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18比琴,战术上重视敌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顶尖高手论坛港彩资料丫丫幽默马会玄机201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和风习习,阳光灿烂,正是适合郊游的好日子,凤轻尘今天也算是去郊游了,只不过她郊游的地方很特别——东陵御花园。

    一大早,宫里就派侍卫将她和苏绾接了过来,幸亏凤轻尘早有准备,天还没亮就起来了,早早的打扮好,当宣旨的太监看到凤轻尘时,还惊艳了一把。

    凤秀今天绝对真是艳冠群芳,琴艺他是不知,但这气势肯定能压苏绾一头。

    “凤秀,请……”美人人人爱,哪怕是没了命根子的太监,见到美得不可方物的凤轻尘,也忍不住想讨好一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公。”凤轻尘一如既往,该给的打赏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钱这种东西,够用就好了,她虽然爱财,但从不贪财,钱本身就是赚来用的,凤轻尘花钱一向大手大脚,打赏起来那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人家都是几两几两的碎银给,她直接就是十两十两的出手,对于宫里的太监,直接就是百两银票。

    得了银子,再加上对方又是个赏心悦目的美人,太监存心卖好,在凤轻尘上宫轿时,状视开玩笑的提醒道:“今天的御花园可是贵人云集。皇上、九皇叔、太子、洛王,皇后娘娘、皇贵妃娘娘、贤妃娘娘自是不用说了;南陵三皇子、西陵的太子也是早早的就到了;甚至名满天下的大琴师元希先生来了,太傅、太保、太师更是坐上宾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人的名字咬得极重,是在提醒凤轻尘,有资格评判胜负的,便是这最后四人。

    “公公说的是,确实是贵人云集。”凤轻尘含笑领情,抱着琴盒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样子今天是一场“公平”的比试,有元希先生在,就真正是要拼琴艺与琴技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苏绾是个聪明的女人,苏绾很清楚,拼真功夫凤轻尘拼不过她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这个人凤轻尘是知道的,无希先生姓什么没有人知道,有人说他是崔氏后人,也有人说他是前朝皇室后人,面对众人的质问,元希先生即不承认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关于元希先生的身份众说纷纭,可大家都是猜测,没有半点证据,不过世人都认为崔氏后人靠谱一些,要真是前朝皇室后人,四国皇帝早就杀了他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的身份是个迷,可并不影响他受世人追捧。元希先生长相俊美,气质温润,又弹得一好琴。

    他的琴技被四国皇帝、九城城主称天下第一,可偏偏他却说自己只是天下第二,有一个人的琴艺比他好千百倍,至于那人是谁,他却是不说……

    一般人,听到元希先生出席,定会失了平日的稳重与水准,要知道元希先生可是大师级的人物,在他面前弹琴,那需要相当的大勇气与自信。

    就连自信如苏绾,当初也犹豫了许久,才同意请元希先生来做裁判的事,苏绾的琴艺比不上元希先生是肯定的,苏绾担心的是元希先生评判她的琴技时不留情面,到时候即使她赢了凤轻尘,自己也落了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都是双面的,如果元希先生说苏绾的琴艺好,那么苏绾就扬名了,诚如凤轻尘所言,结局未出来前,一切都是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而这些与凤轻尘无关,她就没打算当众丢脸,弹琴什么的那是浮云。

    凤轻尘住得偏,所以她是最后一个到的人,凤轻尘抱着琴,低着头,在宫女的引领下朝皇上行了个大礼,皇上看到凤轻尘身上的衣服时,眉头微动,熟知皇上的人都知道,他这是不满凤轻尘的穿着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实在不能算出采,再看苏绾,一袭粉蓝色的宫装,整个人清新又失俏丽,端庄中又透着温婉,将苏家女儿的贵气与柔美一一展现在众人面前,让人看着就舒心,凤轻尘和苏绾一比,就落了下乘了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不满归不满,这个时候皇上也不便多说,可是当凤轻尘起身时,他才发现……

    他错了!

    皇上没有想到,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,凤轻尘这一身黑衣并不是他想的那一般,凤轻尘这件黑衣内有乾坤。

    当凤轻尘站了起来时,衣摆和衣袖处流动着金色水纹,如同活水一般,流转、撞击,皇上甚至能听到水流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的,是水纹,衣摆晃动,那忽明忽暗的金线,就如同水流一般来回流动。

    衣服是凤轻尘一惯穿的风格,宽大的水袖,飘逸的裙摆,妙得就是衣服上金色的纹路。还有金色的腰带上用黑色丝线绣出来的莲花。

    明明只用了黑色的丝线,可那莲花却像是活的一般,一朵朵立在腰带上,不得不说这绣活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衣服精美也要主人穿得出来,皇上见识过凤轻尘穿红衣的贵气与娇艳,一直以为凤轻尘最适合的颜色是正红,却不想今日才明白,最能展现凤轻尘气质的颜色居然是黑色。

