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96车震,我不要做之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六会彩开多少号码APP时时彩模拟投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昨天晚上,凤轻尘一直和本王在一起!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凤轻尘不明白九皇叔为什么要说出这么暧昧的话,为什么要说出这种毁她名声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为了洗清她的嫌疑,随便一个理由都可以,为什么非要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要解释,可九皇叔却不给凤轻尘说话的机会,话落,拉着凤轻尘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冰冷蔑视一切烕严,让西陵天磊不由自主的给九皇叔让路,以太子为首的众人愣在原地,目送九皇叔与凤轻尘离去,众人的脑中不由自主想起一协面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!
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翟东明与太子似乎有默契一般,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一个是前未婚妻,一个是心上人,都在同一个地方、同一天晚上变成别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子洛,我同情你!

    翟东明见情况不对,立马脚底摸油,朝太子告罪一声,不等太子回话,就追着九皇叔和凤轻尘而去。

    太子倾身上前,犹豫了一下,还是收回前行的脚步,他得帮九皇叔把这些人给打发走,还有后续的事情要处理,今天这件事情要瞒是瞒不住了,可闹大了西陵皇室肯定不,父皇寿辰在即,绝不会允许些小事破坏他的寿辰。

    再说,王锦凌和谢三他们那里,还等着他去解释。

    太子叹气,九皇叔的饭真不好吃。

    翟东明追出来时,就看到九皇叔扶凤轻尘上马车,连忙让下人将他的马送来,骑马追着九皇叔与凤轻尘走了。

    一上马车,九皇叔就侧对着凤轻尘,摆明不想说话,凤轻尘几次开口,九皇叔却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把凤轻尘委屈了个半死,直到马车停在凤府门口,九皇叔才正眼看她……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凤轻尘赌气的别过脸。

    九皇叔倾身上前,笑了笑道:“凤轻尘,三天后本王来取荷包。”

    “丢了。”凤轻尘打开车门,转身就准备下车,却不想才刚刚起身,就被九皇叔一把拉了回来,凤轻尘倒在九皇叔的怀里,本能的一曲手肘,朝九皇叔的腹部击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动作很快,可九皇叔依旧在她动手的第一刻发现了,他能避开,可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,九皇叔没有避开,任凤轻尘的手肘撞向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凤轻尘力道太大,九皇叔往车门上一撞,同时亦将凤轻尘带入怀中。

    车厢左右晃动了起来,车夫和侍卫面无表情站在原地,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身后的翟东明却是呆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不是不近女色吗?怎么一开窍就这么恐怖,这马车小……好像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九皇叔痛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凤轻尘下手不轻,却没有想到这么重,这一肘子撞下去没有内伤,却痛得人够呛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半躺在九皇叔的怀中,让凤轻尘怒火更甚,这个男人当她是什么人了,想调戏就调戏,想轻薄就轻薄。

    “等着,等本王把话说完。”挨了一下就得要值得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有话要说,民女这就跪下来听。”说完,就挣扎着起身。

    九皇叔哪里会肯,连忙将人紧紧的禁锢在怀中,凤轻尘也不是吃素的,一个反身将九皇叔压在身上,左腿往上一抬,压在九皇叔的小腹上,左手肘则抵在九皇叔胸膛处,如果右手上再拿一把枪的话,这个姿势还是很彪悍的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反应激烈,却不知这马车晃动的更激烈,被侍卫隔在外的翟东明,连忙揉了揉眼睛,犹豫着要上要上前,提醒一下九皇叔和凤轻尘,虽然凤府外的人很少,可这里终归路上,被人看到影响不好呀!

