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14阴险,再强势的男人也需要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1彩票app苹果下载免费二肖四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马车停在九皇叔城外的别院,因为九皇叔冷漠疏离的态度,凤轻尘很乖觉地没有多话,在车上等了半天,凤轻尘见九皇叔坐在马车里一动不动,犹豫了一下,自行打开了车门下车,而她没有看到九皇叔瞬间阴沉下来的脸。

    笨女人!

    九皇叔气得快呕血了。

    没看到他在生气吗?她就不懂主动上前说几句好听的话吗?

    九皇叔气得差点把马车给砸了,凤轻尘下去了半天,他依旧不动,那样子就好像生了闷气,等父母去哄的小孩子,可惜九皇叔不是小孩子,而凤轻尘也没有为人父母的自觉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马车外等了半天,也没有见九皇叔下来,以眼神寻问身侧的侍卫:“你们不去提醒九皇叔下马车吗?”

    侍卫犹豫片诶,咬牙上前:“王爷,别院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自己等的那个声音,九皇叔火气更大了,咚……的一声,一拳砸在车厢上,车厢晃动,侍卫们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咚的一声跪下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他们可以肯定,马车内没有刺客也没有可疑人靠近马车,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们家爷正在生气,虽然他们不知原因,可作为下人,他们只要承受主子的怒火就行了。

    马车外的人都跪下来,只有凤轻尘一个人站着,为表示合群,凤轻尘犹豫了一下,也准备屈膝跪下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她奴性十足,而是……

    鹤立鸡群不是什么好事,九皇叔要是下马车,发现就她一个人站着,那怒火定是要对着她发,安全起见她要从大流。

    奈何凤轻尘的速度太慢了,才屈膝九皇叔就从马车上下来了,眼神冷冽,举止尊贵,同样也有着皇家人天生的尊贵。

    “都跪下干什么,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不罪之恩。”侍卫们纷纷站了起来,凤轻尘也不好意思跪下了,她不想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九皇叔大步朝里走去,路过凤轻尘身边,冷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奈何凤轻尘根本没注意,她的视线落在,九皇叔藏在衣袖的右手上,刚刚那一拳,九皇叔打得马车都震动了,右手肯定受伤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思量着,她是不是要上前问一句,九皇叔的右手要不要包扎呢?

    算了算了,这么一点小伤又要不了命,九皇叔身边多的是大夫。

    凤轻尘小跑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,凤轻尘想起这事,才明白九皇叔有多么的阴险。

    尼玛,就是生气他也能利用上,盛怒之下还能周密布局,这男人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那一拳打下来,他就将自己右手上的伤过了明路,让大家都知道,凤轻尘在马车内惹九皇叔生气了,九皇叔一气之下砸向马车,伤了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虽然,从始至终九皇叔都没有说什么,可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,都能想到,甚至各种脑补九皇叔与凤轻尘,在马车内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    可事实呢?

    事实却是九皇叔前天晚上,拿拳头又是砸墙、又是砸镜子,把自己的手弄得血淋淋,最后却把责任推到了凤轻尘身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眼神那般“火热”,除非他是死人,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凤轻尘落在他手上的视线,九皇叔面上不显,可心里却有点小得意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凤轻尘还是担心他的,虽然隐瞒了不少事,想要和他划清关系,可一见到他受伤,不就立马忧心了嘛。

    心里得意的冒泡,面上却是一本正经,一脸严肃,无视凤轻尘担忧的眼神,九皇叔将受伤的右手藏在衣袖中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伤是新伤加旧伤,当然不能让凤轻尘看到,更不能让她包扎了,所以凤轻尘,你就多担心一下吧。

    到了别院,九皇叔与凤轻尘略作侨装,两人带着十八个护卫,骑马朝西陵天宇所在的山谷走去。

    有上次失败的经验,九皇叔已经打消和凤轻尘共乘一骑的念头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哀怨的看着分给自己的马,内心各种咆哮。

    她今天想和九皇叔共乘一骑呀,她可不可以把这匹马退掉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之前是晚上,乌漆麻黑的她也辨别不了方向,记不了路,再加上她也不知道,九皇叔带她去的,是那么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同呀,这大白天的,单独骑一匹马,十有**就能把路记住了,呜呜呜……她不想知道太多,她想和九皇叔共骑一匹马,这样她上马后,把自己的眼睛绑起来,什么都看不到,多好呀。

    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,前世她就是知道的太多了,她真心不想知道九皇叔的事情,凤轻尘哀怨的看着九皇叔,希望九皇叔能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奈何她和九皇叔的脑电波不一样,他们也没有强大到,可以凭意识交流,见凤轻尘迟迟不上马,九皇叔以为凤轻尘捏心他的伤势,扬了扬已经包扎好后的右手,命令道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无奈,她也没有法主动说,要与九皇叔共乖一骑,她脸皮还没有厚到那个程度,只得磨磨蹭蹭的上了马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一扬马鞭,追着九皇叔朝山谷走去。

    唉……这么快的速度,这么崎岖的小道,她闭着眼睛骑马肯定不行,现在她只能想开一点,希望事后九皇叔不会有杀人灭口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路忐忑不安,轻尘终于到了山谷处,见到大峡谷的样子后,凤轻尘奇异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晚上来时凤轻尘什么都没看到,只知道这峡谷山高谷深,今天一见才发现,这尽是难道美景。

    深邃的谷地,大起大落的高山、汹涌澎湃的水流、郁郁葱葱的森林,还有那雄险如削,近乎垂直的山壁,站在谷底凤轻尘再次感叹大自然的神奇。

    在如此的伟岸与崇高面前,任何词语都显得苍白无力,亲眼见到这大峡谷的雄伟,凤轻尘只觉得震撼。

    见凤轻尘那呆样,九皇叔满足的扬了扬嘴角,他就知道他寻得这处山谷,凤轻尘一定会喜欢,看凤轻尘那震撼的样子,九皇叔的虚荣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无论多强大的男人都是需要人哄,都需要人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,当然不是什么人的崇拜与哄都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对于九皇叔来说,一般人的崇拜他不放在眼里,至于哄?这天下有几个人敢哄他,他也不稀罕一般人哄他,奈何他唯一稀罕的那一个,不仅不懂的哄他,还欺骗他……

    可他只能认了,谁让他遇上了!

    时也,命也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