    跪在那里还不觉得,可一站起来才发现,凤轻尘整个人都不一样,神秘、高贵、冷艳,让人不敢逼视,深邃的黑眸、微扬的下额,告诉众人什么叫女王。

    皇贵妃与贤妃还好,皇后就绷不住了,凤轻尘一介草民,居然比她这个皇后还有气势,这算什么?可今天的场合却容不她发怒,只能暗自咬碎银牙。

    黑色,在前朝是帝王龙袍的颜色,现在四国却嫌黑色阴沉改用明黄,可今日一见才发现,原来最能体现尊贵之气的还是黑色。

    在气势上,凤轻尘完胜。

    “一次比一次更惊艳,凤轻尘成长的速度也太快了。”西陵天磊想到第一次见凤轻尘,那时候的她还是遇事只会哭的小女人,可一年不到,昔日唯唯诺诺的小女人却变得这般强势与耀眼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不知洛王殿下可曾后悔?

    这是在场众人位男人的心声,南凌锦凡那细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,似笑非笑的看向东陵子洛,脸上挂着嘲弄的笑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难堪的别开眼,假装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他……是后悔的,可现在后悔也无用了,凤轻尘不会嫁他,瑶华要嫁给子淳,到头来他什么都没有,也许只剩下太子之位了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强大的女王气场,不是苏绾那朵小蓝花能比的,苏绾有自知之名,和皇后一样只能咬自咬牙,拼命地压下心中的怒火,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,要冷静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是故意的,故意这般张扬高调,好乱她心神,让她无法冷静弹琴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与太师、太傅和太保四人,虽然坐在角落,却将这一幕尽收于眼底,四人朝凤轻尘赞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前一秒低调内敛,下一秒光芒万丈,气势收发自如,这分心态就是苏绾再练个几十年都比比不上,哪怕是皇后也要略逊一筹,皇后与苏绾等人的气势,能放不能收。

    凤轻尘察觉到四位裁判的眼神,坐下前朝四人微微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一脸冷傲,抱着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想要看看,名满天下的元希先生长什么样,可她今天就是走冷傲高贵的路线,她要将低调的奢侈进行到底,只有这样才有镇住这些人,让自己的说词变得可信。

    别小看她身上的衣服,虽然只是一件简单的黑衣,可造价却不菲。苏文清说她这件衣服是十八锈娘,耗时三个月才制成。

    衣服上的金线,是从金子里面抽出来的金丝,融一炉金子最多只能抽出两三根金线,这一件衣服的造价,够五十万大军吃一个月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借她穿一天,可这么贵的衣服穿在身上,凤轻尘表示压力很大,要弄坏了,她可赔不起,她虽然不缺钱可也没有这么多钱,这件衣服穿在身上,用现代点的话说,那就是姐穿的不是衣服,是奢侈是炫耀。

    九皇叔满意的点头,果然只有前朝的服饰才能将凤轻尘的气质展现出来,不枉费他花那么大代价,命人缝制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可惜,今天比的不是衣服和气势,而是比琴。

    苏绾与凤轻尘双双落坐后,太傅就请示皇上是不是可以开始了,毕竟大家都忙,没有太多时间陪两个小姑娘耗。

    得皇上允许后,太傅笑眯眯的问向苏绾与凤轻尘:“苏绾秀,轻尘秀,你们二位谁先开始?”

    苏绾正想说让凤轻尘开始,哪知凤轻尘快她一步:“来者是客苏绾秀请。”

    “客随主便,怎么也应该是轻尘秀先。”苏绾恨恨地瞪了凤轻尘一眼,这个女人太无耻了,开口就把话说得那么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丢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:“怎么?苏绾秀不会是怕了吧?要知道琴棋书画可是苏绾秀你提出来的比试项目。”

    明知凤轻尘在激她,可苏绾还是上当:“就凭你?下辈子都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苏绾抱着琴起身,分别朝皇上与元希先生所在的方向欠了欠身,走到琴台。

    侍女将琴取了出来,苏绾则焚香净水,平静心神,她一定要用最完美的状态,演奏出最完美的曲子。

    今天有元希先生在,她一定要好好表现,让凤轻尘看到什么叫名门贵女,名门贵女不是一件衣服可撑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秦、汉时期的龙袍就是黑色,个人很喜欢黄晓明在大汉天子里穿的龙袍,比黄色的龙袍好看。咳咳……貌似我今天有点小无耻,留了两个悬念!嘿嘿……你们用月票来鄙视我吧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