一种伸手将荷叶拖住的冲动,此时的荷塘就好像是仙子们游玩的场所,散发着蓬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站在别院最高的一个亭子上,站在这个亭子上,可以将整个别院的景色尽收眼底,而这这才是真正的观景台。

    观景台建起后,凤轻尘是第二个上来的人,第一个是九皇叔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半个人的距离,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,远远看上去,就好像站在画中一般,谁也没有说话的打算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派悠闲欣赏着日出,凤轻尘则因为震天雷的事情而忧心忡忡,九皇叔实在是太坏了,看似没有逼她,却将她逼到绝境。

    凤轻尘可不会天真的以为,九皇叔要震天雷只是为了好玩,这震天雷必定会用在战场上,成为这个男人登临高位的利器。

    这种害人的东西,凤轻尘打从心底不愿意让它出现,可是她想要九皇叔说,九皇叔却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自从在密室说了一句话,便不再说话九皇叔,静静地看着东方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平静和安宁的气息,看上去单纯而美好,可凤轻尘却知道,这都是假象,这个男人冷酷又狠厉,真正的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刚落下,东方的院子就传来一道尖锐的叫声,凤轻尘吓了一跳,以眼神寻问九皇叔:“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隔得太远,除了这尖叫声外什么也听不清,不过凤轻尘看到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,惊惶失措的从寝室冲了出来,看那身形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瑶华公主?”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持,凤轻尘一直以为,九皇叔会对苏绾出手,毕竟苏绾对九皇叔的纠缠,是个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很意外吗?本王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,手段虽然老套但胜在有用。”九皇叔转身朝台下走去:“要看热闹,就走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以牙还牙?”凤轻尘三步并做两步跟了上去:“当初,我大婚当天在郊外醒来,是瑶华公主的手笔?”

    虽然她早就猜到,可听到九皇叔如此肯定的说,还是相当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为还有谁想到用那么卑劣的手法对法你?皇后就是再不想东陵子洛娶你,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丢脸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。”九皇叔停下脚步转身道:“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猜到了,又怎么会逼东陵子洛保她。

    “是猜到了,只是不太确定,她是西陵的公主,我总认为她来东陵不方便。”就算来东陵,也不可能为这种小事费时间,凤轻尘一直认为自己这样的小人物,怎么可能让这么多大人物惦记。

    “你太小看她了,走吧。难得将人凑这么齐,今天这出戏不唱下去,启不是辜负了本王的好意。”九皇叔踩着水珠,一本正经、不急不缓的迈着正步,如果不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九皇叔安排的,凤轻尘真会认为这个男人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地在心中,将九皇叔列入一级危险人物,提起裙子追上九皇叔。

    原谅她如此急切,瑶华出事是她在九皇叔别院听到的,最好的消息,这一趟总算不是白来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来得晚,因这动静院门外早就被侍卫把守了起来,只不过没有人敢拦九皇叔,刚走近就听到西陵瑶华低低的哭泣声:“皇兄,你要为我做主,我不要活了,他们害我,他们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瑶华公主,你先别哭了,我们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。”太子出言劝道。

    “弄清楚?还要清什么?事实摆在眼前,吃亏的是我西陵的公主,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太子殿下,你最好给我们一个交待,我西陵的公主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西陵天磊气极,哪个男人不好,偏偏是无权无势,只有所谓皇宠的淳于郡王,这样的男人配不上瑶华。

    西陵天大不高兴,太子也不高兴,他脾气好是因为他的身子承受不了太大的情绪波动,可并不表示他是软柿子,任人拿捏。

    “磊太子,你说事实摆在面前,可本宫看到的事实却是,瑶华公主钻入淳于郡王的房间,别忘了这是本宫、洛王和淳于郡王住的院子,你说瑶华公主吃亏,本宫还要问瑶华公主半夜不睡,跑来这个院子是何居心。”太子的声音不大,但却掷地有声,尤其是最后一句,更是直指西陵瑶华,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西陵天磊双眼通红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瑶华是他亲妹妹,就算他再不满瑶华,也不能任人欺负。

    西陵皇室丢不起这个脸。

    “本宫是什么意思并不重要吗,重要的是瑶华公主你是什么意思?别忘了淳于郡王的隔壁可是住了洛王,瑶华公主你爱慕洛王一事,可是天下皆知。”太子说完这话,似笑非笑的看向东陵子洛:“七弟,本宫说得可有错?”

    西陵瑶华与东陵子洛那点事,两国皇室都清楚,虽然没有人出面阻止,可并不表示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皇后会允许凤轻尘与东陵子洛的婚礼如期举行,很大一部原因就是为了断东陵子洛的念想,娶一个孤女总比娶人居心不良的公主好,只要东陵子洛娶了凤轻尘,他和瑶华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西陵的公主不会为妾!

    “皇兄说得是。”东陵子洛黑着一张脸,地站在西陵瑶华的对面,听到太子的话,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更想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瑶华怎么会从子淳的房间里跑出来,看她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衣衫凌乱,脖子处还有吻痕,再看子淳,同样的衣衫不整,那浮肿的双眼说明他昨晚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在房里一个晚上能做什么,还需要人说吗?面对这样的情况,他想要说服自己相信瑶华,相信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是他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瑶华,你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东陵子洛眼中满是被背叛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的堂弟和他心爱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这天下还有比他更可悲的人吗?

    为了瑶华,他违逆母后,抛弃未婚妻,可结果……

    他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亲,完本没有这么快哦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