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09意外,我这是躺着中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香港马会资枓大全直播彩票中奖规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样的答案……

    还真是让人即欢喜又失望。

    蓝九卿闭上眼,平静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虽然离他想要的还有一段距离,可总比敷衍或者拒绝的好,蓝九卿虽然不是很满意,可也没有太失望。

    暂时就这样吧,把凤轻尘吓跑了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蓝九卿,相信凤轻尘吧,哪怕她身上藏着一个天地的秘密,也试着去相信她吧,这世间有哪个人没有秘密。

    心里还有一点膈应,可却比白天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记住你今天说的话。”再次睁开眼时,蓝九卿黑眸一片幽深,凤轻尘已无法从他的眼中看出情绪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自制力可怕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记住自己的话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你今晚找我,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蓝九卿每次出现,不是他有事,就是她正倒霉时。

    她和蓝九卿还真是难兄难妹,两个都是麻烦不断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,就一定是要你帮忙吗?”蓝九卿望天,想到凤轻尘见到他,一开口就是:“蓝九卿,这一次是你受伤了,还是你的朋友受伤了?”蓝九卿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他来找凤轻尘,就一定是有事吗?一定是受了伤吗?他没事就不能来找凤轻尘吗?

    咳咳,蓝九卿似乎忘了,他每次来找凤轻尘,不是他有事,就是凤轻尘有事,这是他第一次来找凤轻尘“闲聊”,实在不能怪凤轻尘多想:“不找我帮忙,那我来找我干嘛?看你的样子,应该很忙才是。”

    看蓝九卿每次受伤,也没办法好好休息的样子,凤轻尘就知道蓝九卿绝不是闲得没事做的人,人家和她这个小医生不同,人家明显就是做大事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很忙。”这一点蓝九卿并不否认:“但,我也不是天天有事做,至少今天没有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今晚很忙,只是他静不下心来处理那些事情,脑子里全是凤轻尘,严重影响工作效率。

    他向来行事果断,既然凤轻尘影响到他,他就来消除这个影响,于是便有了他找凤轻尘闲聊一幕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要知道我最近很忙,我还真抽不出多少时间去帮你救人。”凤轻尘松了口气,她还真怕自己两头忙,到时候把自己累得半死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和苏绾比试的事情?”蓝九卿很清楚,凤轻尘最近忙的“几件大事”。

    “是呀,除了这件事,还有什么事能让我这么忙。”如果可以选择,她宁可去做最复杂的脑科手术,也不愿意和苏绾比试,这纯粹是浪费时间与精神,最主要……

    费时费力后,她不一定能赢。

    虽然这话涨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可事实就是事实,容不得她否认。

    “和苏绾的比试,你可有应对之策?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蓝九卿才有闲情管这种琐事,他想起之前凤轻尘打发那两人丫鬟时,可是说自己有打算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琴棋书画我一窍不通,这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,就算学会了,我也没办法和苏绾,那种学了几十年的人比,估计这次和苏的比试,我胜算不大。”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凤轻尘很清楚,她除了在医学上有天赋外,其他的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比了,我带你走。”蓝九卿连想都没有多想,直接丢出一个重磅烟花。

    凤轻尘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:“你是开玩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。”虽然他这话欠考虑了,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这样的话凤轻尘除了信任他,依靠他就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可以彻底的把凤轻尘拉到他那个世界里。

    认真你个鬼。

    凤轻尘狠狠地瞪向蓝九卿,冰冷的道:“蓝九卿,是朋友就别害我,你很清楚我要是逃走了,今后我永远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,永远背负着临阵脱逃、不战而败的耻辱。

    我不可能逃,哪怕是必输的局我也不会逃,没有赢苏绾的实力不可怕,如果连与苏绾一战的勇气都没有,那凤轻尘就不是凤轻尘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一个苏绾,就把她逼得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离,未免太看得起苏绾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。”在凤轻尘的强势下,蓝九卿很干脆的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忘了,凤轻尘是何等的骄傲,当初在城门口,面对众人的指责,和对未来的不确定,她都能有勇气进城、进宫,这个时候又怎会逃避。

    “算了,也不怪你,毕竟在琴棋书画方面,我和苏绾的差距摆在那里。”凤轻尘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蓝九卿道歉就行了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她学得就不是琴棋书画,凤轻尘也不妄自菲薄。琴棋书画学得再好也只是怡情罢了,她学医至少还能救人,还能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蓝九卿见凤轻尘消气了,也松了口气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微微别开脸,正好看到凤轻尘放在角落里的琴,惊讶的道:“皇后把冰弦琴给了你?”

    “冰弦琴?你说它吗?”凤轻尘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见蓝九卿问起角落的琴,起身将琴拿了过来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冰弦琴,这把冰弦琴是太子寻能巧工巧匠,耗时三年制成,于去年献给皇上的寿礼,皇后怎么会把这把琴给你?这是你自己要的?”

    蓝九卿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宫里好琴多的是,这把冰弦琴并不是最好的,皇后把她赏给凤轻尘,要说没有问题绝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,当时皇后问我要什么,我还没有回答,皇贵妃就来了,皇贵妃把这个问题丢还给皇后,今天白天皇后才把这琴,和比试要用的一些东西赏下来。”原本还以为是一把普通的琴,可听蓝九这么一说,凤轻尘才明白这把琴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要不是蓝九卿问起,估计没有人知道,皇后赏给她的琴,是太子献给皇上的寿礼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今天皇后把这些东西赏下来时,根本就没有外人在,再加上比试在即,也没有人来打扰她,要不是蓝九卿出现,估计没有人知道皇后赏了些什么给她。

    蓝九卿眼眸微暗,闪过一抹深思:“凤轻尘,如果皇后说,这把琴是你自己挑的,没有人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真要出了什么事,皇后绝不承认这把琴是她特意挑给凤轻尘的,而她也有足够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把琴有问题?”得知这把琴是太子献给皇上的,凤轻尘就明白事情不简单,皇后怕是要借这把琴做什么,而她很不幸,被皇后看中成为一枚棋子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总算准时更新了,今天终于有脸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