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26杀人,是时候动手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2017地铁地图全图2017全年开奖结果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谢两家的力量是强大的,不过短短一天,西陵瑶华与东陵子淳的事情就传得人驹知,西陵天磊气得脸发黑,西陵瑶华更是将卧室摆件砸了个稀吧烂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恨不得现在就去把九皇叔和凤轻尘给杀了,明明答应把这件事情按下,结果呢?

    皇上寿辰一过,就把这件事情给揭露了出来,还是以这种丑闻的方式,用来减弱凤府起火,和凤轻尘病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欺人太盛!

    西陵天磊第一时间冲进皇宫,找皇上要公道,可发现东陵的皇上比他们还可怜。

    东陵朝局有变大家都知,皇上不做声就是默许这件事情的发生,原本皇上是打算借此机会,安插自己的人手上去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皇上寿辰第二天,就有御史大人弹劾九门提督,皇城禁军,说他们肆无忌惮、横行霸道、欺压百姓、欺男凌女,同时拿出一件件血与泪的证据,要求皇上严惩这些屠夫。

    御史大人摆出来的证据,件件桩桩有迹可寻,苦主无数,其中恶行累累的要数九门提督也就是皇后的兄长。

    皇后的兄长喜欢幼女,据说每一个月被他玩弄而死的幼女都有数十人,而这些七八岁的幼女个个死状其惨。

    另外皇上最看重的禁卫军统领,虐杀成性,强占良田,杀人妻儿,监牢的犯人有不少死在其虐刑之下。

    九门提督和禁卫军的情况皇上知晓一二,可被御史这样爆出来,皇上还是觉得难堪,毕竟这都是他的人呀。

    皇上有意偏袒,想要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却不想这御史大人却是一个老顽固,见皇上和稀泥,一头撞死在大殿上,以死谏的方式请皇上严惩恶吏。

    皇上大怒,恨不得把那御史给抽筋剥皮了,可他不能,他要真这么做了,他就成暴君了,到时候他这皇位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可在一边虎视眈眈,他的儿子也成年了,皇上咬牙,下令血衣卫严查。

    血衣卫总指挥使陆少霖是皇上的人,皇上让陆少霖查,摆明了也是要掩盖这件事情,同时也表示对陆少霖的看重。

    虽说血衣卫也被人御史弹劾了,可是陆少霖这个人却极其狡猾,他居然洁身自好到连青楼都不上,至于血衣卫的刑法,那本就是皇上同意的,文武百官再大胆,也不敢说皇上的不是。

    陆少霖领命,暗中却悄悄地抹了把汗,暗叫惊险,幸亏他当初卖了凤轻尘一个好,不然今天被御史弹劾致死的人中肯定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虽没有欺压百姓,可没有少做买官卖官的事情,之前那方面不行,他便一心钻在钱眼里,想要通过赚钱来证明自己是个男人。好在,好在他认识了凤轻尘,逃过了这一劫。

    皇上有意保住九门提督和禁卫军统领,却不想这两个人一点也不争气,陆少霖还没有去查,九门提督安置幼女的庄子就被人给挑了,数百俱死状其惨的女童尸一字排开,摆放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这是打脸,狠狠地打皇上、皇后和东陵子洛的脸,皇上当场下令拿人,皇后怒气攻心直接晕倒,洛王有心救人,奈何铁证如山、民怨肆起,他无力更改。

    禁卫军统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家突然发火,一堆人冲进去救火,却发现……他家四面墙上全是金砖,这一下别说百姓了,就是皇上也怒了。

    大爷的,国库缺钱的紧,一个小宣卫军统领,却比国库还有钱,抄家,抄家,果断的抄家。

    皇上手上两员大将就这么折损,皇上焦头烂额,正在为新的人选发愁时,又出事了……

    江南官员的秘账不知怎么流露了出来,紧接着整个江南一块的官员都遭殃了,而江南是东陵最为富庶的地方,这里的官员大多是皇上的人,还有各位皇子的人。

    到这一刻,就是傻子也明白,这是世家人的出手了,皇上当下怒了,世家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挑衅到他的头上,当下反击,揪了个错直接灭好几个小的世家。

    九天,短短九天,朝廷上的战火飞扬,这个时候谁有空去管凤轻尘的死活,每一位大人都心惊肉跳,生怕自己一个小心就成为下一个倒霉的人。

    整个东陵的官场都开始动荡了起来,人人自危,胆大一点的趁乱摸鱼,胆小一点则关门闭户,不掺和朝争。

    血衣卫大牢几乎塞满了人,陆少霖忙得脚不沾地,这段时间皇城最威风的人就是他了,世家抓不到他的错,他办差又深得皇上的心,皇上也信任他。

    陆少霖很清楚,他拥有今天这样的地位,离不开凤轻尘的暗中照顾,当下投桃报李,在一片混乱中,把孙翌辞父亲的案子给结了,将人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贪污受贿的官员一大把,孙翌辞父亲这事要在平时定有人盯着,可现在哪个敢触血衣卫总指挥使的霉头,万一落到他手上就惨了。

    孙父虽然在血衣卫没有受苦,可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还能活着从血衣卫出去,从阴暗的监牢走出来时,孙父当下流出热泪。

    孙父很清楚他能活走出血衣卫,全都是因为凤轻尘,而凤轻尘会这么做,全是因为他的女儿孙翌谨,也许孙翌谨到死都不会相信,当初热心救人,会换来对方这么大的回报。

    九天,孙父出了大牢,官场上的震荡也渐渐平复了,大家都默契地不再出手,而最为重要的就是凤轻尘要的东西到了,她要把这事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的什么镜子。”苏文清亲自登门,将凤轻尘委托他制造的镜子送来。

    晶莹剔透,平整无暇,镜子上清楚的映出凤轻尘的样子,凤轻尘走出去,将镜子对准阳光,光线洒在镜子上,折射进门。

    “效果很好,你做了多少面。”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,明天就是预言的时间了,可以动手杀人了。

    “一千面,怎么了?你说过的只要我能做出来,这东西就归我所有,我可以随意买卖。”苏文清是一个商人,他很清楚这镜子的价值,当下紧张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白了他一眼:“放心,我不是你,我没掉钱眼里,这一千面镜子,你先借我用一用,当然还要借我一千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苏文清不放心的道,虽说九卿叮嘱过他,让他全力配合凤轻尘,可凤轻尘明显不是做善事,他可不想被牵连。

    可惜,来不及了,凤轻尘露齿一笑:“杀人!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晃,将光线折射在苏文清的脸上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