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42雪峰,躺着中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管家婆今期马报图精准平特一肖王中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蓝九卿这些年受得苦,步惊云和苏文清都看到眼里,听到他这么说,两人再也说不出责怪的话,九卿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一个人挑起前朝皇室的重担,一个人游走在刀光剑影中,在一场又一场阴谋暗算中活下来,这份辛苦不是常人能想象的,也不是常人能承受的,他们在一边看着都为九卿担心,更不用提九卿这个当事人了。

    步惊云和苏文清心疼蓝九卿,但也仅仅只是心疼罢了,他们可以替蓝九卿分忧,但却无法替九皇叔做什么,九皇叔身居高位,面对的都是不见血的暗招,九皇叔能依靠的唯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见蓝九卿面色不虞,苏文清当下转移话题,挑了一件正事来说:“九卿,宇文元化那边传来消息,说在北陵的彦上,发现有人的足迹,他亲自去上彦追查过几次,可惜都被对方给甩掉了,宇文元化怀疑彦上的人,可能和前朝有关,他希望你能派人去协助他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化是武将,擅长领兵作战,单人实力肯定没有那些江湖高手强,登彦找人可不是人多就能办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前朝的人?”蓝九卿回味着这几个字,宇文元化绝不是胡乱猜忌,他敢这么说肯定是有证据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那一道惊雷,蓝九卿隐约觉得冥冥之中,上天也许真有安排:“惊云,文清,你们有没有发现,自从凤轻尘从闺阁走到人前后,有关前朝的人与事一一冒了出来,我们行事也顺利了许多,她身上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牵引着我们将隐藏的人与事一一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蓝九卿绝不会有这样的感慨,可今天不知怎么的,他就觉得有些事情,隐约和凤轻尘脱不了干系,虽然他不信什么“天命”,但不得不说有些事情,似乎只有“天命”二字才能解释。

    蓝九卿一句话,让步惊云与苏文清同时陷入沉思,两人眼神在半空中交汇,随即脸色一变,异口同时的叫道:“难道,凤轻尘就是凤离一族所说的天命凤离王?”

    “天命凤离王?”蓝九卿不认同地摇头:“不可能,凤离王位传男不传女,凤轻尘绝不可能是凤离族人所说的天命凤离王。再说,“天命”是什么,只要你成功了,那便是天命。

    如果凤离族人真能看到“天命”,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凤离一族灭亡,别想那些虚无缥缈不存在的事情,我命由我不由天,如果真信天命,那我现在做的这些又算什么?蓝氏灭亡在那些人口中,可是天命所归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这话是用来告诉步惊云和苏文清,不要以怪力乱神,这世间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的,同时亦是告诉自己,别因为“天命”而走入误区,他不能摔倒,一旦摔倒他就再也不会有爬起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如果我们什么事按天命行事,那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了,就算有天命,我们也要逆天而行。”步惊云目光深遂,眼瞳深处闪着莫测的光芒,似乎透着蓝九卿在看别人……

    蓝九卿隐约明白步惊云的想法,面具下的俊颜,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,目的达成,蓝九卿不再继续这话题,继续商讨宇文元化的事情:“能让宇文元化起疑,必不是小事,惊云你让步凡去一趟,协助宇文元化查清彦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蓝九卿从不会在同一步地方,派出两个决策者,即使他派人前去,那人也会听命于宇文元化,这是他对宇文元化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步凡?他行吗?要不我去吧?到宇文元化那里,我定会听从他的命令。”步惊云知道蓝九卿的行事原则,那就是一件事只有一个决策者,只有这样下面的人才不会左右不定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留在皇城,不出意外皇城最近会很热闹。”面具下,蓝九卿的唇角微微上扬,别俱深意地看着步惊云。

    宝儿就在皇城,他把步惊云放走了,谁来陪宝儿,宝儿伤心时,谁来安慰宝儿。

    他要借这次机会,让宝儿看到真实的他,宝儿认识的只有蓝九卿,可那并不是真正的他。

    宝儿如果要嫁给他,也不是嫁给蓝九卿,而是嫁给名满天下的九皇叔,一个冷血无情,高贵疏离,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任何人的男人。宝儿如果要嫁给他,就得明白他的身份,他永远不可能做一个江湖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不用告诉步惊云,他自己明白就好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隐约明白了蓝九卿的打算,想要开口说什么,却被蓝九卿提前一步发现,一个冷刀子飘来,苏文请默默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好吧,他什么也不知道,步惊云估计也是心甘情愿被九卿算计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他要做什么好人呀,与其担心这个,不如关心正事,反正这里面还记得正事的男人,只剩下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南陵锦凡和苏绾怎么处理?九皇叔今天这么不给苏绾面子,南陵锦凡来东陵后,定会以此为由朝九皇叔发难。要知道当初他在东陵建的地下宫殿,就是毁在九皇叔的手上,他那条命也险些葬送在九皇叔手上。依他睚眦必报的性格,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。”江山美人,江山在前美人在后,有了江山什么样的美人没有。这话苏文请想说,可看到蓝九卿那冷硬的面孔,生生将这话给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无论处在什么情况下,他都会将蓝九卿与九皇叔两人分开,这是蓝九卿的要求,因为只有真正把蓝九卿和九皇叔当成两个人来看待,才不会露出破绽,才不会让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当初九皇叔没能杀他,的确是一个极大的失误,现在说这些也无用,南陵锦凡这个人只能留给南陵的大皇子周行处理了,不,现在应该叫南陵锦行,依南陵锦行的隐忍和手段,南陵锦凡崩达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至于南陵苏家,虽然权大,但他与西陵、南陵的关系太复杂了,娶了苏绾,也不一定能得到苏家全力相助,与其如此,不如拒绝苏绾拉拢叶城,夜城的夜家军对我们来说作用更大,要知道天下是打出来的,军队对我们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拒绝苏绾虽然做得有些鲁莽,但九皇叔会尽量将此事的伤害降到最低,了不起多费一些手动脚,给苏绾一个好“归宿”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