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89动心,不想你被算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财富图库.13812今期本港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听到九皇叔这话,众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酒本就是给人喝的,至于前朝的那些事情,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了,不论今天有多少人还对前朝忠心,前期都无法再重现,这个九州大陆就算一统也与前朝无关。

    因为前朝皇室中的人一个不剩,前朝皇室没有正统的继承人,没有人可以统领那些忠于前朝的人,前朝留下来的力量再强大,也只是一盘散沙,因为没有一个统领者,那些谁也服对方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用前朝的东西可以,但说起前朝的事,尤其灭亡的事情,西陵天磊和北陵凤谦还是有一些抵触的,他们曾是前朝的子民,可却了前朝的位,夺了前朝皇帝的皇位。

    按那些大儒的说法,他们四国的皇帝都是乱臣贼子,所以四国的皇帝提起前朝时,也只说前朝的人与物,极少去谈前朝灭亡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前朝灭亡的推手!

    观景台一片寂静,谁也没有先说话,九皇叔站在暗处,眼眸深处是深深地嘲弄之意。

    西陵瑶华与安平公主走过来时,看到站在一起的凤轻尘与九皇叔,两人立马拉下脸,怎么看怎么觉得凤轻尘没有资格站在九皇叔身后。

    西陵瑶华发现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劲,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到西陵天磊的身边,安平公主却是大大咧咧的问了一句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安平来了,没有什么事,皇叔请我们喝酒呢。”太子抬头,笑着打圆场:“皇叔说的没有错,再特别酒也是给人喝的,今天我们都是沾了凤秀的光,如此佳酿我怎能错过,今天我可是尽情的喝。”

    虽说年纪相仿,可在九皇叔面前,太子从来不敢拖大的称自本宫,太子向来拎得清,他宁可得罪他父皇也不会得罪九皇叔。

    得罪父皇还有九皇叔保他,可得罪了九皇叔他这个太子的位置也就坐在头了,至于担心九皇叔跟他抢皇位?

    如果九皇叔要抢,他一定会双手奉上,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九皇叔的对手。

    太子这么一说,大家也就将对前朝的隔阂给放了下来,笑着应和,却没有人提起凤轻尘,在场的人似乎都不愿意把凤轻尘和九皇叔联在一起。

    众人笑着催促九皇叔,让他把雪酿拿出来,他们也要喝一喝,这天下第一仙酿。

    明显,九皇叔对太子也比较好,听到太子这话点了点头:“这雪酿太子倒是可以多喝一点,于你的身体有益。当初前朝那位皇后,酿出雪酿就是为了给她儿子调理身子,据说那位皇子被太医诊断无救,可最后却因雪酿而活了下来,不仅如此他还比一般人长寿,这雪酿本身也就含珍贵的药草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明显很了解雪酿,让众人不禁在想,九皇叔和连城城主是不是交情很好?

    太子也有这样的想法,只不过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在意,太子一脸感激的道:“如此,侄儿可是要多喝几杯,就怕皇叔你心疼了这仙酿。”

    太子心里暖暖的,这世间会担心他身体的人,也只有九皇叔一人。

    他应该庆幸,当年他的母后是位心善的人,九皇叔也与是一个长情的人,他的母后在九皇叔小的时候帮了他几次,九皇叔一直记恩到现在。

    像九皇叔这种知恩图报的人这世间太少了,要知道九皇叔给他的,早就超过了他母后当年帮助九皇叔的。

    没有九皇叔,他早就死了!

    “几杯酒,本王还能少了你的不成。”九皇叔扬手:“来人呀,备酒菜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的命令刚落下,就见刚刚还安静异常的别院,瞬间动了起来,不多时就见下人在观景台布起饮酒台,点心和小菜也一一摆上。

    不同于用晚膳时,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,这饮酒台是每人一张小桌子,大约隔一个人的距离,大家依次落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高高在上,在九皇叔强大的气场下,太子、西陵天磊和北陵凤谦三人瞬间变得普通起来,完全没有平日那高人一等的贵气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明白,可惜却无力抗衡,这是九皇叔的别院,而且比气势他们真的压不过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,眼皮略抬、发现空了一个位置,又对身边的人道:“去,把淳于郡王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好事的确不能少了他,要是让子淳知道,皇叔你有好喝的不叫他,皇叔你以后肯定没法安宁,子淳肯定会闹你。”东陵子洛不让太子专美于前,同样摆了一副与九皇叔熟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少不了你们的。”九皇叔难得在人前笑了起来,这一笑尽是比明月更加的耀眼,离他较近的太子、西陵天磊、东陵子洛和北陵凤谦同时一怔,在心中暗想:“难怪九皇叔不爱笑,他要和王锦凌一样待人温和知礼,九皇叔就不用出门了,一出门定会被人看杀了去,九皇叔这一笑,不仅会要人命,也容易丢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趁前面几人说话间,对着王锦凌无声的说一句:“别喝!”

    凤轻尘承认自己防备心太重了,可是结合九皇叔之前的话,凤轻尘可以肯定九皇叔拿出这么珍贵的酒请人喝,绝不可能没有原由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是王锦凌,他算计起人来绝不会手软,也许九皇叔不会将她推到死路,可对王锦凌就不一样了,王锦凌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衅九皇叔,九皇叔要不做点什么,那就不是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王锦凌朝凤轻尘点了点头,他对九皇叔的防备,远超众人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把九皇叔,当成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,他一直都把九皇叔当成一个可敬的人,或者可敬的对手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王锦凌有准备她就放心,她宁可九皇叔算计她,也不愿意九皇叔去算计王锦凌。

    要是王锦凌在九皇叔手上吃了亏,她一定会责怪自己,因为她王锦凌才会与九皇叔站到对立面。

    她和王锦凌不是外人所想的那般,王锦凌他很冷静也足够理智,王锦凌虽然对她好,可从来没有动过娶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王锦凌是知道依她的理智,她是不会对王锦凌动心,正因为王锦凌了解她,知道她也同样的冷静与理智,才会无所顾忌的对她好,好得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她和王锦凌只是知己,是那种可以互相信任和依靠的知己。

    王锦凌有难,她一定会尽全力去帮王锦凌,反之亦然……

    正因为此,她才更不希望王锦凌被九皇叔算计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