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30偷情,要如何才能相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体育彩票中奖号码精准四肖三期必开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偏僻的宫殿、昏暗的灯光,还有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欢爱气息,无不告诉众人,这是一个很适合偷情的地方,这是一个很适合发生一点什么事情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,九皇叔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,他怎么可以轻易地放过,不把自己小小的喂饱一下,也对不起他饿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而凤轻尘呢?她是个不轻易服输的女人。

    刚开始凤轻尘被九皇叔吻得喘不过气来,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九皇叔的怀里,待到她喘过气后,怒了!

    明明就是一个不沾女色,吻技其差的家伙,居然把她吻晕,这也太丢人,更何况她也不能白白被人吃了豆腐不是。

    被人吃了豆腐要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是吃回去!

    凤轻尘直接反吻了回去,她就不信她一个现代人,还是学医的人,会败九皇叔的手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主动鼓励了九皇叔,九皇叔手指一动,就将凤轻尘的腰带解开……

    你们懂得,不是九皇叔有意要轻薄凤轻尘,实在是月色太好、气氛太美,然后情难自禁,两人吻着吻着就开始不对味了,凤轻尘双眼迷离,染上**,九皇叔这个冰人,也隐约有几分急切,好事渐成……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了: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见了呢,应该就掉在这里才是。”女子的声音,隐约带着几分惊恐,有点儿小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想一想,你真带出来了吗?别急,一定能找到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男子的劝慰声,可自己也没有什么底气。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的声音,就是刚刚那偷情的宫女与侍卫,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折回来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两人还真是……坏人好事呀!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同时愣住,就好像一盆凉水浇下来,瞬间将两人的**浇灭,哪怕此时他们唇舌还在彼此的嘴里,可双眼却清明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跳加快,两人同时看向对方,眼角还残余着动情时的风情,而这一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抱紧,用唇堵住对方的嘴,看上去像是掩饰行踪,可实际上却只有他们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心中暗自懊恼,她这是怎么了,居然不看场合,不顾危险,任九皇叔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九皇叔更恼,他恼自己把持不住,更恼自己太笨,没有挑地方,心中暗自决定,下次要挑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,下一次绝不就这样放过凤轻尘,他还没有吃饱!

    方才离去的侍卫与宫女一路走到室内,悉悉索索一通寻找后,那宫女便惊呼了起来:“找到了,原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就好,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。”侍卫也大大地松了口气,想必这东西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下次得注意点,这种会泄露身份的东西,还是不能带出来。”宫女心有余悸的道,打量了一下房内,发现房间依旧还残留着欢爱的气息,最重要的就是烛火还没有吹灭,颇有恼怒的道:“你也真是的,刚刚走也不收拾一下,这要是被人发现那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宫女将窗子打开,很快室内的气味就散了许多,凤轻尘与九皇叔也发现,这空气清晰了许多,脑子也清明几分。

    越是清明,就越发觉得自己刚刚失态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极有自制的人,可偏偏面对对方,却失了分寸,失了理智。

    侍卫连连赔笑,两人吹灭了蜡烛,再三确定不会有问题后,才离去,离去前不问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宫女和侍卫一走,凤轻尘和九后叔也松了口气,两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,好在没有烛火的照明,借着夜色倒是掩饰了两人的尴尬。

    呃……从对方的眼中,发现自己的狼狈的样子,两人火速的分开,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衫,都是第一次做坏事,即便面上不显,可心里还是紧张得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手指有几分哆嗦,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,要不是那宫女和侍女折回来,恐怕她和九皇叔今天一晚上都要耗在这里,什么事都不用做了,也许会做什么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画面,凤轻尘脸一回,借系腰带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从此君王不早朝!不是男人会被美色诱惑,就是女人也会呀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九皇叔毕竟是个男子,这个时候当然是他先开口了,当然就算再紧张,九皇叔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多丢人呀!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说话,也不管九皇叔看不看得见,只轻轻地点头。

    九皇叔拉着凤轻尘的手就往外走,这一次凤轻尘没有甩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刚刚抱也抱,亲也亲了,这伙再甩开,也未免太娇情了,再说她也舍不得,这样的机会错过也许就永远地错过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虽然有几分不好意思,可庆幸九皇叔是不个善言词的,事后也没有说什么让她觉得难堪,或者不知如何回答的话。

    同时,凤轻尘又郁闷九皇叔这个闷葫芦,明明占了她便宜,明明轻薄了她,这个时候出发不说几句承诺的话,好让她安安心呢。

    好吧,虽然奢望九皇叔这个时候娶她天真了一点,可九皇叔怎么也得说上几然:“轻尘,本王定不负你”“轻尘,本王定会负责”之类的话吧。

    一句话都不说,这是什么意思吗?后悔?还是没把她当一回事,只把她当个玩物,想的时候招来玩一下,玩够了就丢?

    凤轻尘越想越不爽,一路上低着头不再说话,心里恨恨地,想着怎么找回场子,怎么教训一下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解,刚刚还好好的人,这伙又是怎么了?可想着正事要紧,替凤轻尘把李想这事办好,说不定她心情就好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个实用主义者,在他看来说再多,也比上动手去做,毕竟这才是实际的,再说依他的个性,还真不耐烦说那些没用的话。

    九皇叔熟练地避开侍卫,完全把皇宫当自己的后花园了,半个时辰后,九皇叔没有惊动任何,把凤轻尘带到李想所住的宫殿外,指着里三层、外三层的护卫,附凤轻尘的耳边悄声道:“那就是李想所住的宫殿,守卫太森严,我们无法靠近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靠近,可这伙却没有旖旎的气氛,两人都将心思放在正事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靠近的办法?”听到九皇叔的话,凤轻尘也暂时把心中的烦闷压下,要知道今天晚上重点是杀李想,可不是和九皇叔偷情。

    偷情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下一更晚一点呀!晚上和同事们吃饭去了,回来晚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