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44死别,凤家父母的身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118图库挂牌金多宝十八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州九脉地图在不在凤府,这个谁能肯定呢?

    九州龙脉地图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,哪怕只有一成希望,他们也会去做,这一点在蓝九卿、步惊云和苏文清都明白,也正因为此蓝九卿才不敢把话说得那么肯定,见苏文清满脸期待,只道:

    “试一试总是好的,凤轻尘是我们目前唯一找到凤离族人,而她明显不知道凤离族的事情,所以如果凤府真有什么,肯定会留在那一片废墟之中,文清你与凤轻尘相熟,接下重建凤府的事情不会引人注目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就去凤轻尘,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。”苏文清这下比蓝九卿还要急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让凤轻尘起疑。”蓝九卿想到凤轻尘,那双清澈到似人看透人心的眸子,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不得不再次提醒苏文清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是大事,我一定不会乱来。”苏文清满口答应,他和蓝九卿担心的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蓝九卿不便多说,交待完事情后,就没入夜色之中,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,见蓝九卿离去,步惊云与苏文清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九卿还是那个九卿,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而乱来,否则的话,即便他们再喜欢凤轻尘,为蓝氏江山着想,他们日后也会找机会弄死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根本不知,自己刚从生死关卡走一遭,和王锦凌谈妥凤府重建的事情后,凤轻尘便回到房内发呆,想着王锦凌的暗示,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中将木盒取了出来,对着木盒看了半天,也看不出这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锦凌话中的意思是说,我爹娘来历成迷,凤府也许会有一些能证明我爹娘身份的东西,可是……除了这个木盒,我什么也没有带出来,就算有这个时候也变成废墟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木盒,没有一丝的缝隙,要不是重量不对,我真怀疑这是一块木头。”凤轻尘拿着木盒反复的看,也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王锦凌今天暗示,她爹虽然出生平民家庭,她娘被烙上贱名的忧,但他们两人绝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身份。

    要知道平民家族根本养不出一个能统领大军的人,贱名当中也不可能她娘那般勇敢傲气的女子。

    好竹出歹笋这个正常,但歹竹出好笋的在这个世界基本没可能,因为平民的孩子基本上得不到教育,见识有限,再聪明的人也会被生活磨得平庸。

    她爹娘的身份,王家去查过,结果什么都查不到,她爹所在的那个村子,在一场大战中被上命者下令屠村,无一活口。

    而她娘只有一个贱名的烙印,其他的都是迷,而她娘也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连名字都不记得。

    身份看似完美,经得起查,可也是因为那时候是战乱,很多查不到,但查不到并不表示,众人会消除这个疑虑,只不过随着她爹娘的早逝,没有人去关心罢了。

    四十年前天下初定,战火依旧,平民百姓连吃都吃不饱,每天都在为生际发悉,又怎么能教得出一个能上战场领兵作战的男儿,锦凌说得没有错,她爹绝不可能是乡村小子,她爹身上应该有什么秘密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她爹的死,王锦凌突然提到,她爹当年的死也有很问题,当年那场战争她不知道,但王锦凌却是知。

    从王锦凌的口中,可以得知她爹当年会战败、战死,是因为援兵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天才到,而延误军机的人不仅没有受到惩罚,反倒因为打了胜仗得到嘉赏,而当年援军领兵人就是当今皇后的弟弟…

    她爹战死沙场后,别说尸骨就是连他用的兵器都没有找到,还有她娘,为救皇后而死,而皇后似乎不感恩,而且对她有莫名的厌恶了。

    “爹娘,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,而我要去揭开你们极力隐瞒的事情吗?”凤轻尘把玩着手中的木盒,脸上露出一抹惆怅的笑,双肩耷拉下来,隐约有几分疲累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过去了,皇城里的斗争还没有落幕,每天都有很多官员下马,又有一批新人上去,虽然是由她开启的,可什么时候结束,如何结束却由不得她。

    李想死了,原本安分下来的苏绾、西陵天磊和北陵凤谦又蠢蠢欲动了,几位皇子也各有盘算,虽然这些与她无关,可她却有深深地危机感,生怕自己走错一步,就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有些事,即便她不想参与也不行,人在局中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唉……凤轻尘叹了口气,将木盒收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换上一套劲装,悄悄地出了孙府。

    她想去凤府看看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刚刚离去,孙正道就从暗处走了出来,盯着凤轻尘消失的方向,眼中闪过一抹挣扎。

    到底要不要说呢?到底要不要做呢?

    可说了又如何,做了又如何?

    孙正道重重地叹了口气,看着天空那如同圆盘的满面,咬牙朝孙思行的方间走去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在房内不知说了什么,半个时辰后,孙正道履蹒跚的走了出来了,脸色比进去之前更加得难看。

    孙思行想到父亲几次所说的“离去”很是不安,几次想要寻问,可在看到孙正道一副不愿多说的表情,生生忍住了,只能看着父亲略有些驼的背影消失在眼前……

    孙正道刚刚走出孙思行的院子,就遇到了孙夫人,孙夫人恢复得很好,整个人也清瘦了下来,看上去比之前更显秀美,端庄大方隐约有几分贵气,见孙正道出来连忙迎了上去,温柔的问道:“和思行谈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孙正道脚步一顿,诧异地看向身侧的夫人。

    孙夫人笑了笑:“我是孙家的媳妇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。老爷,我不求别的,只求孙家的责任到你这一代就结束,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,别让我们的儿子继承你的衣钵。另外如果你要走,带着妾身一起,妾身一个人留在这里,会很孤单,我们的儿子他已经长大了,他可以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走”不是离去,而是死,这一点孙夫人很明白,正因为明白才会提出来……

    孙正道握着孙夫人的说,哽咽的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凤府,看着那一片废墟,一脸低落,而她不知,因为她怀疑凤父凤母的身份,让孙正道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