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49罚跪,惹人厌的兄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必中姜子牙打一肖2017年129期码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孙太医?

    凤轻尘皱眉,她最近杂事缠身,还真没有太过关注孙府的事情,说起来她也好久没有见到孙太医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孙太医。”凤轻尘实话实说,这事也没法瞒,只要谢家一查就明白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孙太医最近很忙,如果轻尘见到了孙太医,替本宫告诉他一声,本宫要见他。”看到凤轻尘一脸莫名,谢皇贵妃才将心中怀疑压下,她就说孙正道和凤轻尘还没有胆子,敢背叛谢家。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轻尘见到孙太医,一定会告知他。”人家是过河拆桥,谢皇贵妃是河还没有过,就把她这桥给拆了,刚一答应她会替她保胎,这谢皇贵妃又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皇贵妃点了点头,挥了挥手:“本宫乏了,轻尘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凤轻尘心平气和的退了出去,和谢皇贵妃生气真不值得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走,谢皇贵妃身后的宫女便上前,将谢皇贵妃扶了起来:“娘娘,这凤轻尘可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可不可信,终归要试一试,本宫腹中的孩子不能有事,要是孩子有事,本宫就拿凤轻尘陪葬。”谢皇贵妃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。

    “娘娘吉人有天相,小皇子受真龙庇护,一定会健康康,娘娘你就放宽心,凤轻尘不是说小皇子六七个月时,就能确诊嘛,左右不过是三个月的事,娘娘你就别想这些了。”宫女连忙安慰几句。

    谢皇贵妃叹了口气,抚摸着微微凸起的小肚子,谢皇贵妃眼神幽远,闪过一抹狠绝:“是呀,左右不过是三个月,六个月大的孩子已成形,如果出了事,怕是皇后也兜不住。”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看到谢皇贵妃这个眼神,就会明白谢皇贵妃已经做了决定,她腹中的孩子真要有问题,哪怕终于不育,她都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。

    用这个孩子,换皇后下半生住冷宫,很值得。

    谢家不缺女儿,她不能生了,就让谢家再送一个女儿进宫就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发现,她和皇宫八字不和,刚走出昭燕殿没多远,她就遇到了安平公主,不管愿不愿意,见到安平公主,凤轻尘就得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公主殿下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凤轻尘和一干宫女跪在一起,她今天只穿了一件绛红的小衫,并不显眼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安平公主眼中,凤轻尘是她的敌人,哪怕是化成了灰,安平公主也能将凤轻尘认出来,哪怕凤轻尘跪在一群宫女中间,安平公主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在宫女、嬷嬷的簇拥下,气势十足的走到凤轻尘的面前,黑色的靴子离凤轻尘只有五厘米远,只要一抬腿,安平公主就能踢到凤轻尘的脸。

    打人打脸,安平公主终于学聪明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我们东陵的大女。”安平公主笑的张扬肆意,哪怕什么都不做,只要看到凤轻尘跪在她脚边,她就高兴。

    高傲张扬的凤轻尘,在她面前还不是一样得乖乖跪下,凤轻尘再怎么才名远扬,也改变不了她低贱出身。

    凤轻尘沉默不语,根本没有接话的打算,安平公主只要不笨,就不会对她对手,要知道,这个时候她只要受一点伤,就可以拒绝比试,并且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安平公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哑巴了吗?没听到本宫问你话吗?”安平公主动了动脚,本想踢凤轻尘一脚,她身后的嬷嬷却快一步上前,拉住安平公主的衣袖:“公主,此时不宜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,不需要你这个奴才多说。”安平公主傲慢的挥退嬷嬷,继续朝凤轻尘开火:“凤轻尘,没听到本宫问你话吗,还不快答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要轻尘答什么?”都要嫁人了还这么幼稚,凤轻尘真心为东陵子洛感到悲哀,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只会给他后腿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答……”安平公主说到一半,突然顿住了,她好像没有问凤轻尘什么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一张脸胀得通红,可恨的手上没有鞭子,要是鞭子在手,她肯定狠狠的抽凤轻尘一记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有气没地方撒,狠狠地瞪了凤轻尘一眼,突然想到皇城最近流传的消息,安平公主眼珠一转,命令道:“凤轻尘,听说你那天用无弦的琴弹出了曲子,现在随本宫回殿,本宫今日要听你当日弹曲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只要公主能拿出第二把冰弦琴,轻尘就弹给公主听。”凤轻尘在心中默默的祈祷,这个时候随便来一个人,把安平公主这个神经病拖走吧,她快受不了。

    虽说和谢皇贵妃那种聪明人打交道累,可和安平公主这种没脑的女人打交道更累,凤轻尘真心不愿意理会这个刁蛮女。

    上天似乎听到凤轻尘的祈祷声,安平公主刚命宫女,强制将凤轻尘带到她的宫殿时,洛王殿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安平,你在做什么。”东陵子洛这段时间处处受制,少了几分意气风发,多了几分沉稳。

    “皇兄。”安平公主吓了一跳,傲娇女瞬间变成小白兔:“皇兄,你这么凶干嘛,我能做什么呢,我不过是请凤轻尘去我宫殿,一起讨论琴艺。”

    东陵子洛明显不信,看着依旧跪在那里的凤轻尘,怀疑的问道:“凤轻尘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咦,洛王居然没有直接处理,而是问她?凤轻尘一脸不解,正准备回答时,安平公主突然轻咳一声,警告味十足。

    凤轻尘本就不愿意和小女孩计较,再说了,她再蠢也不会在东陵子洛面前,告安平公主的状,当下顺着安平公主的道:“回洛王的话,安平公主的确邀请轻尘去公主殿,只不过轻尘今日有要事在身,无法前往,正和公主商量改天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见凤轻尘如此听话,安平公主一脸得意,心道凤轻尘终于怕了她,安平公主拉着东陵子洛的衣袖撒娇道:“皇兄你听,我没骗你吧。”

    东陵子洛明知有猫腻,可凤轻尘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打算深究,不管怎么样安平都是他妹妹:“既然凤轻尘没空,就改天吧,安平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……”安平公主不乐意的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要见凤轻尘一次可不容易,打听到凤轻尘在谢皇贵妃这里,她七赶八赶才堵到人,这次放过了凤轻尘,下次再见凤轻尘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安平,别以为皇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东陵子洛冷眼扫了安平一眼,吓得安平连忙松手,即使万分不愿,还是乖乖的欠身退下。

    走之前,不忘瞪凤轻尘一眼,大意是算你走运。

    凤轻尘却耷拉着脑袋了,有气无力的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走运个鬼,她这是送走了猪,又迎来了狼,东陵子洛比安平公主更难缠好不好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