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95二货,凤轻尘被羞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54222四肖三期必装备炫酷的手游带光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听到凤轻尘的话,佟珏和佟瑶双眼闪着泪花,太好了,她们家秀,终于像个秀的样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丫鬟不仅仅要要理好主子的衣食住行,外面的交际与人情往来,也得协助主子处理。

    其实,凤轻尘每一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可偏偏她懒得很,从来不管这些琐事,除非是天大的事,不难都让佟珏和佟瑶看着办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想到今天早上,凤轻尘默默望天的呆样,怀疑凤轻法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,怕凤轻尘反悔,佟珏和佟瑶立马将凤轻尘今天可以做的事情,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那些什么茶会、诗会、花会,两个丫鬟早已剔除了,她们很清楚凤轻尘不会参加这种无聊的聚会,只挑重要的事情说:“永昌伯府的少夫人早上递了帖子,邀秀品茶。”

    “永昌伯府?我认识他们少夫人吗?”在皇城,认识她的人很多,可她认识的人真不多,毕竟皇城中像她这么出名的闺阁千金少有,当然这种名事并不是什么好事,正常人都不会想要。

    “永昌伯府的少夫人是温家大秀。”佟珏委婉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今天去。”这温家秀,就是晋阳侯夫人给她介绍的新患者,成亲多年不孕,结果她自己没事,凤轻尘建议让她丈夫接受检查,看样子对方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总指挥夫人,下了帖子说三天过府一叙。”佟珏的嘴角抽了抽,她真心不希望凤轻尘和血衣卫的人打交道,太坏名声了。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没有听到佟珏的心声,再说凤轻尘对陆夫人颇有好感:“回头和陆夫人定下具体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作为一个好丫鬟,即使不满也要按主子的意思办。

    “宁国公世子夫人送来《靡旎古琴谱》,说是给秀你打发时间。”佟珏嘴角又抽了,她家秀根本不懂琴,恐怕是要辜负对方一番好意了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还不知道,凤轻尘与苏绾对战一事。

    “宁国公府有心了,记册,等到宁国公府两位小公子百日时,替我准备一份差不多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在东陵,孩子的洗三、满月和满日都要大办,对于自己亲手接手的两个幸伙,凤轻尘充满了期待,两个幸伙的洗三和满月她都差过了,百日肯定是要参加的,宁国公夫人与世子夫人也再三邀请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又继续往下报,而接下来都是一些送礼的人,而他们送的礼,没有意外,全部与苏绾比试有关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送来书圣真迹,给秀赏玩。”书圣真迹有价无市,整个东陵也就三幅,两副在皇宫,一副在太子手上。

    “退……收下吧。”凤轻尘知道太子的礼退不得。

    佟珏面无表情,刷刷记下,在她心中凤轻尘什么人的礼都收得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一些琐事,凤轻尘听了两句后,不耐烦的打断了,让佟珏和佟瑶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默默地闭嘴,果然她们还是高看了秀,秀还是不耐烦这些事,两个丫鬟默默地退下。

    上午,凤轻尘在书房里,倒腾智能医疗包,准备两天后的手术,至于与苏绾的比试?算了吧,她就是放在心上也没用。

    下午,凤轻尘如约去了永昌伯府,也许是因为曾打过一次交道的原因,温家大秀没有与凤轻尘拐弯抹角,喝了一杯茶,说了几句场面话,就把她家夫君给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家大秀的夫君,是永昌伯府嫡出的二公,没有继承爵位的权利,不过因为是正室所生,以后分家产会多一些。

    二公子长得人模人样,手上拿着一把扇子,一副风流才子的模样,可那双眼却半点不正经,下盘轻浮,眼袋明显,明显纵欲过度,凤轻尘表示她很不喜欢此人,可医生没有挑病人的权利。

    再说,皇城勋贵之家的公子少爷们大多这个样,爵位世袭,一出生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。等到成年后,萌祖荫什么都不做,就可以直接入官场任高位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勋贵之家也想学世家大族,对家中少爷好生教养,可偏偏他们当中大部人,都是好的不学专学坏。一个个和那些世家所出的纨绔公子差不多,除了吃喝玩乐、嫖赌逍遥外,就是欺男霸女,别说王锦凌,就是和谢三王七的一根指头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二公子刚进来时,还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,可凤轻尘替他把脉时,那双眼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色迷迷的双眼直接粘在凤轻尘身上,怎么也不肯移开,硬是将凤轻尘上下扫了个遍,最后停在凤轻尘的胸前,时不时朝凤轻尘眨巴着眼睛。

    他……大爷!

