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07谈情,夜半探闺房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香港面积手机看码开奖结果直播70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安平公主抽抽嗒嗒的将皇城那些流言,挑最难听说给皇后听,皇后越听脸色越难看,好在理智尚存,压下怒气,皇后露出一抹雍容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儿别哭,你是东陵的公主,何其尊贵,何必与一个贱民相比,她再忧国忧民也改变不了她低贱的出身。”皇上丝毫不掩饰对凤轻尘的厌恶与轻蔑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。她凭什么得这么样的好名声,凤轻尘明明就是利用赌局赚钱,明明就是聚众赌博,那些人根本就没长眼,一个个说她好,实在太过分了,母后你一下蒌懿旨训斥凤轻尘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安平公主实在气不过,她听到那些人说凤轻尘为国分忧,为百姓着想时,一时气不过,便指责凤轻尘俗不可耐,一身铜臭,假借为国分忧之名,行敛财之实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引来众人的附和,却不想那些世家公子、勋贵少爷居然说她不懂凤轻尘的良苦用心,凤轻尘是为了天下百姓才想出这样的奇招。

    什么奇招,明明就是赌钱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,这个赌局赚发了,凭什么百姓还要说凤轻尘好,甚至那些公子少爷,也一个个赞凤轻尘好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气不过,可双拳难敌四手,言语上占不了便宜的安平公主,便回宫来告状。

    也难怪安平公主会吃亏,她不知这个赌局虽然是凤轻尘提出来的,那些世家与勋贵却是利益与名声的共享者。

    那些为凤轻尘说话的世家公子、权贵少爷,他们的家族就是此次赌局的发起人之一,安平公主说凤轻尘不好,不就是说他们不好嘛,这怎么行……

    这里面的道道弯弯安平公主不懂,可皇后却懂,所以她可以说凤轻尘这个人不好,却不能说这个赌局不好。

    这个赌局将许多权贵都圈入其中,虽然只有短短几天,可背后的势力却极大,甚至她的母家也参与了,哪怕是她也不能轻易去抨击那个赌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凤轻尘与苏文清是有能耐的人,不拉拢皇子,但皇子背后的支持者,他们却不建议拉拢一二,这样一来,出事时也有人替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这天下最牢固的关系,就是用利益联系起来的,同样这天下最脆弱的关系,也是用利益联系起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赌局的利益联盟者只是暂时的,他们帮凤轻尘说话也是暂时的,等到利益分完后,就会解散,一切都会回到原点,这一点凤轻尘懂,皇后也懂,可是安平公主却不懂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事情,一时半刻跟安平公主说不清,皇后也不打算说,只做出承诺:“我儿别气了,凤轻尘高兴了不几天,母后一定会帮你出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安平公主抬头,正好看到皇后眼中一闪而逝的狠厉,安平公主全身一个机灵,她知道母后这个眼神,每次母后眼中浮现杀气时,就会有人死。

    这个眼神,就是安平公主也怕,安平公怯怯的叫了一句:“母后?”

    “我儿放心,有母后在,没有人能欺负你。”皇后再三保证。

    “母后,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?要儿臣帮忙吗?”害怕也就是一瞬间,安平公主很清楚她母后不会伤害她,只会为她铺路。

    皇后高深莫测的一笑,食指在安平公主额头上轻轻一点:“你这滑头,什么事都瞒不过你,帮忙就不用了,你这几天乖一点,等着看好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母后,你做了什么?说给儿臣听啦,儿臣也可以帮你。”安平公主立马止住了泪,双眼发亮,拉着皇后撒娇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这事母后自会处理,前几天御造坊打了一批珠宝,母后瞧着样式精致,给你留了几件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,还不是皇贵妃挑剩下的,女儿才不要。”安平公主嘟囔着,嘴上这么说,可起身的速度却不慢。

    “一些死东西罢了,东陵的皇后是你母后我,这一点什么时候也不会改变。”皇后拍了拍安平公主的肩膀,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可眼中的寒光却让人明白,皇后很在意。

    按制,御造坊的东西,呈给皇上后,皇上留下几件好方便打赏人,其父余的则送到后皇后这里,待皇后挑完后,其他妃子才有份。

    可这次,可皇上却下旨,先送给谢皇贵妃,因为这事皇后没少生气,可生气归生气,表面上却要大度。

    在后宫,女人争的就是帝王心,争的就是权,没有皇帝的宠爱,没有权势的支撑,哪怕是皇后也只能受气的份。

    皇宫里,表面一片祥和,实则暗潮涌动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张面具,在亲和的表面下,隐藏了随时能让人致命的毒牙。

