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32取巧,米粒之珠也能放光华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8期张天师四不像生肖东方心经2018最新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坏心的想,如果她明天失礼的穿一件白衣,不知道苏绾会不会也穿白色,要知道她穿白色,还是很适合的,比如白大褂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想法只能搁在心里,绝不能实施,在九州大陆除非守孝,一般是很忌讳穿白衣,在这些人眼中白色是很不讨喜的颜色,一身白那是穿孝衣,而穿着孝衣就不适合出门。

    没听过那句,要想俏一身孝嘛,一身孝就是白衣,一般只有守重孝的女子,才会穿白衣,而这样的女子在孝期,大多是不会出门,也不会有人请守重孝的女子上门,以免沾了晦气。

    你参加宴会什么的,人家家里一片喜气洋洋,你穿一件白衣,不是成心给主人添堵嘛,同样太素的衣服也不行,太素了不是典雅,那是小子气。

    一些小细节,决定你能不能融入一个社会,在这方面凤轻尘很注意,虽然她父母双亡,穿白衣也不会有人说什么,可除了在手术台上,她平时绝不会穿白衣出门。

    就在凤轻尘恶趣味的想,她和苏绾要是同时穿一身白衣出来,会不会有人认为,苏绾家里是不是出事了时,以九皇叔为首的评委团出现了。

    别人没发现,可九皇叔却看到了凤轻尘眼中的戏谑与笑意,看凤轻尘那样子,九皇叔就知道凤轻尘肯定起了什么坏心思,凤轻尘每次恶作剧时都这样,就好比昨晚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昨晚,九皇叔的耳朵不争气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挑眉,有些诧异的看向九皇叔,又打量了一下四周,除了凤轻尘与苏绾穿同色衣服外,没有什么异常呀?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当然不会关注这种小细节。

    评委进来,又有皇叔,又有太子,凤轻尘与苏绾也不能免俗,两女同时站了起来,朝众人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九皇叔是东陵人,七位评委中又数他身份最高,没有意外他做在中间,也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刚落座,九皇叔就示意身后的太监,可以开始,看九皇叔的样子,是要速战速决了。

    “桌椅准备好了,两位秀请。”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九皇叔坐在中间,不怒自威,寒冰般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眼神从凤轻尘身上扫过时,平静的黑眸才泛起一丝看不出来的涟漪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她带来的小童,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,她要拿什么写字?她不知道今天的比试,要自备笔墨纸砚的吗?又或者凤轻尘准备放弃?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比试不公平的地方,即使两人书法水平不相上下,可在笔墨纸砚不平等的情况,也会有很大的差别,明显得用好笔、好墨和好纸写出来的字,会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当然,所谓的比试看似公平,可实际上,这世间没有一样比试会有公平可言,这一点凤轻尘很清楚,所以她一点也没在不意比试的不公平,她也没打算公平地和苏绾比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苏绾同时起身,朝九皇叔等人行了个礼后,就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,苏绾的侍女将笔墨纸砚一一放好,东西一摆出来,立刻引来了众人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苏家好大的手笔,那支笔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,应该是被前朝皇室赐名龙毫的御笔,龙毫笔只有崔家才能做的出来,此笔不掉毛,沾墨不滴,在前朝是皇室御用之物,随前朝的灭亡和崔家的归隐而绝迹,没想到苏家还有这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澄泥砚,澄泥砚墨色浓稠,遇水不化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用冰丝绸代替纸,冰丝绸着墨不晕染,也不会化开,比纸张更易保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一言、我一语,讨论苏绾摆出来的笔墨纸砚,评委席上,那三位来自稷下学宫的大书法家,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眼中的狂热,却告诉苏绾,他们对苏绾拿出来的东西很喜欢。

    苏家这次是下了血本,这些东西一摆出,就让人明白,苏家也是有底蕴的家族,不是什么雹户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赞誉和羡慕的眼光,饶是苏绾尽力克制,也掩不住眼中的得意,她拿出来的这些东西,可是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就是颜老、元希先生和磊太子,在看到龙毫笔时,神色也变了一下,唯有九皇叔,神色冷淡,根本不将她的东西看在眼里,让苏绾颇为气馁。

    将心中的不满压下,苏绾看向凤轻尘,她到要看看凤轻尘能拿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众人惊叹完后,也随着苏绾的目光,看向她对面的凤轻尘,虽然众人不认为,凤轻尘能拿出比苏绾还要好的东西,可多少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可看到凤轻尘从袖子里取出来的东西,众人直接愣在当场,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他们没有看错吧?凤轻尘居然带这种东西来参加书法比试,凤轻尘不知道今天要比什么吗?

    她不准备笔墨纸砚就算了,可也不能准备这种东西吧?

    别说围观的人,就是评委席上的七个人,也伸长了脖子,一个个怀疑自己看错了,要不就是怀疑凤轻尘疯了。

    苏绾研墨的手一顿,随即又笑了出来,一如既往的端庄得体,可只有她知道,她这个笑充满了讽刺与轻蔑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不解、轻蔑、嘲笑、轻视的眼神,凤轻尘只淡淡一笑,丝毫不将这信在眼中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没打算和苏绾拼毛笔字,她今天是来投机取巧的,至于能不能赢,就要看运气和九皇叔够不够强势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如果你没有带笔墨纸砚,我让人给你送一套。”颜老的山羊胡一抽一抽,要不是他顾及面子,怕是会和元希先生一样,身子往前倾,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大,失了大儒的风度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那也有一套不错的笔墨纸砚。”元希先生回过神后,立马坐正,心中哀叹,他和凤轻尘估计真有孽缘,凤轻尘是唯一一个,能让他在外面失了形象的人,而且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“多谢颜老和元希先生的厚爱,轻尘用这个就好了。”凤轻尘指了指桌上的东西,笑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桌上那些东西?连一张纸都没有,你要把字写在哪里?写在桌子上?还是那些米上面?”元希先生的嘴角抽了抽,他发现他真得看不懂凤轻尘。

    之前是无弦琴,现在又拿出一把米,和一枝看上去像笔,笔尖却比针还细的东西,凤轻尘就不能正常一点吗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