    女医生被病人调戏这事不是没有,她以前也遇到过,虽说大部分情况下要忍,可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,比如现在……

    别说她现在心情不算好,就算心情好,面对一个浪荡公子,如此放肆无礼的打量,好心情也会变成坏心情。

    居然调戏到她头上,真当她是软柿子,是个人就来捏下下。

    永昌伯府的二公子这么“二”,她也没有必要客气,凤轻尘收回手,身散发着生人勿近冰冷气息,起身冷冰冰地温家大秀道:“少夫人,您的身体完全健康,随时能孕育健康的孩子,有问题的是您的夫君,他身有隐疾,无法让女子怀孕。”

    说一个男人身有隐疾,就等于说那个男人不行了,凤轻尘这话十分不客气,温家大秀虽面露不悦,但想到自家夫君有错在行,再不满也只得收着,勉强一笑,正准备开口时,她那二货夫君却抢先道:

    “凤秀,你是不是诊错了,本少爷怎么可能有隐疾,在房事上本大少可个中好手。本少爷的宝贝又大又粗,每每都弄得那些女人下身水淋淋的,一个个在本大少身下娇喘连连,一个个哭着求着让少爷我再来一次,本大少一夜御数女都不成问题,怎么可能会有问题,凤秀要是不信可以问我娘子,本大少那宝贝是不是够厉害。”

    语气轻佻下流,言词粗鄙,别说凤轻尘了,就是温家大秀的脸色也变了,这样的话就是在青楼楚馆说,也是下流无耻,在凤轻尘面前说,那更是摆明羞辱对方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凤轻尘冷冷的哼了一声,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,一夜御数女吗?很快就会成为历史,我会让你那宝贝一点一点烂掉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狠,别说在古代,就算在现代,对一个女子说出这样的话,都是极致得羞辱,在现代可以直接告对方猥亵了。

    在古代就更不用提了,直接让人听到这话的女子羞愧的撞墙。

    “凤秀要是不信,你可以……”二货公子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他家夫人,温家大秀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风秀,对不起,我家夫君言词无状,改天定亲自上门道歉。”温家大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虽然依旧端庄大方,可凤轻尘却从她的眼中看到难堪与狼狈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堂堂世家千金,却嫁这么一个毫无品行的男子,是个女人都憋屈。

   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凤轻尘完全没有为难温家大秀的意思:“温秀言重了,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轻尘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连少夫人都不叫了,足已说明她生气了,当然这也是在告诉温家大秀,她清楚惹怒她的人是永昌伯府,与温家无关。

    “凤……”永昌伯府二货公子,发现自己被人无视,当下火大,哪知才刚开口,温家大秀就挡在他面前:“凤秀请便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客气,转身就走,踏出门槛的时候,她听到身后响起了清脆的巴掌上,还有桌椅翻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贱女人,你居然敢拦我,你活得不耐烦了,生不出孩子是你没本事,居然敢叫本少爷来丢人现眼,温家,温家很了不起嘛,堂堂温家还不是要靠卖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回头时,看到温家大秀,被打得摔倒地上,而那位二货公子还嫌不够,又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家暴!凤轻尘没有插手的意思,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世家,有如王谢这种,权势如日中天的,也有如温家这种,表面光鲜实则衰败的,而这些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那个小**都碰了本少爷的,居然还装出一副贞节列女的样子,不就是一个婊子嘛,算什么东西。都被九皇叔和大公子玩烂了,还装纯情,在本少面前一副清高的样子,指不定在大公子、九皇叔身下如何淫.荡呢。他大爷的,本以为能和大公子九皇叔共用一个女人,结果就只碰到了一下,真他娘的晦气。”

    即将踏出院子的凤轻尘脚步一顿,转身,冷冷地看了一眼那拂袖离去的二公子。

    子不教,父子过。永昌伯府完蛋了,至于这位二少吗?

    凤轻尘转身,眼中闪过一抹狠厉。

    这世间有一种人叫狱霸,在牢里关了几十年,他们穷凶恶极、凶恶残暴,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欺负弱小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只喜欢女人,可在牢里几十年都见不到一个女人,他们想要解决**,除了靠手外就只能找男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,这永昌伯府的二公子,估计会很喜欢那种地方……

    至于要如何才做到,凤轻尘并不担心,她只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,稍稍露一两句,无论是九皇叔还是王家,都不会放过永昌伯府……

    因得罪医生而全家入狱的,永昌伯府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但凤轻尘却相信,他们的下惨应该会是最惨的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周末加班的孩子伤不起,我争取午休时能出第二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