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60洞房,叫一个男人的名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68马会开开奖结果直播2017大乐透历年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翟东明说,暗杀这种东西并不是不能用,得要看用在什么人身上,暗杀一国皇子公主那基本没戏,可要暗杀凤轻尘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的事,西陵天磊怕是恨不得生吃了她,还有南陵锦凡,依那个男人小气的样子,今天王锦凌逼他的账,来日定要算到她的头上了,明得不行可以来暗得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头痛呀,一个没摆平,又惹上一个,她果然会惹麻烦,凤轻尘默哀,上天赐给她一个会惹麻烦的体质时,怎么就不赐她一个,能压得住麻烦得身份呢?

    凤轻尘想到九皇叔的提醒,特意走慢两步,等王锦凌一起,小心无过错,有王家大公子在,一般人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“轻尘,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却不想,没等到王锦凌,先等到东陵子淳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虽然挂着亲王的名,可他从不过问政事,这个时候当然不会留下来议事了,他唯一要为东陵做的事情,就是等时间到了,娶西陵瑶华为妻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子皇孙,哪怕你再得宠,只要你受皇室供养,那么你就得为皇室付出,婚姻只是其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有事?”凤轻尘已经走出了大殿,因她和淳王的位置离皇位最近,他们算是最后出来的,身后也没有几个人,不过前面几位大臣,听到淳王开口,一个个磨蹭的不肯走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心里、眼里都只有凤轻尘,哪里有闲情管那些人,凤轻尘倒是想要开口,可看他们的眼睛贼亮贼亮的,就明白即使她开口赶来也没用,这些人不会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见凤轻尘淡淡的样子,东陵子淳有几分局促,同时亦有几分不安,堂堂亲王站在凤轻尘面前,却被凤轻尘压得没半点傲气:“轻尘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,你有什么话就请直说。”凤轻尘不耐烦了,王锦凌都出来,她要不上前,说不定王锦凌就被别人给截走了,现在王锦凌可是炙手可热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深深地吸了口气,他知道今天要是不开口,他就没有机会了,淳王一脸深情地看着凤轻尘:“轻尘,我心悦你,我原本是想要娶你为正妃,只是瑶华公主那件事情,我……”

    要说瑶华这事,淳王真是无辜受害了,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呀。

    凤轻尘被淳王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,不等他说完,就打断道:“多谢淳王厚爱,淳王即将娶瑶华公主为妻,这话还请淳王不要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这个时代男子的爱情,他们可以一边娶妻,一边说爱你,让你委身为妾,他们没有一点不安,甚至理所当然,因为这个时代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为妻,纳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为妆,给妻子足够的体面,在自己还喜欢那女子时,给她足够的宠爱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在别人眼中是正常的,可她凤轻尘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想娶的人是你。”东陵子淳急切的道,他是真心想要娶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,你娶瑶华公主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,你的婚事你自己做不了主,所以这话请殿下不用再说了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困扰。”凤轻尘看到了东陵子淳眼中的爱慕,但同时亦明白他的打算,所以她拒绝起来,丝毫不会觉得伤了对方。

    果然,东陵子淳说出了自己的打算:“轻尘,你嫁给我为侧妃可以吗?我保证除了正妃的位子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淳王殿下,我没兴趣与瑶华公主共侍一夫。”凤轻尘尽量挑了一个不伤东陵子淳自尊的答案,男人都好面子,她不想树敌。

    “可是娶瑶华又不是我愿意的,我不想娶她。”东陵子淳委屈,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打死他也不去九皇叔的别院,更不会喝那什么雪酿。

    雪酿,对,一定是雪酿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双眼一亮,连忙抓住凤轻尘的双手:“轻尘,雪酿,一定是雪酿有问题,我和瑶华公主喝了雪酿才出事的,九皇叔,轻尘,走,我们这就去找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被保护得太好,还是太过急切,东陵子淳居然完全没有考虑到,他这话说出去后,会给九皇叔甚至东陵带来什么样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凤轻尘不喜欢,甚至很讨厌,手被人握着的感觉,启今为止,能握着她手的人,一只手都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一个,蓝九卿是一个,王锦凌偶尔为之,她亦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听我说,这事十有**就是九皇叔……”东陵子淳此时正兴奋,哪里注意到凤轻尘面色不虞。

    凤轻尘头痛,不等东陵子淳说完,连忙打断: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轻尘,我……我是被人陷害的。”东陵子淳不解,凤轻尘为什么生气,把这事说清楚了,不是更好吗?

    凤轻尘头痛,皇上怎么可以把东陵子淳给养得这么单纯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,收起你的猜测。不管事情真相如何,现在结果已经出来,你毁瑶华公主的清白,无论如何你都得娶她。

    再说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,你并不知晓,你也只是猜测罢了,而你的猜测会让东陵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淳王殿下,别忘了你是东陵皇室中人,你所做的事情必须以东陵的利益为前提,不然,到时候就是皇上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半是威胁半中恐吓,为了不让人听到,她特意附在东陵子淳的耳边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只感觉一阵苏苏麻麻的热气袭来,整个人都晕乎乎的,根本没有听到凤轻尘说了什么,只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反正凤轻尘说的话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孺子可教也!

    凤轻尘却以为东陵子淳听进去了,满意地点头,见淳王如此听话,凤轻尘决定恶心一下瑶华公主,在东陵子淳的心中,为瑶华公主埋下一颗厌恶的种子。

    “淳王殿下,我知道要你娶一个,心有所属、甚至在洞房时,叫另一个男人名子的女人。会让你很不高兴,觉得伤了男人自尊,但事已至此,你我都无力改变,轻尘只希望你能和瑶华公主举案齐眉,白头到老。”有前面那句话杀人不见血的话,凤轻尘后面祝福的话,就显得份外的搞笑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王锦凌自信是君子,从不会嘲笑人,可听到凤轻尘这句话,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轻尘,你真有趣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