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73夜探,是你诱惑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昨晚六会彩开奖结果查询经彩网双色球预测号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孙正道夫妇二人一出来,转身就关上门,摆明了不让人进。

    “轻尘秀没事了,你们可以放心了。为了轻尘秀的身体着想,请你们今天不要打扰她,如果实在担心她,请明天再来,明天轻尘秀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纹上凤离族的忧后,在孙正道夫妇眼中,轻尘就有资格姓凤离,而不是姓什么凤,所以在人前,他们不会再叫凤秀,当然他们也不敢说出凤离这个姓氏,只好改口叫轻尘秀。

    翟东根本不会注意这些细节,苏文清就算发现了,也不会多震惊,他早就知道凤轻尘与孙正道的身份,对于孙正道的称呼,他并不觉得违和。

    可王锦凌却不一样,从孙正道夫妇称呼上的变化,他明显感觉到,孙正道夫妇二人对凤轻尘的态度也有了极大的转变,这样的转变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王锦凌脸上闪过一抹担忧,扇形的睫毛微微往上翘起,剑眉微拢,看孙正道夫妇的眼神也带着打量与审势。

    王锦凌并不掩饰自己的怀疑,孙正道虽然累得近乎虚脱、神情恍惚,可依旧发现王锦凌眼中的质问。

    孙正道坦坦荡荡的迎上王锦凌的眼神,他很清楚凤轻尘的身份,可以瞒别人一辈子,但瞒不了王锦凌一辈子。

    王家,可是从前朝一直传承下来的,在前朝与蓝氏、凤离氏的关系也不错,如果皇城会有人怀疑凤轻尘的身世,那么王锦凌将会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孙正道只希望王锦凌的怀疑能延后,现在的凤轻尘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,他除了能给凤轻尘一个代表凤离嫡女的忧外,什么也给不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凤离嫡女的忧,要是被外人先发现了,反倒会给凤轻尘带来致命的危险,想到这里孙正道更加得镇定,王锦凌心思细腻,他必须坦荡自然,才能打消王锦凌的疑虑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,两个男人站在院中以眼神互相试探,很快就引起了翟东明与苏文清的注意,苏文清皱了皱眉没有说话,翟东明这个大老粗没那么多心思,直接开口问道:“锦凌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锦凌淡淡地收回眼神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:“没事,东明我们先回去,明天再来孙府。孙大人,锦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慢走。”温和有礼,风流隽逸,可孙正道却在王锦凌的眼中,看到那一闪而过的凌厉与警告。

    孙正道大大地松了口气,王锦凌并没有怀疑什么,他只是担心轻尘秀,这样就好了。

    踩着晨光而来,踏着星光而去,随着王锦凌一行人的离去,孙府又回到原本的宁静,明处的人全走光,孙思行才上前寻问:“爹,我师父她真没事了?”

    咳咳……孙正道从房间出来一直都在强撑,撑到把王锦凌一行人打发走,这伙才显露疲态。

    “爹,你没事吧?”孙思行再白,再天真,也能看出孙正道的疲累,不过天色太暗,再加上孙正道从屋里出来后,就一直站在暗处,孙思行看不到孙正道那张瞬间苍老数十岁的脸,也看不到孙正道眼中的泪花与沧桑。

    “咳咳,没事,站了一天有些累了,我和你娘下去休息,今天晚上你辛苦一些,亲自看顾你师父,有什么事再叫爹。”孙正道双眼湿润,满怀眷恋与不舍。

    他最不舍得就是孙思行,可他别无选择,这是孙家人的使命。

    孙思行隐约察觉到父母的不对劝,可依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多想,在后脑勺挠了两下,还没有想明白,孙思行便收回心思,乖乖听话进去照顾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孙夫人已经替凤轻尘换上了干净的衣衫,露在外面的肌肤光滑如初,完全看不到受伤的痕迹,脸色也红润了许多,那样子就像是睡觉了,完全不像是受伤的人。

    孙思行很好奇,他爹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这么快就把师们身上的寒气去掉了,看师父的样子,身上的伤好像也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孙思行想要解开凤轻尘的衣服,查看一下凤轻尘的伤势恢复得如何,可想到男女授受不清,既然不是为了理清伤口,就不应该去看女子的身子。

    再说这屋里只有他和师父二个人,他要乱动那不是坏了师父的名声嘛,算了,明天再说。

    孙思行默默地坐在一边,守着凤轻尘,明天去问爹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孙思行却不是知,今天晚上是他最后一次有机会与他爹说话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忙得不可开交,根本找不到机会,问清他爹是用了什么办法,医好了凤轻尘的寒症。

