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35不服,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3408手机最快报码室金码堂金码救世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稷下学宫的三位大书法家动作迅速,拿起碳笔就圈了起来,随即又飞快的将纸叠好,颜老与元希先生则稍稍犹豫一下,才落笔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待到稷下学宫三位评委圈定后,才慎重地落笔画了一个圈,慢条斯理的将纸叠好,丢入竹筒内,最后只剩下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该你了。”西陵天磊见九皇叔半天没有动作,眼带笑意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替本王将凤轻尘的名字圈出来。”九皇叔往后一靠,根本没打算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九皇叔身后的太监上前,代九皇叔圈好,也不再将纸叠好,直接丢入竹筒内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答案,根本没有秘密可言,折起来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这是公然徇私?”西陵天磊挑眉,九皇叔玩出匿名评判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会是故意吓苏绾吧?

    九皇叔应该没有这么无聊才是。

    “徇私?本王怎么徇私了,选了凤轻尘就叫徇私,磊太子你这是什么道理?难不成只有圈出苏绾的名字,才叫不徇私,既然如此苏绾还要和凤轻尘比什么,她直接说自己天下无敌好了。”九皇叔将在凤轻尘那里受到的气,全部发在西陵天磊和苏绾身上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是活该,至于苏绾,虽然也是活该,但也算她倒霉!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陵天磊被九皇叔狠狠地噎了一下,他知道自己一时口快说错话了,脸上闪过一抹尴尬,即使若有其事的道:“九皇叔确实没有徇私,九皇叔对凤秀的厚爱,我们都是看在眼里,凤秀的一举一动,在九皇叔眼中当然都是好的。”潜台词,依旧是九皇叔徇私。

    “本王向来爱屋及乌,怎么?磊太子有意见?”九皇叔理直气壮的承认,反倒让西陵天磊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好,苏绾与凤轻尘上前,将七位评判的字条展开,没有意外,凤轻尘第一个将九皇叔那张字条展开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。”凤轻尘笑着将自己的名字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,既然九皇叔如此高调地站在她这一边,她就赢定了。

    苏绾伸手,从竹筒中取出一张字纸展开:“苏绾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接着摸出第三张字条,很淡定的念道:“苏绾。”

    “苏绾。”一连三张,全是自己的名字,苏绾的眼中闪过一抹暗喜。

    一比三,竹筒里还有三张字纸,只要还有一张有圈出苏绾的名字,凤轻尘就输了,可不知为何,凤轻尘发现自己就是紧张不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她多想将自己的感情,从九皇叔身上抽回来,都无法否认她相信九皇叔的事实,所以当她展开字条,看到自己的名字时,并不惊讶,一脸平静的道:“凤轻尘。”

    苏绾取出第六张字条,在心中默默祈祷,一定要是自己名字,一定要是自己的名字,只要再有一个人圈出她的名字,她就赢了。

    苏绾满怀期待地将字条展开,结果却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!”苏绾的语带不满,脸上的笑容也淡的看不到。可这并不能改变,她手中的字条,圈出来的是凤轻尘的名字。

    三比三平,竹筒中那张字条便决定了苏绾与凤轻尘的胜负,第七张字条轮到凤轻尘来打开,可当她看到即使极力克制,也掩不佐张的苏绾,很好心地问道:“苏秀,最后一张字条了,是你打开,还是我打开?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苏绾上前,将最后一张字条取出。

    她苏绾的命运,凭什么要由凤轻尘来宣布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拿起字条的那天一刻,苏绾感觉自己的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一般,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般紧张。

    琴棋书三局,前两局她一败一和,如果这一局再改了,三皇子肯定不会放过她,三皇子已经警告了她,如果她坏了三皇子的大事,三皇子就要把她送给金城城主,换军费。

    能决定她胜负的字条就在手中,可她却不敢展开,苏绾双手捏着字纸,手心直冒汗,原本还算硬挺的字条,此时蔫巴巴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反观凤轻尘,好似并不将结果放在心上,看苏绾这样,也只是轻声提醒:“苏秀?”

    苏绾一怔,很快就回过神来,朝凤轻尘优雅一笑:“凤秀,你很心急吗?”

    苏绾欲盖弥彰,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告诉众,刚刚紧张的人不是她,可除了苏绾,在场的人都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和苏绾计较,大度的一笑:“我不心急,我只是提醒苏秀,你手上字条快湿了,要是字糊了,可就不好辨认。”

    “凤秀放心,这字条上的名字,绝不会弄糊。”苏绾脸上的笑越来越平静,可眼中争切来越发的明显,展开字条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颜老与元希先生的眉头微微一皱,南陵苏家女儿的心态与气度,居然比不上无父无母的凤轻尘,真是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到底是凤轻尘不在乎输赢,还是苏绾太在乎了?