    “九皇叔,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,我凤轻尘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惹急了我,我管你是皇子还是皇孙,照样揍你。”凤轻尘的右手压住九皇叔的手,这么一来九皇叔只能被压在身下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被人,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,对九皇叔来说是一个新奇的体验,除了最初挣扎了一下外,九皇叔索性不动配合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不可否认凤轻尘的雹力和力道都非常惊人,当凤轻尘出手时,整个人就如同一头豹子,敏捷、利落,完全没有一点花招和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是遇上了他,要是换任何一个人,在凤轻尘手下讨不了好,只不过这个姿势……

    “以后,别用这招对付别人,有机会本王教你几招。”无法反抗那就享受,马车空间太小,九皇叔双腿都曲在那里,趁这个机会刚好将双腿往对角伸去。

    “教我?九皇叔你是我的什么人?师父?对不起我没有拜师的想法;父亲?很抱歉我父亲死在战场上;兄长?这就更不好意思了,我娘就生了我一个。你又不是我的谁,我怎么敢了劳烦你教我。”凤轻尘越说越愤怒,九皇叔凭什么在人前说出那样的话,还不让她解释。

    他们昨晚是在一起,可这话从九皇叔中里说出来,完全不是那么一个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教,你就必须得学,凤轻尘收起你的利爪,别逼本王拔光它。”九皇叔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,凤轻尘抗拒的举动和赌气的话,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凤轻尘,换任何一个人,早就血溅当场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凤轻尘哭着笑了出来,却听话的松开对九皇叔的钳制,一个人坐在马车角落里:“拔光我的利爪,我还有利爪吗?你已经把我逼到绝境了,当你说出那句话时,我身上就被烙下“九皇叔的女人”这几个字了,从那一旋刻,我就只是一个玩偶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明明不能娶她,却给她莫名的希望,这个男人明明不能娶她,却断了她嫁人的希望,她真得好恨。

    见凤轻尘这样,九皇叔语气也柔和了几许,坐了起来,有些笨拙的替凤轻尘擦去脸上的泪:“做本王的女人不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世间有多少女人愿意被他打上这个烙印,为什么凤轻尘就不愿意,这是九皇叔很不能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女子就算出身再高、再优秀,也需要找一个男子依靠了,他不够好吗?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,有什么好的,九皇叔的女人可以有千千万万,我为什么要成为之一,凤轻尘不做之一。”她只做唯一,唯一的妻子,唯一的爱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给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本王第一个承认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第一个,并不是唯一的一个,你能保证我会是那个唯一吗?”凤轻尘抬手用袖子擦掉眼中的泪,直视九皇叔,被泪水的洗涤的双眸明亮动人,眼中有坚强有倔强,唯独没有期待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抿着唇,没有说话,答案大家都知道,说出来太伤人了

    可九皇叔不说,并不表示凤轻尘不能说,凤轻尘自嘲的道:“不能,九皇叔你不能保证我是你最后一个承认的女子,也不能保证我是唯一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在你说出“昨天晚上,本王与凤轻尘在一起”的话后,你就可不能娶我,或者说你从来就没有娶我为妻的打算。因为我有婚前失贞的丑闻,再加上你这句话,又一次证明我行为不检,这样的我没有成为你妻子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本王在你心中就是那样的不堪吗?如果本王要纳你为妾,你以为你能拒绝吗?”面对凤轻尘的指责,九皇叔气得快冒烟,举起手就朝凤轻尘身后车厢击去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诸多顾忌,但妾只是一个玩物,不需要太认真,也没有人会和他较真,他要把凤轻尘收到九王府,没有人会阻止,也没有人了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娶凤轻尘?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,除了凤轻尘的名声外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凤轻尘曾是东陵子洛的未婚妻,而东陵子洛是他的侄子。

    他就算再目中无人、藐视礼法,有些事情也不能做得太过,到时候世人责骂的不会是他,而是凤轻尘,这世间礼法总是对女子更为苛刻,叔娶侄妻,哪怕只是曾经的未婚妻,也是于理不合。

    再说,他现在也不适合娶妻,他有他的难处!

    凤轻尘愣住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九皇叔要纳她为妾,她根本拒绝不了,妾和妻是不一样的,妾只是一个被关在后院的玩物,没有人会关心九皇叔纳了什么人为妾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在别院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?”凤轻尘的语气已有一泻和了,她终归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子,或者说她没有无理取闹的本钱,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,从不会奢求她求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本王说的是事实,昨天晚上你本就和本王在一起,你能反驳吗?凤轻尘,别管本王说了什么,你只要记住,不管发生什么,都要记得相信本王。”九皇叔语气沉重,幽深的眸子似染上一层薄雾,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、谋划什么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