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399杀,凤轻尘天怒人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二元期权是什么查看今期的四不像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同样是赌,可打上了帮助穷苦百姓为朝廷分忧的旗帜,赌也变成一件神圣的事情。

    师出有名,苏文清要拉合作就容易了许多,王谢这种大家苏文清是不会放过的,其他一些颇有权势的小世家,苏文清也算上了。

    阎王好惹,小鬼难缠,反正都要将利益分出去,多分一点少分一点都是分。

   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曾在诗会上出口讽刺过凤轻尘的秀、公子,他们的家族全部被苏文清排除在外,而勋贵中,四大国公府,除了镇国公府,其他三家国公府苏文清都亲自上门了……

    宁国公府最初不愿意参与,他们家一向低调,虽是国公府可却向来不掺和党争,也不参与皇子站位,可听到苏文清说,这个赌局是凤轻尘提出来的,太子和几位王爷都没有参与,宁国公府的人也就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这年头没有不缺钱的人,偌大一个国公府,就算他再低调,可也有那么多人要养,还有人情往来,哪里不要用钱,再说这赌局完全是无本的买卖,他们只要稍稍出点力就行了。

    赌局的事情办得风风火火,当官方宣布凤轻尘与苏绾的比试时,苏文清也将这厩第一大赌盘也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凤轻尘与苏绾的比试,还没开始就热了起来,如果这个时候你还在关心粮食会不会降价,讨论粮食最低会降到多少时,你就凹特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苏绾比试的事情瞬间成了皇城最大的八卦,一出来就把粮食跌价的事情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当苏文清发现赌局开盘,还有这个效果时,乐得真合不拢嘴,看什么都不顺眼,唯一让他不顺眼的就是秦宝儿。

    某天,他不小心听到秦宝儿和步惊云谈起这件事,话里话外透露出看不起商人,看不起发起赌局的人时,苏文清直接翻了个白眼,有一种想要飙脏话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大爷的,你吃我的、住我的、用我的,居然还看不起我,没有我这个商人赚钱,你凭什么锦衣玉食,凭什么有丫鬟服侍,你当银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呀,就算天上会掉银子,就你那样子也捡不到。

    苏文清决定,蓝九卿要是娶秦宝儿,他第一个反对。

    不过一夜之间,皇城中的人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,上至皇宫贵族、下至平民百姓,个个都在讨论凤轻尘与苏绾比试的事情,当然更多的是讨论苏文清推出来的赌局。

    “一两银子一注,如果压中了,说不能能换得千两、万两白银,这辈子就值了。”某茶楼里,几个小商人正在讨论这事。

    这年头,提起钱没有人能不动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难呀,十七种可能,谁知道凤轻尘与苏绾谁赢谁输呢,而且还要猜中赢几局,这不是大海捞针嘛。”也有人还能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不就是十七种结果吗,一种结果压一注,总有一个能中的,不是说了吗,到时候压中的人,可是能分一半的赌资,我的娘呀,那得是多少钱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两银子的事情嘛,没中的话咱们就当是为朝廷分忧,为救助穷苦百姓尽绵薄之力。”无论哪个时代,都有一群可爱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得对,说得对,这可不是赌,这是帮助穷苦百姓,有能力的人都应该献上一分力。”说得豪爽大气,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,不管如何凤轻尘为赌徒们找到一个高尚的理由。

    再猥琐的人也好面子,赌徒也希望被人尊敬。

    茶楼中的人讨论的热火朝天,而外面的小贩们也不甘示弱,有钱没钱凑个热闹呗。

    没钱下注他们也能观心一下赌资,盘算赌中的人能赚多少钱,要知道那些银子对他们来说,可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的,想也不敢想的数据。

    甚至有几个小贩商量着,几个人一起凑一两银子下一注,到时候赚了钱平分,这一两银子最后换来的,肯定不只一两。

    大街上,叫卖声、讨论声不断,可有一道声音,却压过了在场所有的声音:“十三万七千六面四十二两,东陵第一个救助穷苦百姓的赌局,已筹得银两十三万七千六面四十二两。”

    抑扬顿挫的声音特别的吸引人,而那人特意重复银两的数,摆明了就是诱惑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数字绝不是真实数字,不过是苏文清按凤轻尘所说,特意放出来吸引人下注用的,为了逼真特意把零头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呀,这才半天就有近十四万两了,压中的人不是可以分那七万两银子。”七万两呀,有人吞了吞口水,双眼闪过一抹狂热,这绝对是以小博大,压中的人绝对是一夜暴富,很多人坐不住了,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小二,结账。”