    等到孙思路行闲下来时,想要问个明白时,他爹突然告老还乡,带着他娘走了。甚至都没有与他告别,只留下一封信,让他好好跟着凤轻尘的身边,不得背叛凤轻尘,不得做出危害凤轻尘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后,孙思行万分后悔,责怪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爹娘的失常,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他一定会缠着他爹娘,就算不带他一起走,也可以和爹娘多说几句话,可这世间哪有后悔药卖……

    子夜时分,万籁俱寂,孙思行从昨天半夜到现在,就没有合过眼,再三确定凤轻尘伤势恢复得很好后,孙思行终于撑不住,趴在桌上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九卿确定孙思行睡熟后,悄声潜入房内,直接给孙思行点上睡穴。

    屋内烛光明亮,蓝九卿能清楚得看到凤轻尘红嫩的脸颊,在屋外听到凤轻尘平稳的呼吸声,他就觉得奇怪,凤轻尘这个样子哪里像受伤的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伤得有多重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样的伤没有两三个月根本无法痊愈。

    蓝九卿可不是孙思行,会顾忌男女大防,会顾忌凤轻尘的名声,他怀疑便动手查证。

    再说了,凤轻尘的身子,他该看地,不该看地都看了;该摸地,不该摸地也都摸了,解开凤轻尘的衣衫,查看凤轻尘的伤势,蓝九卿一点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凤轻尘本就是他的人,他看凤轻尘的身子有什么不对?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,别的男人却是不能,蓝九卿也不管孙思行会不会闷死,将床上的被子,反手罩在孙思行的身上,把他包得严严实实,然后丢到门外……

    确定不会被第二个人看到,蓝九卿直接将凤轻尘上半身剥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圆润的双峰失了衣服的束缚,暴露在空中,缓缓的立了起来,双峰上的红点散发着诱人光泽,蓝九卿只感觉下身一紧,想也不想就低头含住,轻咬……

    身体的本能,让凤轻尘轻轻地颤抖,却不想这样的战栗直接刺激了蓝九卿,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蓝九卿心中已认定了凤轻尘,这就是他的女人,他没有什么不可以碰的,没有道德的束缚,蓝九卿更加放肆了,半趴在凤轻尘的身上,在凤轻尘的身上,落下密密麻麻的吻。

    蓝九卿也算细心,他只敢轻轻地吻着,不在凤轻尘的身上留下忧,可不想这样的动静,引得自己的玉火高涨,恨不得现在就把凤轻尘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却能引得我失态,不知是我的自制力太差,还是你的魅力太大。”蓝九卿半是懊恼半是窃喜,多年压抑的生活,让他心如止水,再美再诱人的女人,也引不起他半丝反应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对女人没有兴趣,对女人硬不起来,当然他不喜欢男人,只是没有哪个女人,能让他产生冲动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一生就这么心如止水,等到功成那一天,借助药物留下一个孩子,可不想他遇到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静静地躺在这里,就能撩拨的他无法自制,不知是他的幸运,还是他的不幸。

    蓝九卿喘着粗气,趴在凤轻尘的颈脖处,借这个动静,平息心中的玉火。

    待到玉火平息,蓝九卿才离开凤轻尘的身体,替凤轻尘翻了个身,露出她的背。

    和他想象的一样,光滑如玉,泛着健康的粉色光泽,不仅没有受伤的痕迹,甚至比以前还要白皙、细腻,手感肯定也比以前好太多。

    情玉还未散去,看到如此美味的凤轻尘,蓝九卿怎么可能放过,手指轻轻地抚在凤轻尘的背上,略带彪的手指,在光洁的背后留下一道道红痕,就如同白玉染血。

    蓝九卿皱了皱眉,显然是不满意这红痕出现在凤轻尘的背上,可又舍不得松手,只能减轻力道,指腹在背后轻轻的摩挲,留下细小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终于是名至实归的凤离族人,这样的你,我更不能放过。”蓝九卿一进来,就猜到孙正道用了什么办法救治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离和蓝氏都有属于自己的忧,唯一不同的是,蓝氏的忧只会纹在未来的帝王身上,蓝氏的忧是剑鞘,与凤离族的剑正好相匹配。

    与其说,凤离族替蓝氏守护半壁江山,不如说凤离族与蓝氏共掌天下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