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36奸诈,他们天生一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内部透密玄机香港马会高手精准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成王败寇,不管苏绾如何不满,又如何不服,苏绾的字写得好何好,最终赢得人始终是她凤轻尘。

    虽说赢得取巧了一些,赢得不怎么光明正大,可凤轻尘一点也不在意,即使有人指指点点,说她靠关系赢的,凤轻尘也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关系也是有一种能力,再说有颜老那一席话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明白,苏绾不是输在字上,而是输在为人上。

    品高则下笔妍雅,苏绾这番作为,生生毁了她那幅好字,再看那副字,只觉得匠气太重,灵气全无。

    不是每一个人都爱屋及乌,但大部分人都恨屋及乌,算苏绾倒霉了。

    书法比试时间最短,可对凤轻尘来说,绝不比对弈轻松,对弈是脑力劳动,而米上刻字真正是体力劳动,她现在不仅眼睛疼,手指还酸,真想回去让佟珏和佟瑶替她按摩一下手指,要知道她明天还一场绘画比试,那也是相当伤手指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加快了脚步,可她脚步放快,发现身旁那人的脚步也加快了,一直与她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两人联袂而出,绝对会引起轰动,西陵天磊才说九皇叔徇私,比试一结束他们又一起回去,这不是存心让人多想嘛,凤轻尘犹豫了一下,停下脚步,恭敬的行礼道:“九皇叔,我们不同路。”

    好吧,凤轻尘承认她这是过河拆桥,九皇叔才帮了她,她就把人踢开,可她这不是为了九皇叔好嘛。

    九皇叔呀,钟灵神秀,高高在上,不近女色,谪仙一样的人物,何必为她这个弃妇再三破例,与她这个弃妇走在一起,白白拉低自己的品位和身份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,拉开自己与九皇叔之间的距离,要知道现在外面疯传,她和苏绾的比试,是为了争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本王送你回去。”九皇叔的眼中闪过一抹受伤,自从她与苏绾的比试开始后,凤轻尘就一再拉开他们两人的距离,好像怕与他扯上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九皇叔实在不明白,凤轻尘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女人的心果真难懂,九皇叔发誓,除了凤轻尘他绝不再招惹其他的女人,一个凤轻尘就快把他烦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好了吧,我有护卫。”凤轻尘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九皇叔呀,现在正是比试期间呢,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,一个小细节也会被人放大,、她和九皇叔走得太近,会给人错误暗示的,九皇叔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替她想一想吧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要知道,她的一举一动,可是影响东陵第一赌局的风向,她要做得太过了,活动的太频繁,她怕有人输不起,暗中给她下黑手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没多久,凤轻尘就发现自己一语成谶,这皇城真有有一个输不起的家伙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九皇叔肯定不会勉强凤轻尘,他知道凤轻尘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可今天他就是想要把人留下,九皇叔眼珠一转,一本正经的道:“换药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凤轻尘先是一愣,随即想到了,那天晚上受伤的士兵这个时候的确该换药了,她最近忙得都忘了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健康最大,凤轻尘虽然还是有点小担心两人同进同出带来的影响,可想到那七个士兵的伤,还是乖乖的听了九皇叔的话:“九皇叔,你派了个去我家取药箱,我们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公事要紧,其他的事情可以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嗯,坐本王的马车。”九皇叔心满意足的点头,转头大步朝他专用马车走去,过程如何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,结果是他想的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对身后的小童交待两句后,小跑的追上九皇叔,看着九皇叔的背影,凤轻尘只想说,为什么,为什么永远都是她在追逐九皇叔的背影,永远都是她在追赶九皇叔脚步,难不成她天生就是为了追逐九皇叔而活?

    九皇叔追着她出来,是并肩而走,而她要是追着九皇叔,就只能在他身后,想不到理由,或想出来的理由凤轻尘不满,于是凤轻尘把它归功于身份的问题,九皇叔身份高,没有习惯走在别人身后。

    比试期间,人流量较大,通往皇家学院的那条路,禁止马车通行,当然九皇叔除外。

    坐上马车后,九皇叔和往常一样坐在左边,空出右边的位置给凤轻尘,马车内准备了清水和点心,一看就知道是为凤轻尘准备的,因为九皇叔只喝茶。

    “多谢九皇叔。”凤轻尘也不客气,她的确饿了、也渴了,等伙还要给那几个受伤的士兵换药,没有体力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应了一声,心中的担忧也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马车很稳也很慢,杯子里的水微微起着涟漪,没有一滴洒出来,凤轻尘以为这是九皇叔特意吩咐,方便她吃东西,可当她吃完了,马车依旧还是这么慢悠悠、稳当当的行走,凤轻尘就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自认自己不聪明,但绝对不笨,九皇叔行事有他的准则,九皇叔让车夫慢慢走,肯定是有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心中有疑惑,凤轻尘也没有问出来,只闭着眼睛靠在马车上,有一搭没一搭按摩自己的手指,默默地怀念九卿同学的按摩技术,凤轻尘有些失神,所以当九皇叔说:“把手伸手出来。”时,凤轻尘下意识的就将手伸了出去,待到她回神时,已经抽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往前挪了一步,握着凤轻尘的手,和记忆中一样的冰凉、细腻、柔滑,如同上好的丝绸,让人舍不得放手,九皇叔甚至再想,当这双手抚摸在他身上时,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轰……九皇叔突然觉得车厢太小,车厢内温度太高,他需要打开车门透透风,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给吹走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?你放手,你握痛我了。”凤轻尘不满地抽回自己的手,九皇叔却越握越紧,手背上都出现红色的指印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九皇叔暗暗吐了口气,平静自己的心神,稍稍松手,不顾凤轻尘不满的神色,温柔而认真地替凤轻尘按揉着十指。

    九皇叔低着头,眼里只有凤轻尘的十指,明明只是按摩十指的小事,可九皇叔做出来,却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认真、专注,隐约还有一丝小别扭和紧张,小小意意的捧着她的十指,动作轻柔到不可丝意,好像怕一用力,就会弄疼她一般。

    位高权重,十指不沾尘埃的王者,怕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,此时此刻,纡尊降贵的为一个女人做这种小事,是个女人就会感动,而她亦是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眼中闪着泪光,她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同一件事,不同身份的人做出来,效果是不一样的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