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66狠手,最好的自保是杀了对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看港股行情的软件天空彩票正版综合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【第九更到了,第十更要不要发呢?】

    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别说王锦凌来不及制止,就是刺客们也没有弄明白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待到刺客们发现时,载着王锦凌的马,已如同离弦的箭飞了出去,他们连个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这个笨蛋。”远远,还能听到王锦凌骂人的声音,能把王锦凌这个温润公子气得骂人,凤轻尘也算有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王锦凌,别担心我,我会撑到你你来救我。”凤轻尘大声道,而说话时,她手中细针,“嗖”的一声,飞入刺客首领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刺客首领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人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效果不错。”凤轻尘满意地点头,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的刀,她不擅长用兵器,可有一把刀在手上,会比较有用。

    “杀,杀了凤轻尘。”刺客们在一片混乱中回过神,五留下来围攻凤轻尘,七人则去追王锦凌:“快,快追,别放过王锦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追不到了。”凤轻尘再次按下左臂上小暗器,这东西是孙正道仿袖箭做的,比袖箭更小更灵活,因为它里面装得是染了毒的细针。

    作为大夫,他们当然要用自己擅长的东西防身了,而凤轻尘所用的毒,可不是什么砒霜一类的,而是化学剧毒,就算不立及死也没得救。

    可惜,针太细,杀伤力与杀伤范围都有限,凤轻尘一连按了数次,也只刺住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噗咚……

    噗咚……

    和刺客首领一样,一沾上那细针,两人就倒地,这下追杀王锦凌的人变成了五个了,凤轻尘没法再追,因为她自己也被刺杀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能默默地祈祷,王锦凌能跑快一点,救兵能早一点到,不然依王锦凌那样子,被这四个刺客追上,只有等死的份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这个女人手上有暗器。”一虎背熊腰的壮汉,举刀砍向凤轻尘的背后,凤轻尘连忙转身,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的一声,两把刀相撞,在黑夜中闪着火光,凤轻尘被逼得连连后退,虎口生痛,隐隐有温热的液体流出。

    该死,手受伤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气得想要骂脏话,她最恨有人伤她的手了,这些人都要死,但真正该死的,是他们身后的人:“你们的主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哼,去问阎罗王吧。”刺客口风很紧,凤轻尘也没有想过,这么一问对方就答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可惜要见阎罗王的人是你们,而不是我。”凤轻尘再次按下左手上的暗器,嗖嗖……数枚银针飞出,在黑夜中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快,快避开。”

    暗器,只能出奇不意,当对方发现你的套路后,再用就没有效果了,这一击凤轻尘就没有伤到一个人,不过却逼得四个刺客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黑夜中,凤轻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,可惜没有人看到:“其实,我的暗器不仅仅能杀人,还能逼死人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如同一阵风,嗖的一下,冲到刺客的面前。

    当……刺客一刀砍下来,凤轻尘又挡了一刀,虎口依旧痛得厉害,凤轻尘却一步未退,靠近,抬腿,用力顶在男人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当的一声,被击中胯下的那个刺客松开手中的刀,双手抱着命根子原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松开对手,眼见左侧的攻击过来,凤轻尘手腕一动,一个过肩摔,将大汉摔向左侧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刀砍向骨肉的声音,血飙了凤轻尘一脸,值得庆幸的是,这不是凤轻尘的血。

    咚……又解决了一个刺客

    “贱女人,你找死。”看到同伴死在自己的手里,刺客火了,三人同时冲了上前,凤轻尘手中已没有武器了,她除了跑什么也做不到,而她一个女子能跑得这这三个大汉吗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所以她不跑,面对步步逼近的刺客凤轻尘只是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,跑不掉了吧。”刺客张狂的大笑,三人同时举刀向凤轻尘砍去,他们没有发现,被他们逼到死路的女子,并没有害怕,而是一脸坚定的看着他们,眼中闪着森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去死……”刺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一声惨叫声响起,接着第二道、第三道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”

    凄厉的声音,如同鬼叫,街道两边的百姓也被吓醒了,却没有一个人,敢出来打听外面发生了什么,更不用提帮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“咔当……”三把刀砍下去,却齐齐砍在刀墙壁上,可凤轻尘已经悠哉地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刺客倒地上,双手抱着脸,双哭又叫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酸的味道,借着月光可看到,那三个刺客脸上的溃烂与红肿。

    原来,凤轻尘趁着与第二个刺客近身博斗的机会,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未经释释的浓硫酸,待到这三人逼近时,就将硫酸波向对方。

    别问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拿出浓硫酸,事实上她进宫前就准备好了,凡是能杀人的东西,她都拎出了一两件。

    人家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,在凤轻尘看来,最好的自保就是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浓硫酸这种东西,凤轻尘不是给人准备的,她怕进宫后,那南陵锦凡会要她驯兽呀什么的,这浓硫酸本来是准备对付野兽用的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想太多,实在是她的驯马术太出色了,出色到她怕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,再说有备无患吗,哪知最后还是用到了人身上。

    比较可惜的是,她准备的份量不多,再加上硫酸这种东西,也只能出奇不易的攻击一次,再多对方就不会上当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静下心来,发现王家的护卫还在与刺客纠缠,知道此地不宜久留。

    如果让刺客突破王家护卫的守卫,追过来她就惨了,可要是不逼问这三个人,幕后主使人是谁,她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说,谁派你们来的?”凤轻尘捡起地上的刀,朝刺客的脸上划去。

    “啊,啊啊……”那刺客如同负伤的野兽一般,痛苦的嚎叫:“杀了我吧,我不会说,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浓硫酸的腐蚀性太大了,凤轻尘走近看,发现那三个刺客整张脸都毁了,特别的吓人,尤其此时夜光不明,乍一眼,看上去就如厉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说是吗?不说那就算了,至于杀你?很抱歉,我现在没有心情杀人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举刀,朝三个刺客的四肢划去,不知是天色太黑看不清,还是凤轻尘没有控制好力道,又或者她是帮意的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刀划下去,三个刺客除了手筋与脚筋齐断外,手腕与脚腕只剩下一半粘在身体上,血噗嗤噗嗤地往外流,如果不及时医治,这三人很快就会因血流尽而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