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45夜遇,灭族之仇报不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生肖出三四打一肖两波中特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呆呆地看着化为废墟的凤府,眼中闪着泪花,这是凤府被火烧后,她第一次来,不是不想来,而是不敢来,她怕,怕看到凤府变成废墟后的惨境……

    啪嗒……一滴泪珠从凤轻尘的眼角滑落,凤轻尘没有去擦,而是默默地闭上眼,将那即将溢出来的泪珠全部眨回去。

    李想虽死,可凤府也无法回到重前,以前的凤府虽然破旧、寒酸,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,可那却是她的家,她走在凤府会有熟悉感,可现在呢?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就这么静静地站着,一动不动,她来这里可不是从废墟里找东西的,凤府最神秘的木盒她已经带走了,她今天晚上来这里,不过是想排解一下心中的忧虑,想一想接下来的路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要慢慢地将皇城的事情安排好,然后找一个小镇,过平静的生活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她还能走吗?

    凤轻尘睁开眼,眼中虽然还闪着泪光,可情绪却是平静了下来,凤轻尘丝毫不嫌脏,找了一个块石头就坐了下去,看着无垠的星空发呆……

    “爹,娘,你说我要怎么办?是把你们的身份查出来,把你们的死因找出来,还是就这么懵里懵懂的少活着?”

    凤轻尘讨厌仇恨,也不想背负仇恨,可王锦凌的话,却清楚表明,她爹娘的死不简单,一旦她往深里查,肯定会查出一些,她不想面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有她爹娘的身份,如果王锦凌说得都是真的,再加上她手中那个巧夺天工的木盒,那么她基本上可以肯定爹娘绝对不是普通人,他们的出身绝对不凡,而作为他们的女儿,恐怕也不能普通。

    一旦她查出爹娘的身份,她作为爹娘的延续,必须要去背负一些,她不想背负又或者太过沉重的责任。

    也许别人会想要一个高贵的出身,可她凤轻尘不想,得到得越多,付出得也就越多,身份越尊贵,你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多,荣华的背后是无尽的心酸。

    王锦凌早就查到了她父母的事,可这个时候才说出来,又急切的替她重建凤府,应该是看出了她厌倦了皇城的斗争。

    王锦凌想要她留下,却不主动说,而是用这件事绑住她,王锦凌一直都懂她,可就是因为太懂她,所以更清楚,用什么可以把她一直留在皇城中心,留在他可以看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不怪王锦凌,她只怪自己牵挂太多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头埋在双膝间,脑中闪着前世的协面……

    提着药箱在前线穿梭,背着行军包冲进云南密林,在爆炸区抢救生还者,在简陋的军营里与死神赛跑……

    那样的生活很匆忙,可也单纯,如果可以她真想再次回到战场上,做一个普通的战地医生,在那里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满腹算计,她要做的就是救人,在那里她虽然只有一个人,但她却不会觉得孤单,在这里她突然觉得好孤单……

    “我虽然习惯战地医生快节奏的生活,可我并不表示我愿意参与斗争,愿意每天把自己绷得紧紧的,现在的我只想要简单平凡的生活,一间医馆、一杯清茶、一个丈夫、两个孩子、三顿饱饭,难道这样也是奢望吗?”凤轻尘问天,可天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苦笑一声,坐在那里默默地思考着,她父母的事情,是查还是不查?

    查,必会惹来麻烦;不查,暗中的人会放过她吗?

    好半晌后,凤轻尘站了起来,重重地吐了口气,眼中又度恢复了斗志:“不管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这世间哪来那么多不平凡的人,我这是在杞人忧天,我爹娘的身世就算有疑点,但也不一定就是不凡,也许是他们有其他的苦衷。

    再说了,爹娘的事情我不知道便罢了,现在知道了我哪能继续糊涂下去,就算我想要糊涂一辈子,也要看人家肯不肯放过我,现在这局势我想要跳出去,怕是不容易了,避不可避,那就战吧!”

    决定了,凤轻尘就不再纠结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准备回去了,不过回去前,凤轻尘决定去燕子街看看。

    燕子街在城南,是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,皇城的格局是东富西贵、南贫北贱,王谢二家所住的乌衣巷就在城西,在皇城只要看住哪个区域,就知道是什么人家了。

    凤府的下人大部分是王家和苏家的送的,凤府被烧后,他们都各自送了回去,剩下那些伤残老兵,王锦凌全部安排在燕子街,每家每户给了三间木屋,三百两安家费。

    王锦凌办事她放心,再加上她一直忙着准备炸死李想的事情,所以一次也没有去看过,今天晚上既然出来了,她就准备去看看,一来安心,二来则是因为太久没有训练,她想看看自己暗夜隐藏的技巧有没有退步,三来也算是发泄一下心中苦闷。

    你说为什么要隐藏?大大方方的走不就行了,咳咳,别受电视剧影响,认为到了晚上什么人都能外出,别说皇城了,就是一般小城都是有宵禁的,到了晚上就不能出门,要是被巡防的侍卫逮住,那可是要入大狱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带着九皇叔的玉牌,不担心被人抓到,可一个女孩子半夜在城外晃荡,被人发现总不是好事,有心人说不定还认为她是细作,然后本着宁可错杀、绝不放过的原则,把她错杀了,她不得冤枉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小心地避开了巡夜的侍卫,像做贼一样穿梭在兄小巷里,亏得她最近把皇城给摸熟了,要换做以前肯定迷路了。

    没有惊动任何,安全到达燕子街,凤轻尘满意地一笑,没有退步就是好事,夜色中,紧随而来的蓝九卿,没有看到凤轻尘那微扬唇角。

    蓝九卿一路尾随凤轻尘,看她从凤府到燕子街,又折回孙府,在心中暗道女人善变时,同时亦不解,凤轻尘这隐藏的本事是谁教的?

    蓝九卿有心想要查,可想到凤轻尘在凤府废墟前说的话,又把这事给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了,一旦她知晓自己是凤离族的嫡系,会不会找他报仇?

    要知道,凤离就是灭在蓝氏一族手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蓝九卿就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,他不想与凤轻尘为敌!

    在凤轻尘没有对他情根深种之前,他绝不让凤轻尘查出她的身世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