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48荡妇,点凤轻尘的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三合最新开奖凤凰闲情c图库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【三更!】

    女人之间的斗争有多么得惨烈,不用翟东明提醒,凤轻尘也明白,所以她不会让自己陷入那种无休止的算计中。

    后院是女人战场,在凤轻尘眼中,那比枪林弹雨、战火纷飞的战场还要可怕!

    “和那些名门贵女相比,我的确不够看,我不懂后院的之争,所以我不会把自己置于那样的险境,苏绾的敌人从来不是我。

    娶不娶苏绾那是九皇叔的决定,九皇叔不可能因为我而不顾大局,因这事而拿我出气,实在是小心眼也看不清。南陵锦凡这个男人也太没有风度了,拿女人出气算什么英雄好汗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话和翟东明说没用,凤轻尘还是忍不住开口解释。她和南陵锦凡有过一面之缘,当时就觉得这个男人太过阴冷,不能轻易得罪。

    那种人定要离得远远地,现在听翟东明这么说,凤轻尘只觉得那男人不仅阴冷还很残忍了,连孕妇都不放过……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这简直就是魔头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也别想太多了,有些事情不是你和能控制的,南陵锦凡没有能力拿九皇叔怎么样,当然就拿你出气了,谁让你是九皇叔唯一一个亲口承认的女子,打你的脸就是打九皇叔的脸,凤轻尘你做好心理准备吧,南陵锦凡肯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说得口都渴了,端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,而没有发现,他端得根本不是自己面前的茶。

    那杯茶是我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伸手想要抢,却发现来不及了,只得生生把手收回来,到嘴的话也乖乖的噎下去了,只能在内心默默埋怨,然后悄悄地将翟东明那杯茶放到自己的面前,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,她可不想发生谢三上门的事件,一句话让翟东明把茶喷出来……

    至于翟东明所说的做好心理准备?

    凤轻尘只能说,翟东明站着说话不腰疼,这种事情怎么做心理准备呀?

    可翟东明那个混蛋喝完茶后,估计是发现自己端错了茶杯,脸一红丢下一句:“凤轻尘,你自求多福。”就跑人了,留下凤轻尘一个人了对着空椅子发呆。

    自求多福,还真是只能自求多福了,因为她就算提前收到了消息,也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已经来了,而且这一次他是光明正大的人,一国皇子如果存心和她过意不去,有的是办法收拾她。

    杀人不过是头点地,担惊受怕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,可她呢?

    凤轻尘抓起面前的茶杯,正准备喝时,突然记起这杯茶是翟东明的,咚……的一声,茶杯离手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孙思行刚目送翟东明一溜烟的跑走,正担心出事,一进来就看到凤轻尘一副失神的样子,当下紧张地上前寻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让下人打扫一下。”凤轻尘扯出一个僵硬的笑,越过孙思行往外走。

    屋外阳光灿烂,可凤轻尘却觉得发寒。

    她又一次被九皇叔推到风口浪尖了,而且还推到了一个变态的面前,这种不知前路的感觉,真了糟糕透顶了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给我记住了,到时候我们新账旧债一起算。”凤轻尘握拳,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孙思行一脸胆忧,但看凤轻尘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,只得乖乖地停下了脚步,转身去交待护院,看好凤轻尘别让她出门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火气,出门很突然惹事!

    凤轻尘愤怒,而皇宫招待南陵锦凡的九皇叔,此时也有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就像一条毒蛇,被他盯住了,除非杀了他,不然的话就会被他活活缠死,最主要这条毒蛇还一条毒舌,而且他什么话都敢说,晚宴才刚开始,南陵锦凡就迫不急待的卖弄他的毒舌。

    “来到南陵皇城,小王算是开了眼见了,小王还以为你们东陵的人说,东陵的女子知书守礼,熟读《女诫》,温婉贤良是真的,原来全是骗人的,给自己贴金罢了。

    东陵的女子完就是放荡成性,视礼教为无物,这样的女子也就是在东陵,要是在我南陵早就沉教塘,磊太子,小王劝你如果要选妃,千万别选择东陵,万一娶个荡妇回去,天天在你头顶上给你织绿帽子,你就是哭都没有地方了。”南陵锦凡边说边晃动着手中杯子,轻蔑之姿不言而喻,再加上他肤白唇薄,细长的丹凤眼往上一挑,尽显凉薄与无情。

    阴邪暴虐、刻薄寡恩,这样的男人,没有帝王之相,这也就是他在南陵大权在握,却始终不能立为太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的话一出口,除西陵天磊几人外,其他人全都变了脸,皇上脸上原本就不自然的笑,此时更是僵硬的可怕。

    九皇叔握酒杯的手一紧,指关节处泛着白,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很快……哪怕是坐在他身边的太子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以极度缓慢、优雅的姿势将杯子放回原地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南陵锦凡这话是针对凤轻尘,可对方没有点明,他要是挑破了,反倒对凤轻尘不利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与其他几位皇子亦是面色不虞,他们怎么斗、怎么争、怎么看不起凤轻尘都是内部的事情,一旦有外人挑衅,他们就会连成一气,专心对外,不过这并不是他们开口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全吃静,南陵锦凡却像是不知一般,轻笑了出来,一副纨绔大少的作派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留着半尺余长白胡子的夏太傅,第一个坐不住,站起来厉声指责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何许人也,张狂任性,近年来东陵与南陵的几次大战,都是他挑起的,他是一个好战份子,向来主战,这样的他怎么会会把一个个太傅放在眼。

    如同浪荡公子一般,南陵锦凡收起笑,把玩着手中杯子,连个正眼都不给夏太傅,好半晌后懒懒的道:“小王就是表面的意思,这位大人不会听不明白吧?小王是粗人,有什么说什么,可不像你们东陵人一样,喜欢往自己的脸上贴金,明明腐烂不堪,还喜欢摆出一副清高脱尘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长相极其貌美,虽偏阴柔,但没有男生女相,一看就知是男子,虽然浪荡但却不显粗俗,身上也流露出天家威仪,这伙自己是粗人不过是嘲讽东陵,把东陵的怒火转移到凤轻尘身上,提醒他们因为凤轻尘,东陵才受此侮辱……

    南陵锦行今天就要对凤轻尘出手!

    九皇叔左手垂在身侧,微微握紧,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样子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