    拔腿就往下注点跑……

    与茶楼大街上相反,那些有钱的公子们出入的地方,也在讨论这事,不过他们更多的不是把心思放在银子上,而是比自己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三局,我赌苏绾能赢凤轻尘三局。”某锦衣公子大喊。

    “身为东陵人,却压外人赢,我就赌凤轻尘会赢,一局,赢一局也是赢。”另一个人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我说,论琴,苏绾姑娘……论医,轻尘姑娘……”某理论派开始摆事实,讲道理,一边解说,一边在墙壁上,刷刷写下两人的优势,胜算值:“你们看,八局下来,按我推测,应该是苏绾姑娘赢轻尘姑娘两局。”

    “杜少说得有道理,我相信杜少的推算,杜少说的如此在理,我也心动了,赢输是小事,但本少要是压中了,那可是大喜事,十七个结果,咱一压就中,呵呵,这事说出来就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理论派,还是很受欢迎的,某公子不知是想巴结这位杜少,还是想要赚钱或者赚名声,当下丢出一张银票给身边的小厮::“去,给本公子买一千注,苏绾赢凤轻尘两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同,杜少,你刚刚的推算有问题,你看……”与杜少不和的某公子上前,接过杜少的笔,让人重新布了一张白纸,刷刷刷的写起来,把收集到的苏绾与凤轻尘资料,一一放出来对比,最后得出结果:“苏绾可以赢凤轻尘四局。”

    “去,替本少买两千注,苏绾赢凤轻尘四局。”有讨好这位公子,或者相信这位公子言论的少爷们,也派小厮去买了。

    富家公子什么的,人家不差钱,人家玩的是寂寞,玩的是面子,而这堆人才是凤轻尘口中的主要客户。

    别说这些富家公子了,就是那携廷大臣们,私下也会讨论一二,回到家他们夫人还会在耳边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没办法他们的夫人,对此事很关心,一边摸眼泪说那些贫苦百姓太可怜了,一边拿出体己银子,说是要帮助贫苦百姓,为朝廷分忧。

    呃……到最后,好像不下注的人,就是不为朝廷分忧一般,这结果是凤轻尘没有想到的,只能说这些人想象力真丰富,各种脑补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局面是凤轻尘乐见的,可是……她高兴了,别人就没办法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,我们的赌局还开吗?”一个上午,就只有十几个人下注,而这些人还是冲着东陵几位官员的面子,这样的赌局,他们怎么开得下去。

    “开,为什么不开,她凤轻尘能玩,我怎么就不能玩了,凤轻尘不就是有一个九皇叔撑腰嘛,我们可有好几位皇子撑腰,去,照着凤轻尘那个赌局重开。”南凌锦凡咬牙切齿,一张俊脸扭曲的下人,手中的情报早已被拽成废纸,由此可见这位皇子有多生气了。

    一向顺风顺水的他,却一再栽在凤轻尘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来人吞了吞口水,虽有满肚子的话要说,可对上南凌锦凡那双阴冷的眼睛,吓得将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三皇子越来越可怕了,被他的眼睛盯上,就好像被毒蛇盯上一般,来人飞快往外跑,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“嘭……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南凌锦凡愤怒地将红木大桌给拍碎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这贱女人,处处和我做对,我要放过你,我就不是南陵锦凡。”他辛苦谋算了几个月,被凤轻尘这么一闹,全部毁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怎么想怎么咽不下这口气,最主要错过这个机会,他去哪筹军费,没有军费他拿什么和南凌锦行打。

    恨呀,恨呀,南陵锦凡恨不得把凤轻尘活埋了,恨到他忘了,他其实真不是南陵锦凡,他应该是王锦凡。

    同样恨凤轻尘的人还有镇国公,他对凤轻尘的恨,不比南锦凌凡少。

    “好你一个凤轻尘,四大国公府你就偏偏露了我镇国公府,既然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。”镇国公似乎忘了,他从来没有对凤轻尘仁义过。

    咳咳,虽说凤轻尘从来没有为赌局的事情出过面,苏文清也没有对外说,这赌局与凤轻尘有关,可大家都知道,苏文清前脚进了凤轻尘住的小院,后脚就有赌局一事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