    无知是福,懵懂无知的凤轻尘根本不知,一场针对她的阴谋已经展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觉睡到天黑,用了晚膳后,便想着如何应对与苏绾的比试。

    哪怕她不再乎输赢,这个时候也要做准备,她要是输得太惨,那绝对是丢东陵的脸,皇上肯定不会让她过了,满朝文武大臣也不会放过她,为了美好的未来,她必须努力。

    对于皇后这个人,凤轻尘戒备很深,皇后赏赐下来的东西,她不准备用,她可没有忘记,当初在兽苑时,她那一扯就破的骑装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眼都小,她们的眼睛只能看到权势与后院之争,有时候为了个人的私怨,她们可以枉顾国家利益,这一点凤轻尘深以为然,因为她也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不是做大事的人,天下大事与她何干,以己度人,皇后十有**也是这样的人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无论皇后有没有害她之心,她防备一二总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吩咐佟珏与佟瑶替她缝制一套骑装后,凤轻尘便回房准备继续睡,白天补的是昨天晚上的觉,今天晚上是今天晚上的,凤轻尘知道自己的睡功,丝毫不担心晚上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可佟珏与佟瑶却不知,两女怕凤轻尘睡了一天,晚上睡不着,便将皇后赏赐的琴和安国公府送来的琴谱奉上,美其名曰:“赛前练习。”

    比试在即,佟珏与佟瑶实在担心凤轻尘的琴技,本着临阵磨枪不快也亮的原则,佟珏与佟瑶希望凤轻尘能在最后关卡创造一个奇迹,一天之内能弹出优美的琴声。

    奈何,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却是骨感的,在佟珏与佟瑶各弹了一曲后,让凤轻尘选择学哪首时,凤轻尘很淡定的说:“你们先去忙吧,把琴留下,我自己慢慢琢磨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一曲也不想学,初学琴,很容易被琴弦割伤手指,她不想让自己的手受伤,再说了,就一天的时间,她就算是天才也没办法和和学了几十年琴的苏绾比。

    比琴那是自取其辱,凤轻尘就没有碰琴的打算,也不准备让琴弦发出声音,她虽不畏惧流言,可真不想丢脸。

    “秀,你和苏家女儿的比试就在眼前了,您要再不练琴,这琴一关就要输了,要是秀不想练琴,那奴婢给秀研墨,秀画画吧?”佟珏见凤轻尘生死不肯碰琴,只好提出另一项,至于为什么不让凤轻尘练字呢?

    这个大家都知道,凤轻尘字实在不怎么样,再练也好不到哪里去,与其奢望她把字练好,不如奢望她在绘画上有天赋。

    至于棋?

    算了吧,琴还能突击一下,就学一首曲子,可棋却是要打基础的,琴棋书画四样,凤轻尘估计也就只能在琴与画上做做文章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画画。”凤轻尘很坦诚,素描、油画、国画什么的,她通通不会,不仅不会画,她连鉴赏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看不懂水墨画的墨韵,也不懂油画的美。

    佟珏与佟瑶相视一眼,两女低下头:“秀,后天的比试怎么办?”她们是真担心,凤轻尘根本就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自有打算了,你们先下去吧,没事的话早点休息。”凤轻尘知道佟珏与佟瑶的担心,更知道担心的人不只她们两个,可是……

    再担心也改变不了她什么都不会的事实,她不是接受古代传统教育长大的女子,别说了她了,就是之前那个凤轻尘,也没有把握能在琴棋书画上赢苏绾。

    佟珏与佟瑶知道凤轻尘下了决定的事情,她们无权置疑,带着失落与不安,两女默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坐在椅子上,对着琴发呆,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,凤轻尘不想再折磨自己,起身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打算如何赢苏绾。”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凤轻尘脚步一顿,顺着声音望去:“蓝九卿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你以为是谁?”蓝九卿从暗处走了出来,烛光映在他的面具上,忽闪忽闪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还会有谁半夜闯我的闺房。”知道来人是谁,凤轻尘放下戒备,示意蓝九卿坐下,倒了两杯茶,将其中的一杯推到蓝九卿的面前,凤轻尘很自然的问道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