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12第一次,夜半探闺房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l合快讯三生肖期期中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皇上到底要做什么,也许只有皇上自己明白,接待李巡的太监明显是皇后的人,他就知道皇上的意图,知道皇上什么时候回来,也不会给李巡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太监张狂的笑了一声,掐了一个兰花指,矫情的道“陛下的事,我等做奴才的怎么知道,皇上有旨,如有要事可前去别院求见皇上,李大人要是有急事就赶紧去丽山禀报给皇上,要是延误了国家大事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太监特别咬住“国家大事”四个字,提醒李,如果只为了凤轻尘这种小事去丽山别院,那只有死得份。

    见李巡呆在原地,太监“咯”的笑站,扬场而去……

    丽山皇家别院

    皇上坐在书房,批着送宫里的送来的奏折,将一垒奏折批完后,太监把奏折装在一个玄铁盒里,上锁,再三检查无误后,交给一边等侯的侍卫。

    “让太子加紧办了,别延误了正事,有关江南的快报,第一时间送来给朕。”皇上放下御笔,转了转有些酸痛的手腕,太监连忙上前,不轻不重的替皇上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卑职领命。”站在殿中央的侍卫,双手捧着玄铁盒,咚得一声跪下。

    皇上左手挥了挥,侍卫立马下去,替皇上揉捏右手的太监,也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书房内,只余皇上和总事太监,皇上靠在龙椅上,闭目沉思,书房内静悄悄的,好似没有人气一般,好半天于上才开口:“赵德,你说老九这是什么意思,朕这是越看越不明白了,他就不怕凤轻尘就这么死了吗?”

    这才八月末九月初,赏什么枫,皇上来皇家别院不过是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收到凤轻尘病得快要死的消息,皇上当下决定借此机会,试一试东陵九,或者狠狠打压一下东陵九,却不想东陵九按兵不动,一点也不关心凤轻尘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皇上,九皇叔他心思再多,也跳不出您的掌控,您这一试不就让九皇叔现行了嘛。”赵德适时奉承了皇上两句。

    “现行?朕这个九弟就是狐狸,哪有那么容易让他现行,一个没有母亲教导,却能在朕眼皮底下长大的小皇子,能不精明嘛。”话虽如此说,可皇上的脸上明显浮出一丝笑意.

    他是帝王,九王之尊的帝王,这世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太监咯一笑:“皇上,之前九皇叔出手帮凤轻尘都是举手之劳,凤轻尘本就没有生命之忧,可这一次却是不同,凤轻尘那样子,再拖下去就算不烧死,人也得烧傻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要是不出手,那就表示九皇叔根本没有把凤轻尘放在心里,只是拿凤轻尘当靶子,迷惑对手,经此事后这颗棋子也没有用了;而九皇叔要是真在意凤轻尘,不管不顾的请大夫上门,那就是违抗圣旨,那可是死罪。

    不管结果如何,九皇叔这一局都输定了。九皇叔不救,这么辛苦推出来的靶子就算是没用了,九皇叔救那就是违抗圣旨,一切可都皇上您的掌控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货,说得有理,那莲子汤朕就赏你了。”皇上高兴的哈哈大笑,眼睛扫过放在矮桌上的汤品,若有所思的道:“今晚朕入宿在淑妃那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那?”大太监赵德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谢贵妃一到别院就说身体不适,那明显是要皇上今天宿在她那里。

    四妃虽然都是一品,可明显以贵妃为尊,皇上第一天到别院宿在谁的院子里,就是给谁脸面,皇上去淑妃那,明显是打谢贵妃的脸。

    “哼,谢家这段时间跳得那么欢,真当朕是瞎子嘛。”皇上面色一沉,想到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些琐事,心中烦闷。

    朝臣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,实在是太差了,王谢二家想动,皇上也想要借这次机会,好好的整顿朝政。

    内政不稳,如何发兵其他三国。

    皇上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徐徐图之,朝政已渐渐在其掌控中,可眼见就要事成时,却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赵德有心想要劝说,可话到嘴边硬是给噎了下来。

    震天雷这东西彻底勾起了皇上的野心,皇上年岁不小了,他想要有生之年一统九州大陆,皇上是不会听人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凤轻尘已经烧了一天一夜了,两个丫鬟什么办法都想了,可凤轻尘不仅没有退烧,就是人也没有清醒,不过一天的时间两个丫鬟已经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禁卫军统领李巡在皇宫碰了一颗硬钉子后,也不敢过多的照顾凤轻尘,以免惹来麻烦,这就让凤府的人更辛苦了,除了日常的吃食外,外面的什么也不让送进来,而他们的消息也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除了皇上、皇后、洛王和九皇叔外,没有人知道凤轻尘病了,而且病得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凤府的库房里倒是有些人参、燕窝一类的东西,丫鬟将人参切片给凤轻尘含着,却不想凤轻尘越烧越厉害,而燕窝喂一口吐一口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虽懂一些简单的医理,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凤轻尘虽是大夫,可凤家连日常的药材都没有,再说凤轻尘这个情况,似乎不是简单的发烧,两个丫鬟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佟珏,我守上半夜,你守下半夜,我们得轮流休息,不然秀还没有醒,我们就先倒了。”凤轻尘的两个丫鬟,在王府时一个叫佟瑶,一个叫佟珏。

    按理她们到凤府,认了凤轻尘为主,凤轻尘要给她们赐名,可惜凤轻尘压根不记得此事,一直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早期问了凤轻尘一次,可凤轻尘说要想一想,这一想又把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佟珏去睡了,凤轻尘的房内就只余一个佟瑶,而原本府中的护卫,则被禁卫军带到了外院,内院里除了她们主仆三人,再无其他人。

    佟瑶累了一天、担心了一天,给凤轻尘擦身时,好几次都抵挡不住瞌睡的诱惑,往前栽,佟瑶狠狠的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掐,在巨痛下佟瑶一个机灵,总算是有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见水热了,佟瑶端着盆子准备再去换一盆冷水,却不想刚端起盆子,强烈的睡意袭来,佟瑶居然直接往椅子上一倒,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“总算找到了机会。”暗处,黑衣银面的蓝九卿走了进来,轻巧的将房门关上,转身看到衣衫被扯开,露出大片肌肤的凤轻尘,耳根一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我也有当登徒子的一天,不过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救人要紧,再拖下去凤轻尘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上前,坐在凤轻尘的身侧,看着脸色潮红,呼吸急促的凤轻尘,一时之间不知从何下手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