    一个过分在乎输赢的人,真能写出有风骨的字吗?颜老和元希先生怀疑自己圈出苏绾的名字,是不是错的……

    是的,颜老与元希先生圈出来的人是苏绾,别看元希先生嘴里偏帮凤轻尘,可事关书法这等雅事,元希先生不会让自己的感情占上风,在他眼中,苏绾的字本身就比凤轻尘的字好,她选手苏绾很正常。

    至于颜老,那就更不用说了,颜老有自己的原则,口头上偏帮凤轻尘,已经是给凤轻尘面子,评判胜负是神圣的事情,颜老绝不会允许自己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苏绾的动作再慢,也无法阻止字条展开,让颜老与元希先生看到被圈出来的那个面子,两人的脸上同时浮出笑容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看走眼了,可结果却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苏绾展开字条,尖声叫道: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会是凤轻尘,你们一定搞错了,一定搞错了。九皇叔是你,是你对不对?我的字明明比凤轻写得好,你们怎么可以能评凤轻尘胜。”

    苏绾愤怒的将手中字条撕了个粉碎,多输一局,她就多一份危险,她不要输也不能输,她不要嫁给金城城主,她不要……

    “我赢了。”凤轻尘在心中默道,唇角微扬,面上却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样子,不是她装淡定,而是她不敢刺激苏绾。

    没看到苏绾都快要疯了嘛,她要是得意的大笑,万一把苏绾刺激地发狂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输了咱要挺直背脊,不能叫人轻视;赢了咱要谦虚,表现出胜利者该有的气度,斯底里歇什么的最是要不得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视苏绾的控诉与指责,仪态万千地朝七位评判福了福身,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赢了,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,拉仇恨值吗?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给我住。”凤轻尘想走,苏绾却不让,一个大步挡在凤轻尘面前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是华贵雍容,这一刻就变成了愚昧的蠢妇,发髻上的珠宝,在阳光的照射下,闪着耀眼的光芒,将苏绾的丑陋放大,与凤轻尘站在一起,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所以说,同色衣服除非情侣装,平时真不要穿,对比太明显了,凤轻尘在心中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清了清嗓子,凤轻尘提醒自己,别刺激苏绾:“苏秀,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你真以你赢了吗?你别想一走了之,今天的事情,你和九皇叔,都必须给我一个解释。”苏绾义正言词的道。

    “解释?你要本王给你什么解释,南陵苏家的秀这是输不起吗?”九皇叔站了起来,朝凤轻尘走来,站在凤轻尘的身边,与苏绾面对面。

    苏绾的脸上闪过一抹难堪,不过很快就收了起来:“输不起?九皇叔我苏绾绝不会输不起,但我不能输得莫名其妙,我和凤轻尘的字,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高低,这样的情况下,你们居然还能让凤轻尘赢,你让我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是的,就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对弈她没有什么好说的,是她轻敌了,让凤轻杀了个措手不及,可是琴艺与书法吗?

    明明她比凤轻尘强,可结果她却输了,莫名其妙的输了。

    什么鬼无弦琴,什么米上写字。

    无弦明明弹不出声音,凤轻尘那首曲子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至于米上写字,那怎么了,别俱一格就不要讲究字体风骨了嘛。

    越想,苏绾越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不公平,这个比试一点也不公平,凭什么一个个都向着凤轻尘,为凤轻尘说话,凤轻尘明显没办法和她比,凭什么能压过她。

    苏绾眼中的疯狂,凤轻尘看得很清楚,不屑地撇过头,像苏绾这样的人,她见多了,不就是公主病嘛,不就是认为自己最优秀,地球应该围着她转嘛,真得很傻很天真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后脑勺留给九皇叔,摆明了让九皇叔解决此事,可不想不等九皇叔开口,颜老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秀,字如其人,字与人,二而一,一而二,如鱼水相融,见字如见人。书、心画也,书法是人的心理描绘,是以线条来表达和抒发人情感心绪变化,从你身上我看不出你的字有多好。”颜老留下这句话,一甩衣袖,愤然离场……

    苏绾错愕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颜老会出面指责她,而且还用如此严厉的语气,她……

    输了,也毁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今天实在太累了,还有一更会晚一点,另外月末呀,呀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