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15冷脸,不合作的病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个号码三期必出一期2013年102期开什么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震撼过后,凤轻尘才发现她失礼了。她可是来工作的,不是来旅游的,病人还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收回粘在美景上的眼神,正准备向九皇叔道歉,哪知九皇叔根本不给她机会,傲慢的转身,丢下一句:“带她去找三殿下。”就把她一个人丢下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是傲娇了!

    凤轻尘莫名其妙,但想到自己有错再先,也就不多说,在侍卫的带领下,来到西陵天宇休养的木屋,屋内有一股浓浓的药水味。

    凤轻尘闻着这熟悉的味道,有一刹那的恍惚,好像自己回到了现代的医院一般,可惜,屋内古色古香的摆设,把凤轻尘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她回不去了,永远都回不去,能在这个世界活下来,已是幸运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。”凤轻尘接过护卫手上的药箱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快,看看本殿下的腿。”西陵天宇双眼布满了血丝,见凤轻尘进来,连忙坐直,不等侍女上前,自己动手将被子掀开,完全没有平日的冷静与稳重。

    “殿下别乱动。”凤轻尘比侍女的动作更快,大步上前将西陵天宇按住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的情况很不好,不是指他的伤势,而是指他的精神状况,他太过紧张与不安了,凤轻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却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快看看本殿下的腿,它还有救吗?”西陵天宇紧握凤轻尘的双手,一脸急切,颤抖的双手充分表明他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凤轻尘眉头紧皱,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西陵天宇改拽她的衣服,凤轻尘看了一眼没有多说,而是冷冷的瞪了屋内的侍女一眼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西陵天宇才会这样,在凤轻尘的逼视下,侍女慌忙的别开脸,低下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她问不出答案,便不再问了,转身轻声安慰西陵天宇,示意他松手:“殿下别担心,让我先看看,不会有事的。”不管如何,先安慰好病人在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西陵天宇这才松手,只不过眼中的担忧却没有减少半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再多说,随手拉来一把椅,将手术箱放在上面,打开,拿出手套和口罩带上,头发也盘了起来,正准备再拉一把椅子过来坐时,侍女机灵的给她搬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凤轻尘点头致谢,开始查看西陵天宇的腿伤,一掀开被子凤轻尘的眉头就打结了。

    她怕手术刀口裂开,特意在刀口处绑了一个,类似护膝的保护罩,可现在那个保护罩却是歪歪扭扭的挂在腿上,很明显是有人拆开了,手法生疏。

    不听话的病人最讨厌了,自作主张的病人最讨厌了。

    看在对方是西陵皇子的份上,凤轻尘忍了,一脸严肃的取出剪刀,直接将防护罩剪掉了。

    绷带也被拆开了,虽然按原样绑了回去,但却不够紧,估计绑的人不太敢用力,刀口的确渗血了,绷带外都小点着血,而且不少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脸色越来越臭了,她最讨厌这种明明什么都不懂,还不听专业人士劝告的人,自作主张,出了事又要找人擦屁骨。

    “凤……”西陵天宇正想问,他的腿有没事,却被凤轻尘狠狠地瞪了一眼,西陵天守吓得一缩,乖乖的闭嘴。

    这样的凤轻尘好可怕,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虚,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就像是做事的小孩,乖乖的坐在那里不敢乱动,也不敢说话,只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,看着凤轻尘熟练地解开的绷带。

    侍女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室内除了凤轻尘拆绷事的声音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同凤轻尘所预料的样子,西陵天宇的刀口裂开了,严重的那一处甚至红肿了,隐约有化脓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才一天,西陵天宇就把自己的刀口弄成这样,还真是有本事,西陵天宇是嫌她不够忙吗?不知道她明天要和苏绾比试吗?

    “殿下,最好不要有下一次。”凤轻尘语气不善的道,西陵天宇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染血的绷带被在一边,拿着镊子,夹了一块棉花将伤口的血水吸干净,也不管西陵天宇会不会不满,只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待到血水吸干净后,凤轻尘再次对西陵天宇道:“二皇子,我要把你伤口上腐烂的这些肉剪掉,会很痛,你忍着一点。”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有意折磨西陵天宇,不给他打局部麻醉针,实在是打太多麻醉,不利于伤口愈合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西陵天宇正看着自己的“腿”发呆,眼中闪着泪花。

    他的腿,终于“长”出来了,看到这个刀口,和看到义肢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,这个丑陋的刀口,在西陵天宇的眼中,却是最美的纹路。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行走了,终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行走了。

    十五年了,从这条腿被废后,他整整十五年没有体会过行走的滋味,他的伤口会裂开、流血,是因为他醒来后,太过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“腿”是怎样一个情况,不顾侍女的阻拦,强行拆开绷带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拆到最后,因为太过激动,他不小心把刀口弄痛了,有血迹渗了出来,侍女死活拦着,他亦怕出事,便顺着台阶而下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“长”出来的腿,想到三个月后自己就能正常的行走,西陵天宇一阵狂喜,让侍女拿酒来,他要好好地畅饮一杯。

    侍女说凤轻尘叮嘱过,伤口恢复期间不能喝酒,最后拗不过他,送来一小坛,结果……

   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按住二皇子。”凤轻尘将器具消毒后,示意侍女上前,将西陵天宇压住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保证会一动不动。”西陵天宇扬手制止侍女上前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连这点痛都受不重,那得多丢脸。

    “希望二皇子你能做到。”男人的骄傲,凤轻尘懂,哪怕这个男人只有十几岁,可在古代却已是成年的男子,他们足已和现代那些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相比。

    将腐肉切除虽然痛,但绝对在可以忍受的范围,至少没有生孩子那么痛,凤轻尘以前就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,给自己切除过伤口的腐肉,包扎伤口,所以她对二皇子的忍痛能力有信心,二皇子的意志力不比她差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对不起,停电了,晚更了,弱弱的求个月票行不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