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39不平,伤口又裂开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i肖期期准今期,新版跑狗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至于九皇叔到底会不会,这个问题凤轻尘一点也想再讨论下去,九皇叔会不会都和她没有关系,她管不了那么宽。

    再说了,九皇叔要是会,依他的骄傲,也绝不可能在马车上,在她面前动手,九皇叔那人说好听一点,叫注意形象,换句话说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也没有办法想象,九皇叔在她面前,用手那什么的画面,一想到九皇叔一脸猥琐,一边看着她一边动手解决自己**的画面,凤轻尘就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果断的将这个念头拍飞,要是九皇叔知道她在想什么,估计杀她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要是不会,那更没有什么好说的,别奢望她动手帮忙,她做不来这种事,她是外科大夫,不是泌尿科的大夫,就算是泌尿科的大夫,这种事情也不用大夫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横竖,不管九皇叔会不会,都得自己憋着吧,就算憋坏了也没有她什么事,这事她有错,可又不是她挑起来的,要怪就怪九皇叔自己。

    凤轻尘整理好衣服后,就坐到九皇叔对面,将角落里小桌子移了出来,挡在她和九皇叔的面前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男人可不太君子,她还是防备一些的好,虽然她能接受与九皇叔那什么的,可接受并不表示,她就愿意做,愿意随传随到。

    她不想不明不白的失了清白,她自己都不爱惜自己,还指望谁爱惜她,指望九皇叔吗?这个有点玄,她还是靠自己靠谱一点。

    车厢内的气味怪怪的,也有些闷热,凤轻尘将马车上的小窗户打开,透透气,也随便看看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马车已驶向城外,此时正值初秋,城外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,树叶还没有完全枯黄,小草还没有完全凋零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树叶从枝头飞落,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,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,即使渐露萧条之色,凤轻尘也没有悲秋的愁绪,甚至还想着,再过一个月,估计就可以赏菊吃蟹了。

    身体上的反应已经平息了下来,凤轻尘一个人自得其乐,可苦了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就没有想到,凤轻尘这么淡定,这么狠心,明明知道他憋得难受,明明知道他这么憋着很伤身,可就能狠下心下不管他,甚至直接当他这个人不存在。

    好吧,凤轻尘又赢了,本想逗弄一下凤轻尘,结果人没逗弄到,反倒把自己弄得更狼狈。

    九皇叔气恼地瞪了凤轻尘一眼,看凤轻尘眯着眼,一脸幸福的享受秋风拂面,九皇叔就忍不椎妒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一样动情,为什么凤轻尘就恢复得比他快,看凤轻尘的样子,好似完全不受刚刚的事情影响,可他呢?

    还在努力压下自己的**,让自己的身体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越想越气闷,凤轻尘这女人到底是怎么长大的,遇到这样的事情,居然比他这个男人还冷静,比他这个男人恢复得还要快,真是该死的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九皇叔气闷的闭上眼,想要尽快压下自己的**,可他引人为傲的自制力,今天一点也不给面子,好半天过去了,不仅没有将自己的**压下,反倒更烦躁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偷偷的瞄了九皇叔一眼,很淡定地继续看风景。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可怕了,她还是少惹为妙。

    马车走得慢,可再慢也有到终点的那一刻,眼见他们离别院越来越近了,九皇叔也更急了,他总不能以这样的形象出去吧,要让侍卫看到了,他还要不要做人。

    呼……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气,闭上眼,将凤轻尘的样子脑中踢掉,然后开始默读《静心咒》。

    《静心咒》,自从他弱冠后,就再也没有背过,没想到今天被凤轻尘逼得背了起来,而且一连背了三遍,才将自己的心中的烦躁与**给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松了口气,总算能见人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刚把自己收拾好,马车就停了下来,车夫在外面犹豫了很久,才小心意意地的开口:“爷?”

    他不是侍卫,他就在马车外,有些声音就是他不想听,也会自动钻到他的耳朵里,他已经尽量堵住自己的耳朵了,真得,他发四!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拂了拂自己的衣袖,确定没有问题后,才从马车上下来,站在车门口,伸出手,对凤轻尘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抱也抱了,亲也亲了,啃也啃了,甚至某人的私密处,她也碰了,她实在矫情不起来,凤轻尘很大方的将手放到九皇叔的手心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手相握的那一刻,似乎有一道电流流过,凤轻尘一惊,抬头正好与九皇叔视线相交,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缠,说不出来的缠绵与暧昧。

    凤轻尘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只不过没有机会,因为九皇叔握住她的手不放,看九皇叔的样子,怕也是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暗吸了口气,强压下心中的悸度,扶着九皇叔的手,尽量以优雅的形象下马车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最近和苏绾比试,她都“优雅”习惯了,优雅这种东西就是装,而装久了就,优雅这种东西也就刻在骨子里,一举一动都会自然而然得优雅起来。

    刚下马车,身后就响起一阵马蹄声,九皇叔的人从西区小院取了凤轻尘的药箱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借机挣开九皇叔的手,上前接过药箱,九皇叔也没有勉强,事实上,在与凤轻尘双手相握的那一刻,九皇叔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就不应该有肌肤上的接触,只要一碰他就有想要凤轻尘的冲动,心底的**怎么也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明明那天晚上,他和凤轻尘在皇宫,也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,也是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,那时候他虽有一点遗憾,可还能控制自己,事后也能冷静的与凤轻尘相处,可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呢?

    九皇叔实在想不明白,只能暗自唾弃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,回头他得好好训练一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然郁闷,可也没有忘记照顾凤轻尘,快凤轻尘一步,接过侍卫手中的药箱,单手拎在手中,示意凤轻尘跟上,凤轻尘无奈的收回手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强势,她是领教过来的,还是乖乖地跟上吧,横竖她现在已经习惯跟在九皇叔身后了。

    两人踏入内院,就分开走了,九皇叔将凤轻尘的药箱,交给一个太监模样的人,示意他带凤轻尘过去,而自己则往另一个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没多问,乖乖地去跟着太监,去给那七个士兵换药,至于九皇叔呢?

    九皇叔直接去了自己住的院子,一到房内九皇叔就将外衣脱下,又将中衣解开,没有意外,绷带上全是血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这么有爱,这么乖,你们好意思不投月票吗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